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第十四、十五节情节的进行中通过展现出大家不同的艺术追求,产生出明显的对立两方,情节的发展更具不稳定性。我们可以看到董客的作品的确是用心良苦,希望用讨好各家的办法来获得承认,其中既有遵循“功能圈”的部分,也有超越它的部分。但是最让人感到悲哀的是他迷失了自我,他感叹:“……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声音,……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它们的价值,不知道……”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这无疑是致命性的打击和最沉重的失败,足以让艺术家失去立足的根本,而这一切都源于对功能圈的若即若离。森森、孟野两人的参赛作品具有空前的突破性,远远偏离了音乐创作的“功能圈”所运行的轨道。因此很容易被贾教授一类人立刻否定,被顽固的守旧势力所吞没。十六、十七节具有明显的过渡性,情节相对稳定。来看看小个子,他义无返顾的维护着功能圈的神圣,却愈演愈烈的陷入找不到功能圈所带来的痛苦之中。这种痛苦一直缠绕着他,他不断地努力寻找着但是一直没有答案。小个子面对自己精心呵护地,罩住功能圈标记的玻璃镜框说到:“你不知道,我带不走,也许还会再带回一个来。”于是,他选择了离开,去远方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带着深深的疑问。或许也只有陌生的远方才能找到,哪怕找不到也更容易忘却曾经的痛苦。他仍然在不懈的努力着,或许他真的会找到自己奉若神明的“功能圈”吧。

    作曲比赛作品在小说进行到第十八节时终于公演。各位未来作曲家们精心创作的作品一一展现,从中我们看到围绕“功能圈”所形成的不同艺术追求和表现的激烈碰撞。小说的高潮出现,再次进入非稳定状态。森森和孟野的作品充满了他们独特的个性,向艺术创作的“功能圈”发起了强烈地挑战,引起了大家广泛的关注。董客的作品讨好了迎合了各种风格,当然也得到部分人的青睐。在听过森森和孟野两人的作品之后,一向极力维护传统,维护音乐创作“功能圈”的石白受到极大的震动。他开始反省自己的过去,发现不能再重复前人,而要在音乐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

    音乐的旋律继续着,在辉煌地高潮过后应该趋于平缓,维持整体结构的平衡。“功能圈”这座难以逾越的高峰,在屡次遭到质疑和挑战之后,出现了不可逆转的颓败和衰落。小个子的离去,让倾斜的功能圈在寒风中摇摇欲坠,所有的人都视而不见,冷眼相待。小说的十九至二十一节在平静的表面之下,蕴藏着难以预料的未爆发力量。

    第二十二节圣诞晚会的到来使得整个小说情节发展的顶峰最终出现,音乐也在此时达到了最高潮,当然推动它们的仍然是最不稳定的元素“功能圈”。圣诞晚会是难得的放松机会,各位未来艺术家们尽情挥洒着无限的激情,宣泄着积压在心中许久的苦闷。压轴的活动是分享大蛋糕,本来是希望大家一起享受美味,让节日的气氛变得更加浓郁。但是蛋糕的表面用巧克力写下了“T、S、D”,这几个可恶的字母成为了大家集体情绪失控的导火索。就在这转瞬之间,晚会的气氛的变化如同过山车的运行轨迹,在场的很多人都陷入了不由自主的疯狂状态。“懵懂”看到蛋糕上的字母马上想到“功能圈”,想到因为它的缘故让大家一直以来所经受的种种磨难和痛苦,立刻就要跑过去把黑板上的镜框摘掉。她这一突然的举动激起了森森更为强烈的阻止行为,为了小个子的信仰,森森用野蛮的方式阻止了“懵懂”。几秒钟的之前还如同或是喷发般激情澎湃的音乐,突然间戛然而止,陷入了长长的休止符中,留给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