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著名作曲家为这新兴的艺术所吸引。早在1907年圣•桑就为电影《吉斯公爵被刺记》配曲,成为第一个写作原创音乐的作曲家。奥涅格自1923年至1937年写了《拿破仑》、《卖花女》等十八部影片,多产的米约写了二十六部。普罗可菲耶夫的《阿历山大•涅夫斯基》(1938)、威廉斯的《南极交响曲》(1948)。肖斯塔可维奇的《牛蛇》(1955)、哈恰图良的《奥赛罗》(1955)等都可谓经典。有意思的是,多才多艺的卓别林常常亲自作曲,他的《香港女伯爵》和《舞台生涯》的插曲至今仍是轻音乐舞台的金曲呢。

       事实上,欧美严肃音乐从1913年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上演以来就跨进了现代音乐纪元,而流行音乐也越来越多地被社会上层所接受,40年代以后。作曲家们再也不愿安分于令人发腻的后浪漫主义,科普兰在《我们的城市》(1940)中用了民族旋律与调式和声,为好莱坞带来了清新和纯朴;诺士的《欲望号街车》(1951)则把现代爵士的音响和节奏交响化处理。1955年,罗森曼在《伊甸园之东》中部分地用了无调性音乐,紧接着在一部描写精神病院故事的《蛛网》中用12音技法,轰动一时。乐器的革新和电子音乐几乎是同时跻身影坛的。 1941年,瓦克斯曼在《疑云》(1941)中,用了电子小提琴,荷曼在《战地钟声》(1951)中,用了非传统乐器的重奏。进入60年代后,电影的样式层出不穷,现代音乐和流行音乐在恐怖片、灾难片、科幻片等得到更广泛的运用。

       60年代的电影,由于流行音乐的影响,电影对插曲十分重视,现在流行的许多音乐,有相当一部分来自电影。如《爱情的故事》、《音乐之声》(1965)等。70年代,又反过来选用古典音乐或改写大师的名曲,如《时光倒流》用了拉赫玛尼诺夫的《帕格尼尼随想曲》等。《人鬼情》 (1990)中用了一首老歌新唱,反映了人们的怀旧心情。古典音乐在某些影片中的运用有另一层含义:它们往往象征人类永恒向往的精神境界,日本电影《火红的第五乐章》就是很好的例子。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