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主义乃至更早以前的音乐体裁和结构方式,与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审美有着相同之处,所以他首先热衷于古典的曲式结构,在这样的“规范”之中,才有更为丰富的创作激情。而对于“古典主义”这以前辈留下的音乐传统,斯特拉文斯基又有着自己的观点,“传统是个祖传的概念;他不是简单的从‘父辈’传给‘子辈’,而是要经过生命的考验:出生、成长、成熟、然后走向衰落,有时还恢复兴。”[6]“生活的辩证法要求更新和传统同步发展并相互帮助。”[7]这便是蕴含在斯特拉文斯基“新古典主义”音乐美学思想中的对“传统”的理解。可见,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他更强调“创新”的重要性。“人们连接古老的,为的是创造新的。”[8]并进一步把传统和习惯区分开来,“传统严格区别于习惯,哪怕是优良习惯,因为习惯是无意识形成的,他是机械性要素,而传统却在有意识和深思熟虑的选择中得以实现,真正的传统并不是遥远过去的遗迹,而是一种是精神充沛和形成现代的活生生的力量。”[9]斯特拉文斯基本人正是在这样的信念中以“新古典主义”的形式努力追求、实践着对古典传统的崇尚和发扬。

    “新古典主义”在斯特拉文斯基的艺术生涯中占据了最长的阶段(长达三十年之久),通过大量的实际创作他的美学思想得到充分体现与发展。以《浦契涅拉》(1919—19204)为代表的第一部“新古典主义”作品更多地保持着古典风格,它是用巴洛克时期作曲家佩尔格莱西等人的手稿片段编写而成的;这之后的《木管八重奏》(1922—1923)、《钢琴与弦乐协奏曲》(1923—1924)、歌剧清唱剧《俄狄浦斯王》(19261—19275)、芭蕾舞剧《阿波罗》(1927—19281月)、《诗篇交响曲》(19301815)、歌剧《卜塞芳》(1933519341)等作品,一方面刻意追求古典音乐的精神内涵,如器乐曲尽可能保持简洁、冷静的纯音乐效果,戏剧创作大多采用古希腊、古罗马的神话传说等等,另一方面,这里的每部作品都有所“翻新”,表现出作曲家在充分运用各种古老素材和现代技法的实践中,进一步探索对“古典”精神的体现以及升华;三幕歌剧《浪子的历程》(19481951)是斯特拉文斯基“新古典主义”创作的顶峰之作,它不仅是古典风格与现代技法完美的结合,显示出作曲家已经在严格的形式中获得了自由的境界,同时也预示了下一时期(序列音乐时期)的到来。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