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情节进行到第七节,一反开头部分的平静如水,开始激起波澜了。伴随着功能圈这个不稳定因素的出现,情节出现剧烈地起伏,矛盾凸显,不同的人物表现出各自个性十足的不同反应。我们见到小个子的执着守旧,森森、孟野的激烈反叛,李鸣的彷徨等等各不相同的表现。这些表现反应出作者在非常直接的层面上,呈现出现代社会人们的人性特征和价值取向的显著特点,即以现时的需要为出发点,是现代社会人们人性观念发展变化的趋势。通过这些人物对“功能圈”的不同反应可以看出,作者赋予了小说人物以新的内涵,即“不但在与传统的离别中获得个体人生设计的主动权利,而且希望能通过现实的实践努力,获得对个体价值的真正确认。”

    接下来第八、九两节,这种不稳定的状态被不断地强化,情节的起伏更加明显。考试的到来,功能圈元素再次加入,暗藏的动机立刻掀起了矛盾进一步的升级。文化课和体育课的考试多是耗费体力的劳动,很快就可以顺利过关。而真正让大家害怕的是他们最熟悉又最具难度的作曲课考试。很明显,作曲这样的艺术创作是非常注重体现个性和创造力的行为,出类拔萃的艺术作品都应该具有自己独一无二的鲜明特点。如果在创作中拘泥于“功能圈”一类的传统模式,至多也只能算做对前人准确的模仿,无法体现出艺术家的鲜明个性化色彩的。

    李鸣是个很有才华的学生,他又在如何应对考试呢?面对老师所提供的素材,“他把每一个动机全发展了,可看每一个都不顺眼。他想谨慎行事,可耳朵里全是拥挤的噪音,无论哪个和声都听起来不顺耳。任何一个和弦都可能是错的,谁知道对的标准是什么?他硬着头皮挑了一个动机写下去,写着写着就进了一个混沌的圈套。一个反功能的圈套。他不顾一切地想把功能扭过来,但脑子里却是一团糟。功能圈。功能圈。”大家都陷入了功能圈的陷阱,苦恼笼罩在每个人的头顶。李鸣的表现出的是如此苦不堪言,其余的各位也大同小异,面对着长长的总谱纸都感到一筹莫展,纷纷拿起香烟来激发自己创作的灵感。

    躁动不安的青年们,特别是这样一群充满了激情的艺术青年们,由于总是生活在如此沉闷压抑的气氛之中,因此他们的个性都变得近乎夸张的怪异和叛逆。小说中的这群青年形象,与人们习惯性思维中所固有的青年形象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些人怀疑和否定一切的传统价值,有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感,又有一定的追求。换一种方式来表达就是,这是一群清醒的疯子和冷静的狂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