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将小说整体上看作是一步多声部音乐作品的话,按照其各个部分在小说情节发展中所表现出的稳定性和不稳定性即动力性的特点(T表示稳定性,S、D表示不稳定性),依据上面所介绍的和声功能标志,将全部的二十三个章节表示如下:

    T(1-6)——S——D(8-9)——T(10-12)——S(13)——

    D(14-15)——T(16-17)——S——D(19-21)——D——T

    小说开头的六个章节可以看作是一段长长的引子,在整部音乐中其为引出主体或者说主要乐段做了铺垫。在开始的这些部分,作者用朴素的基调描绘出一幅真实的音乐学院的生活场景,小说的情节平稳推进。一大群个性鲜明充满了青春气息的未来音乐家,两位从内到外反差极大的教授,以及那个充满了喧闹嘈杂不断上演着人生悲喜剧的教室、琴房和宿舍所组成的环境。平淡的生活中总是蕴藏着无穷的变数,不稳定因素的引入推动着情节的起伏。不知不觉中考试日期的临近了,依靠考试而紧密联系起来的教师和学生两个群体都变得焦躁不安。占据着主动的教授们习惯性地去安慰处于弱势的学生们一番,在背后却是处心积虑的制造着让人恐惧的考题,以便让学生们更加臣服于教师“法宝”的威力之下。别无选择的学生们,即使是怨声载道也无可奈何,只能加倍用功努力,用时间、精力直到体重来换取考分。作曲系的学生们为了应付考试,必须大量地做练习题,而做题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为了躲避琴房的吵闹,每到晚上这群人就会去一个僻静的大教室做题。“可是不知道是谁,在这课室的黑板上贴了个大大的功能圈--T--S--D。这个功能圈大得足以使全体同学恐惧。”

    作曲系的学生们当然熟悉这个和声学里常见的术语,而且对它的音乐形象有很明确的把握,因为在前辈大师们无数经典作品中它都被反复使用,是承袭了几百年的固定模式。但是在我看来这群年轻人对它并非充满敬意,或者说它对他们并没有多少吸引力。也许是由于学习音乐的人大多有着狂放不羁的个性,面对着陈旧的、落伍的传统有着超出常人许多的敏感吧,而且越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事物,反而越能激起他们反叛的欲望。功能圈就是这样的对象,它的存在,无异于一个无形的紧箍咒,套在了各位有着天马行空般思想的未来音乐家头上。他们企能容忍区区的几个字母,几条规则,来控制自己异常活跃的思维呢?而且,一旦他们真的为功能圈所束缚,就会失去一个艺术家最宝贵的独特的艺术个性,失去“自我”。

    当然,现实中的情况总是让人琢磨不透的。同为音乐学院学生的小个子,就是个因循守旧的保守势力的代表。他尽力维护着功能圈的神圣,宣称:牢记功能圈,你就能创作出世界上最最伟大的作品,世界上最最伟大的作品就离不开这个功能圈。习惯的力量在此刻显露无疑,大家从小在信奉经典敬畏权威的教育下长大。现在刚刚有了突破的想法或者自己的主见,禁不住旁人的煽动和迫于现实的压力,也只好每天顶着紧箍咒生活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icpsyjc责任编辑:小艾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