Ⅱ 合唱的运用

    在《俄狄浦斯王》中,斯特拉文斯基运用了大量的合唱段落,例如开场的男生合唱与乐队强烈的音响呈现灾难并预示着深刻的悲剧性结局,具有清唱剧般的史诗气质。虽然《俄狄浦斯王》一剧中的合唱扮演着底比斯百姓的角色,但是整体合唱效果的运用却象是全剧的第二叙述者,他们一方面参与到故事情节中去,如开场合唱曲《瘟疫正流行,俄狄浦斯王拯救我们》、合唱向先知询问《说吧,他是谁》等等唱段;另一方面合唱队又象是站在历史的角度上观看主人公的沉浮、挣扎与毁灭,感叹着命运的无常。这种效果使人联想到古希腊戏剧中的歌队(即合唱队)——这是古典戏剧中“叙事性”风格的重要载体。在古希腊人眼里,任何情感宣泄和主观悲痛都是不适度的,不完美的,无论个人的命运多么悲惨,也只有在理性的升华之后才具有真正的意义。但是人确实又比较容易陷入主观情感之中,所以需要用客观的理智来控制这种情绪。悲剧中的歌队常常具备这种功能,能够冷静地讲述并把握事物的分寸。

    斯特拉文斯基在《俄狄浦斯王》中设计的合唱,也许正是借鉴了古希腊戏剧中歌队的突出特点,它的宏伟气势和冷峻音响既营造出整体的悲剧气氛,又保持了某种客观性,在全剧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此外,这也是巴洛克清唱剧与十九世纪歌剧艺术的差别。

     

    Ⅲ 被淡化的戏剧性

    索福克勒斯笔下的《俄狄浦斯王》是主要以语言艺术来展开的戏剧[15],结构复杂精致,语言准确而有力,开场便设计悬念,通过人物之间的交流、对话,逐步把剧情推向高潮,并引发突变性结局。其中的戏剧冲突极为鲜明,观众时刻跟随剧情的深入、人物的遭遇体会着紧张、恐惧、震惊等等情绪。

    而斯特拉文斯基却将这样一部惊心动魄的故事描述的得十分冷静,舞台上的演员几乎没有任何动作表演,他自己解释这部作品时说:“……演员们应该穿上(古代希腊演员穿的)厚底靴,并站在高处……每个演员应站在合唱演员们的后面。此处任何人都没有‘动作’,唯一有动作的演员是剧中的‘我’——说话之人……”[16] 由此可见,斯特拉文斯基希望用一种静态的形式来表现远古人的故事和精神。站在舞台上的演员像一尊尊雕塑,严峻而冷酷。这种表演形式很大程度上淡化了以往戏剧中的真实性和现场感。

    一般来说,戏剧作品中的“高潮”是最引人入胜的地方,它是矛盾冲突最尖锐、紧张的焦点。歌剧中的高潮是由激动人心的音乐和戏剧性场面构成的,演唱者通常在这时要展示他非同寻常的戏剧表现力和歌唱技艺,带领观众全心融入到戏剧气氛之中。

    而在《俄狄浦斯王》中,叙述者的介入首先在很大程度上简化了舞台的表演,一切剧情均在已知的情况下进行着,观众没有了悬念,这对高潮感的构成就是大大的削弱。而在戏剧矛盾焦点时,斯特拉文斯基又使角色之间的“对话”非常冷漠,例如第二幕中,王后为了安慰俄狄浦斯,一再断言先知的话是谎言,先王并不是被儿子所杀,而是在十字路口被强盗所害。她的这番话引起了俄狄浦斯的回忆和恐惧,负罪感顿时涌上心头。此时王后和俄狄浦斯的心理均处在激烈矛盾斗争之中,他们试图摆脱命运,但无论怎样挣扎依然逃不脱上苍的愚弄,只有走向毁灭。在全剧中,这一段正是高潮之处,然而在斯特拉文斯基的安排下,王后和俄狄浦斯基本上没有正面的对话,他们“各说各话”,造成了“间离”——演员与演员之间、演员与角色之间的间离——这使观众仍然保持理智的审视和思索。

    《俄狄浦斯王》中看似“无情”的人物形象,像是尘封已久的远古“化石”,而斯特拉文斯基把这些“化石”重新搬上了舞台,以此唤起人们对经典的回顾与沉思。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