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造“有趣味”的声响 透露“不寻常”的情思 ----“第三届全国中青年作曲家新作品交流会”闻思录

     

    (一)

     

    金秋十月,是收获的季节;海河之滨,有汹涌的乐潮。

     

    中国天津国际现代音乐节暨2001全国中青年作曲家新作品交流会于102225日在天津音乐学院举行。这是继1985年(第一届,史称“武昌会议”)、1998年(第二届,也在武昌举行)之后,又一次全国规模并具有一定国际影响的作曲家新作品交流会。来自7个国家的148位代表向大会提交了103部作品、16篇论文。其中以作曲家解说作品并播放录音的形式交流作品63部,东道主天津音乐学院以所举办的三场音乐会(先后、分别为“学生室内乐作品音乐会”、“教师室内乐作品音乐会”、“交响乐作品音乐会”)交流作品23部。

     

    无论就参会代表的人数,提交作品的数量,还是作品的质量,这次会议的规模与成就都是空前的。笔者作为上海音乐出版社《音乐爱好者》编辑部特派观察员,出席了这次盛会,有机会聆听各路精英面析作曲创意,展示音乐新作,并进而考察中国新音乐创作的整体状态,思索未来走向,收获颇丰,感想颇多,整理在此,以为“闻思录”。

     

    (二)

     

    先说作品。

     

    作为会议特邀的三位德高望重的老一辈作曲家之一(另外两位是王震亚罗忠镕),朱践耳交流的作品是为吟唱、古琴(预制录音带)和大型管弦乐队而作的《第十交响曲·江雪》。作曲家从柳宗元同名诗词所蕴涵的冷峻的意境与独特的声韵中获取灵感,以人声的吟、诵、唱,古琴的时代韵律与交响乐队的现代化铺陈交相辉映所构成的跌宕起伏的音响,传达、塑造、讴歌了浩然正气的独立人格精神。对这样一部“抽象”的作品谈“具体”的技术几乎是多余的----尽管后者是前者的基础----但我还是情不自禁地叹服于朱践耳对12音这一老技法的常用常新!这里仅说主题的构成:作曲家得心应手、举重若轻,以琴曲《梅花三弄》曲首纯五度音程为据,按五度间隔相生原则得一中西合璧的音列----12563#47#1b6b7b34----其前四音为“四基音”,后四音为四曾音;整体是12音,局部则首尾相扣C宫、E宫、bA宫三个五声音阶。98武昌会议的闭幕式上,罗忠镕曾说“希望会议能促成朱践耳第十交响曲的问世”,那时的前景如今已经成为现实。现在,让我们期待“天津会议”之后,朱践耳在身体康健的前提下再出更多的佳作。与朱践耳《第十交响曲·江雪》跌宕起伏的音响相对应,罗忠镕的管弦乐音诗《罗铮画意----无题之四十八》则更多地体现了一种静穆的象征。先前看过不少罗铮以西方现代作曲家以及他父亲的音乐作品为题意的美术作品,这次罗忠镕则“反其道而行之”,以静谧的管弦乐音群,折射出罗铮的画意。这一艺坛父子独特的心灵对话,放到世界艺术史上也将是独特的风景。 杨立青交流的作品是为中胡与交响乐队而作的《荒漠暮色》。作曲家以老到精练的管弦乐所描绘的苍凉的大漠与深沉的中胡所刻画的苍劲的“人”之间的“对话”,渲染了“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气氛。贾达群的《漠墨图》则与前者有“同曲异工”之妙,作曲家从“去金属、留丝竹”的角度出发,精选小提琴、大提琴、琵琶、笙与打击乐作为自己的“颜料”,在音高、节奏、织体多元化方面做足文章,以精致、细腻的音响既展现了一幅大漠风景图,又隐现了“人”的触景而生之情。无论是题材的选择还是技术的运用,这两部作品都与前几年马友友所提出的“丝路计划”中的理念有着直接或间接的联系。我曾受该计划顾问旅美作曲家盛宗亮之托,负责中国中部地区委约作曲家的推荐工作(那一次推荐了张旭儒),对计划的主旨略知一二。该计划的目标是研究丝路上各种文化概念的兴起、衰退与流动,搜索亚洲与欧洲间的文化纽带,在此基础上以音乐的方式,使丝路上各所在国的文化遗产得以重见天日。瞿小松为室内乐与合唱而作的以“反对暴力、追求和平”为主旨的《雨》,倒是与“丝路计划”无关,但作品中对世界各地民族民间音乐的巧妙“引用”与整合,也体现出作曲家相当宽泛的“大文化”观念。庄严的合唱与喧嚣的器乐所构建的大气磅礴的《雨》还透露了一个重要的动向,那就是瞿小松终于跳出了或者要跳出他曾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迷恋其中的由众多打击乐所营造的梦幻世界。何训田在继续琢磨他的《声音的图案》(混合室内乐),上次会议是“之三”,这次会议是“之五”。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执著于“声音”,何训田不但可以做得炉火纯青,而且可能已经把这种做法当成了一种信念。尹明五为交响乐队而作的《音画单章》以同样的着眼点体现了他别样的才华。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