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音乐语汇

       《俄狄浦斯王》所使用的是斯特拉文斯基非常典型的 “新古典主义”音乐语汇。前文提到, “新古典主义”主要是针对浪漫主义音乐宣泄过度的情感表现而提出的,所以在创作中寻求巴洛克时期或更早一些时候的音乐风格为参照,是斯特拉文斯基的重要手段。在下面的分析中,我采用对比的方式来观察他于“回归”中获得的启迪,以及他是如何将这些过去的技法与现代精神、技法相结合的。

     

    Ⅰ 旋律风格

    浪漫主义时期,旋律可以说是最为突出的一个表现要素。通常来说,那时的旋律大多是歌唱性的,委婉、抒情,如舒伯特《冬之旅》中诗人忧伤的叹息,舒曼《诗人之恋》中细腻的内心独白,马勒《大地之歌》中呼号与悲吟……更不用说那些情感夸张的歌剧咏叹调了。即使是器乐作品的旋律也是如此,它们像歌唱般地倾诉情感。如门德尔松的“无词歌”和小提琴协奏曲,肖邦的夜曲,柴可夫斯基的交响曲等等,不胜枚举。而《俄狄浦斯王》的旋律则完全不同,它很少是委婉圆润的,而是有很多的模进音型、大跳音程,这使旋律有棱有角,比较“器乐化”而不是“歌唱性”,这种旋律在很多地方使人联想到巴洛克的旋律风格。

    例如在第一幕,底比斯臣民深陷瘟疫的恐惧而寻求俄狄浦斯的拯救,俄狄浦斯让克瑞翁去领神示,克瑞翁回来后唱了一段巴洛克风格的《神明回答说》。这段音乐保持了典型的巴洛克时期的风格,除了器乐化的旋律,还运用了巴洛克歌剧中典型的“返始咏叹调”(Da capo aria)模式。在这个唱段开始处的C大调的和弦分解式的旋律,工整而又直白,那种严正的、宣召般的语气很容易让听者联想到亨德尔的风格。当先知指出俄狄浦斯是凶手时,俄狄浦斯的唱段中出现一段半音下行旋律,此时的歌词大意为:“是谁把你们从西芬克斯之谜中解救出来……克瑞翁意图篡夺王位。”斯特拉文斯基在这里有意使用了巴洛克时期典型的“哭泣音调”来表现俄狄浦斯的伤心、委屈。

    在《俄狄浦斯王》中,巴洛克风格旋律的例子很多,像牧羊人和信使的重唱《说明真相》中,牧羊人的旋律具有典型的田园曲的风格(包括6/8拍节奏),而与信使的旋律形成的叠置,又是巴洛克时期典型的复调格式。

    又如王后伊俄卡斯底出场时所演唱的《难道要挑起众人的争吵》,采用了巴洛克典型的旋律模进风格。虽然采用了巴洛克的典型旋法,但斯特拉文斯基还是通过不同的旋律特色赋予人物不同的性格,其中克瑞翁的旋律较为无情,似乎代表了神的意志;王后的唱段则以十分恰当的把握住了女性的优雅和为王者的威严。尤其是在《难道要挑起众人的争吵》唱段中,她的旋律(还包括配器等其他手段)立即使音乐由叙述者引发的紧张情绪转向带有女性特征的温柔。俄狄浦斯的唱段《我一定拯救你们》中有许多巴洛克式的装饰性技巧,表现了俄狄浦斯作为君王的自信与威严。同时在这一唱段中,一些旋律片断在较高的音区内,围绕几个固定音而进行,这种朗诵特征给人一种古老的戏剧表演式联想。

    这里只例举了独唱段落的旋律,在大量的合唱中,旋律也是形式感极强的,方整的模进在各个声部有条不紊地将音乐向前推进。

    总体来说,斯特拉文斯基的旋律不想表现人物细腻的、夸张的情绪,他的人物特性

    是具有普遍性、“标签式”、“脸谱化”特征的,他有意摒弃了浪漫主义着重人物内心情感微妙变化的写法,而是以客观冷静的态度,使听者在他制造的“间离效果”中获得理性思考。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