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音乐的功能是多方面的。营造气氛是它的拿手好戏,如《小鬼当家》(1992),乐声响起,现众立刻沉醉在圣诞节的温馨情调中。音乐可以加强影片的运动速度,例如电影音乐《长日将尽》(1994),这是一部剧情开展缓慢、人物表情含蓄的故事,音乐就用了流动的音型伴奏,增强动感。一首歌曲在影片中反复的运用,常起贯穿作用,例如《金色豪门》(1994)中,《鸽子》一曲三唱,点明了故事经历了三代,暗示着“怨怨相报何时了”的主题。在言情片中,旧日歌曲再唱,触景生情,是赚取观众眼泪最好的手段,《魂断蓝桥》的成功,甚至使很多人忘了那首苏格兰民歌的原名。当然,音乐还像脸谱似地给反派角色以不协和音,或像巫仙似地预言主人公的命运凶吉。也许这种儿童电影式的手法还会继续一段时期吧。

       音乐与画面的关系可以多种多样的。音画同步是最常见的。音画平行则是指音乐并不配合画面的长度,而以统一的情绪将几组有关的镜头贯穿起来,如《西雅图不眠夜》(1993),影片由墓地开场,以清冷的钢琴伴衬,但画面很快转入丧妻的主人公的厨房,又转换到他的办公室,表示主人公整个生活都沉浸在悲哀之中。音画对位指画面发展与音乐各自独立,有时交错,有时甚至于相悖,如《情迷哈瓦那》(1990)男女主人公在群情沸腾欢呼独裁者倒台的场景中相寻,音乐是舒展的起伏,与喧闹的画面形成反差。音画游离指音乐离开画面作进一步的发展,如《红菱艳》(1948)中作曲家在琴上弹了自己作品的构思后,音乐像长了翅膀飞翔,接着大段地发展,这时的画面往往反过来为音乐配图。这手法也为许多喜欢强迫观众明白作品思想如何深刻的编导者常用。

       说起以画配音的反串,法国的电影艺术家早在1949年就作了尝试,米切里为奥涅格的《太平洋231》配画,1952年又把德彪西的《意象集》搬上银幕,这也许可说是今日MTV的先河罢。

       我国的第一首电影插曲是孙成璧为《野草闲花》(1930)写的《寻兄词》,此后,聂耳、冼星海、任光、贺绿汀等为电影音乐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影片《风云儿女》插曲《义勇军进行曲》成了我国的国歌。解放后,随着电影事业的繁荣,电影音乐也有长足的发展。《上甘岭》、《冰山上的来客》等影片音乐深受广大群众喜爱。陈钢的《球迷》是第一部用了一lkt近现代手法的影片(徐昌霖1962);《芦笛声声》用了奏鸣曲的结构;《沙鸥》用了纯画内音源古典音乐配音;王酩的《黑三角洲的秘密》也许是我国第一部用了电声乐器配音的作品,这一切说明我国电影事业在业已取得相当经验的电影家和作曲家的共同努力下,必定会在第二个一百年中创作出更多更有趣的作品来的吧。

    上一页  [1] [2] [3] [4]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