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师之恋》的《爱情游戏之舞》(Danza del juego del amor)主要表现了吉卜赛女人坎德拉的女友吉卜赛姑娘露契亚用美貌去勾引坎德拉丈夫的幽灵,并与之调情的场面。音乐以纯器乐部分和声乐部分对话的形式展开(谱例15 P 88)。歌词大意[34]为:

     

    你是那坏吉普赛人,

    有一个吉普赛姑娘爱过你,

    她的爱情你配不上,

    谁叫你背信弃义另求新欢?

     

    我是声音咒你命运,

    我是火燃烧你身心,

    我是风儿催你叹息,

    我是大海淹你灭顶!

     

    纯器乐部分是幽灵的形象,声乐部分是露契亚的形象,为弗拉门哥式的旋律,以木管、弦乐和钢琴为主要伴奏乐器。伴随着模仿踏脚的弦乐拨奏,逼真地描绘了一位跳着求爱舞的吉卜赛姑娘的形象。

    《魔法师之恋》的第三场《爱之悲歌》的女声独唱表现的是坎德拉亡夫幽灵的妒忌心理。歌词大意[35]为:

     

    啊!失去这可恶的吉卜赛人,我似神失又魂丧。

    坎德拉你欲火旺,地狱烈焰也热不过,我妒忌的热血满腔。

    啊!流水潺潺响,是谁把话讲?啊!为爱别人她把我忘!

     

    啊!火焰熊熊燃,河水喃喃溅,水若不能扑灭火,我将被罚受熬煎!

    我将被爱情毁害!我将因悔恨把身献!

     

    乐队在此处的运用同《爱情游戏之舞》有很大不同,法雅主要是通过低音提琴的拨奏并配合其它弦乐器的拨奏来模仿男子有力、低沉的踏脚声(谱例 16 P 10)。

    《三角帽》第二场《磨坊主之舞》是在村民们跳完舞之后,女主人弗拉斯基塔要求丈夫——磨房主也跳舞。引子过后,磨房主跳起了法鲁卡舞,法雅用果断有力的低音提琴拨奏,配合着其它弦乐器在靠近琴码处的演奏,将磨坊主沉重的踏脚声表现出来(谱例 17  P25)。

    法雅的配器十分有特色,手法简洁,但色彩相当丰富。从某种角度看,法雅对民间舞蹈中踏脚效果的模仿,丰富了配器手法,增强了音乐的特性。

        本文对于法雅作品中的民间音乐因素的研究主要是通过“对民间旋律的运用”、“对民间舞蹈中特性节奏的运用”和“对民间舞蹈中特殊效果的运用”三方面来讨论的。之所以将民间音乐中的各个因素进行单独的分析,只是为了行文和叙述的方便,并非是将这些因素真正孤立地看待。正如法雅所说的,“虽然在民间舞蹈和民歌两者之间,不是经常都显现出密切的关系,但是,如果节奏仅仅是拍手和击鼓的外化而没有旋律,旋律也只是本身,那么将没有任何人仅通过旋律就能够表现民间音乐,任何事情都无法脱离其相关的环境而单独存在。”[36]同时法雅对西班牙民间音乐因素的运用,也远不止笔者所提到的这几点,但是由于篇幅、资料以及个人能力所限,本文仅就以上三个主要方面做了一般性的讨论,并希望以此为基础,日后能够做进一步深入的研究。

    除了对西班牙民间音乐特性的充分认识以及纯熟运用以外,法雅的音乐还受到了印象主义甚至新古典主义的影响。由于本文的重点是探讨法雅在西班牙民族主义音乐复兴与建立进程中的重要意义,因此就不涉及那方面的问题了。

     

    法雅“无疑是二十世纪西班牙音乐界最伟大的人物。他是西班牙自文艺复兴以来第一位具有国际地位的作曲家。他的作品数量不多,但品质绝佳,并以强烈的民族情调和生动的色彩而著称。”[37]

    法雅在音乐上所取得的成就是西班牙历史上空前的,在他之后尚未出现一位真正可与其比肩的西班牙作曲家。笔者对他的音乐乃至对西班牙音乐的接触都还只是极为有限的,因此在对技法的认识上、对西班牙音乐文化精髓的理解上,还都停留在浅层次。但即便如此,我也已经深深地被这种音乐吸引了。法雅并未就自己的创作发表过什么论述,也从未有过豪言壮语,但他在创作中所流露的对祖国和民族传统文化的热爱,是所有听过他的作品的人都能领会到的。他为西班牙的音乐艺术作出了重大贡献,同时也为世界乐坛增添了生气。

     

     

    指导教师:周小静

        生:吴新伟

     << 上一页  [11] [12] [13] [1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