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电影中的音乐首先是为剧情服务的,因此它本身结构的完整性成了难题。早期阶段问题还不大,除了无终歌剧式的写法之外,还可遇到变奏的手法,《乱世佳人》几段变奏,反映了主人公的不同情绪。记得60年代初曾在上海映时不多的西班牙电影《索那大》,采用的是奏鸣曲式结构。可随着电影艺术的发展,镜头节奏越来越快,适宜于同步大段音乐的长镜头越来越少,有些编导甚至提出了少用音乐的口号,幸好响应这一创意的影片不多。在这种形势下,作曲家更多地采用主导动机的手法,例如《假面》(1994),每逢具有魔力的面具出现时,音乐就以神秘的合唱相随。1994年奥斯卡奖得主《阿甘正传》音乐用了双线贯串的手法,一是正统的钢琴与乐队,纯净、宁静而恬淡,那是阿甘对生命之美的沉思;另一条引用了自猫王以来各个年代流行的的吉他弹唱,特别是越战一段,更是带有几分调侃的曰吻,这些时代感很强的音乐,穿插在阿甘的经历中,显示了这一代美国男女遭遇的种种事件,暗示命运对人们的嘲弄,各段虽然都不长,但两条线的交织,深化了主题思想。

       电影音乐写作的风格和结构方法虽然五花八门,但就提供音乐的方式分类,有画外和画内两种类型。前者是一种旁白,为银幕上的动作,作情感上的注释;后者是影片的音乐来自于银幕中的发音物,如唱机、或军乐队,因而常常是流行音乐或是古典音乐的摘录;作曲家也可以把自己谱写的音乐放在银幕里,最常见的就是剧中人的歌唱,这是最能使电影和作曲者扬名的捷径。浅薄的电影艺术家乐此不疲。所谓“戏不够,歌来凑”。印度电影更是每片必有大段大段的歌,但殊不知情歌一经画内唱出,它动人的真情就要大打折扣了。

       无论画内画外,音乐对影片的应用有三大原则:证实、诠释、隐喻。编导用音乐或以点明影片事件的时代、地点、背景,如《乱世小英雄》(1994)一开始就是非洲的民歌,立刻把观众带入背景;或以表明作者对事件的态度,例如辛德勒在山上目睹法西斯屠杀犹太人的一段,音乐没有用狰狞可怖的音响,而是一首忧郁的犹太民歌,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主人公(也包括作者)内心对整个犹太民族命运的深切同情和忧虑;或以暗示影片的主题思想,如《黑狱女杰》(1994),用了家喻户晓的《苏珊娜》作插曲,表示影片赞扬敢于向独裁暴政斗争的姑娘,是美国人民品格的体现。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