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在小说中,非常明白无误的提出了文学作品应关注个体生命的存在意义的命题,并以艺术的表现方式加以深度讨论。很明显,这种独特的视角在八十年代后期以来当代文学小说创作的发展历程中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它具有较突出的人文主义倾向。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由于文学作品带有太浓的政治意识形态色彩,作家在创作中对于个体本身命运的关注显得有所欠缺。似乎个人只是国家、社会、集体的附属品,并不值得去深入探讨,偶尔有人涉及此类问题还会遭到不公正不客观的评价。这篇小说自始至终将注意力集中于一个个生动鲜活的人物形象身上,突出强调的是人本身的需要和个体人生价值的实现,以生命本体的存在意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应该说这是当代小说创作中作家关注视角变化的积极趋向,它使得文学作品更加富有人性化,更加贴近生活。

    正如董客所说:“我看擦擦功能圈比擦玻璃有价值,人生所负原则众多……”生活在现代社会的芸芸众生,从生命的开端到结尾都被种种的条条框框所包围着,无路可退,当然也无可奈何。而且这种种的规章制度随着社会的进步还在不断发展,变得越来越复杂完备,对于每个人的要求都越来越苛刻,束缚也越来越多。的确现代人幸运地享受着社会文明进步带来的优裕的物质成果,同时在很多时候,他们也承受着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沉重的精神负担。80年代以来,中国的改革开放给新一代青年们带来了富足的生活,同时也对传统文化、观念形成了巨大冲击和变化,让许许多多的青年人感到精神上巨大的困惑。因此对于束缚着他们思想的社会“功能圈”产生出强烈地逆反心理,也就不难理解了。

    小说经过第十二节的过渡,情节在第十三节进入不稳定的发展中。此时“功能圈”这一不稳定因素和小说人物命运的变化已经密不可分,围绕“功能圈”所产生的冲突也愈演愈烈。这一次它是以作曲比赛的面貌现身的,小说情节的高潮一触即发。作曲系的各位天才艺术家们开始使尽浑身解数投入创作,都希望通过比赛来证明自己。既然是比赛,就需要有一个评价的标准,贾、金两位教授的艺术观念相差巨大,很难达成统一。他们一个死守“功能圈”,主张使用沿用数百年的经典的创作手法,写出一系列非常符合传统的克隆版大师级作品,以展示学生们在音乐学院科学正统的教学体系的培养下取得的丰硕成果;另一位则是充分给予学生自由发挥的空间,力求每部作品都能展现学生们鲜明的艺术个性,完美的展现出学生理想中全新的独特的声音概念,而非创作出一些高仿真度的经典作品的续篇。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