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歌剧式的清唱剧

     

    “歌剧—清唱剧”是斯特拉文斯基为《俄狄浦斯王》这部作品冠以的体裁名称,这是一种介乎于歌剧和清唱剧之间的体裁,运用混合型的舞台演出形式,将歌剧中突出强调的戏剧性因素尽可能的以静态来展示。要更加具体的理解这一体裁的含义,还需简要回顾一下歌剧和清唱剧的基本特征。

    歌剧是西方音乐文化中的珍宝,它是由音乐、戏剧、舞蹈、美术结合而成的综合艺术。其中,歌唱部分是最为重要的,演员们通过歌唱来表达戏剧情节和人物情感。歌剧根据时间、地点、情节划分为幕,交替使用宣叙调、咏叹调、重唱、合唱等演唱形式,由管弦乐队给予伴奏(也有独立的管弦乐序曲、间奏曲、舞曲)。歌剧讲究布景、服装(演员均穿着戏服)和表演,是一种全方位的视觉、听觉艺术。

    清唱剧又称神剧,最初是原自教堂中的祷告,所以它通常不用布景、无动作表演、无化妆,内容多为宗教故事,整体风格崇高而肃穆。通常,清唱剧中有叙述者介绍剧中的人物和大致剧情,起到连贯和解释作用。为营造宏伟壮丽的史诗气概,与歌剧现比,清唱剧较多运用合唱形式。

    从上述一般概念可以看出,歌剧是一种音乐化的戏剧,它强调用音乐来表达戏剧性[13]效果,音乐在歌剧中除了抒情、叙事之外,更重要的是表现复杂的人物情感,心里冲突、斗争等情感状态。这也正是我们常谈论的“戏剧性”一词的核心——戏剧冲突。而清唱剧更多的是表现一种思想,如神的宣召、表达信仰、阐明道理等等,详细而真实的情节以及个人的情感不是主要目的,因此在作品中个人表现相对来说比较次要,虽然也有宣叙调、咏叹调等等形式,但演唱技巧比歌剧要简单,对场景、布景、服装的要求也都较低。总之,清唱剧注重历史事件的简洁叙述和宏观的感情。

    那么斯特拉文斯基所采用的“歌剧—清唱剧”我们可以理解为介于歌剧的戏剧性和清唱剧的叙述性之间的一种音乐形式。笔者认为,《俄狄浦斯王》的体裁“歌剧—清唱剧”含义是“歌剧式的清唱剧”。其中以歌剧的一般形式(如布景、化妆等)为主,同时带有清唱剧式的庄严神圣气质、舞台上的静态、超脱个人情感的“叙事性”因素。

    “叙事性”因素是一种客观因素,也可称之为理性因素,它能有效地控制主观情感的泛滥,局外者以叙述、解释、议论、判断等方式展示一个事件,以旁观的姿态对事物的发展进行归纳和总结,这与歌剧是完全不一样的。二十世纪著名戏剧家布莱希特[14]Bertolt Brecht)的戏剧理论突出强调“叙事性”因素。他主张在戏剧中和舞台上深入的表现现实生活,让观众以积极的态度去观看剧中情节并进行思考,而手法则是加强“叙事性”效果,如加入叙述者的插话、评述,设计字幕等等,以此不断展示剧情的客观性。他还提出“间离效果”(又译作“陌生化”)理论,即在剧情与观众、演员与角色之间制造“间离”,目的是让观众始终以清醒的眼光去审视一些现实问题。

    斯特拉文斯基或多或少地受到布莱希特戏剧理论的影响,或者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他与布莱希特在共同的社会背景下、在对理性的追求下的不谋而合——即对“叙事性”手法的青睐。事实上,“叙事性”手法在古希腊悲剧中早已存在,这又恰恰符合斯特拉文斯基的“新古典主义”创作观念——客观、冷静,摒弃过多的情感投入。

    前文曾提到过,“新古典主义”的出现是对浪漫主义时期情感泛滥形式的反动。十九世纪的歌剧,特别是在瓦格纳赋予歌剧最大限度的包容性之后,“新古典主义”作曲家则回到了有限的古典形式中。这种限制,恰恰是斯特拉文斯基对理智的向往的体现。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