倪夫人除了在自己的教会及其所属的学校教授音乐外,还在美国山东长老会郭显德(Hunter Corbett1835-1920)为培训本地传教人员而定期设置的短期训练课程中教授音乐。在这样的短期集训班中,她每天除了教授一个小时的声乐外,还教学生识谱。美国公理会传教士明恩溥(Arthur HSmith18451932)在其1888年写的有关山东传教工作的考察报告中,特别指出南于倪夫人的勤奋努力,音乐教学工作在山东省中部各教区不但已经展开,而且初具规模。倪夫人本人对她在中国以音乐为手段的传教工作也颇为自豪。1910619倪夫人去世后,丁韪良在悼词中写到最后一次见到她时,她对丁提到当地妇女一直在听她的音乐。言语之间透露出她能用音乐为传教服务而产生的由衷的自豪感。

      上海于18431117开埠,但在开埠之前,天主教传教士就曾在此有过一段很成功的传教史。新教传教士也紧随其后,积极在上海传教和办学,如美国公理会裨治文夫人(Eliza JGillett,1805-1871)1847年设立的裨文女塾,美国圣公会爱玛·琼斯(EmmaJones?1879)1851年设立的文纪女塾等。虽然目前所见的资料中,还没有发现这些教会学校提供音乐教育的明证,但传教士爱德华德·赛(Edward WSyle,1817-1891)在一封反驳香港一位外籍人士武断地说中国境内没有音乐教学活动的信中就曾明确地提到:“上海圣公会所办的几所学校很多年前就开始教中国男童和女童识谱,而且非常成功。”他还说:

      我们宁波长老会的朋友的做法和我们基本相同,早在1858年他们就出版了一本有二百五十首曲调的圣歌集,其中用到TonicSol-fa记谱法。至于之前的天主传教士是从何时就开始教他们的学生识谱的,我不敢确定。但我可以肯定地说,上海大教堂的中国唱诗班在竹管风琴的伴奏下可以演唱非常复杂精巧的弥撒音乐。

    爱德华德·赛的通讯不仅证实了上海教会学校音乐教学的开端和宁波是同步的,还为我们了解当时教会学校的音乐教学内容及音乐教材出版提供了信息。通过他的信,我们得知至迟在19世纪50年代,上海的教会已开始为中国学生提供基本的音乐训练。训练内容除基本的西洋合唱技法外,还包括管风琴演奏技能的培训,以及基本乐理知识的传授。他在1867年的信中明确说:“事实上,不仅普通的欧洲记谱法学生们在唱歌时用到,中国的管风琴师也常常在学校和教堂中演奏。”以此看来,中国学生所接触到的西方记谱法至少有两种:普通的固定调五线谱和首调的Tonic Sol-fa记谱法。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