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民间舞蹈中特性节奏的运用

        西班牙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他们的舞蹈节奏丰富而富于变化,具有代表性的舞蹈包括流行于安达卢西亚地区的弗拉门哥(Flamenco)、全国都流行的霍塔(Jota)、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萨尔达纳(Sardana)、中南部地区的塞吉第亚(Seguidille)以及法鲁卡(Farruca)、加地斯(Cadiz)地区的博莱罗(Bolero)等等。我们在法雅的许多作品中都能感受到充满活力的民间舞蹈节奏律动。

        塞吉第亚舞是流行于西班牙中南部以及安达卢西亚地区的三拍子舞曲。根据地区的不同又可分为塞吉第亚—曼切加、塞吉第亚—博莱罗等类型。其中塞吉第亚—博莱罗同博莱罗舞曲极为接近,但速度更快,其特点是快速的三连音(谱例六 a 大百科P 707)。《西班牙民歌七首》中《塞吉第亚舞曲——摩尔西亚舞》就是一首快三拍的塞吉第亚—博莱罗舞曲(谱例六 b P53),法雅正是抓住了这一舞曲中三连音的特点,整首乐曲都以快速、流畅的三连音作为伴奏背景。

        《魔法师之恋》中的《哑剧》(Pantomima)是安静的小行板(Andantino tranquillo),其中有一段音乐为78谱例七 P79 flute),这是一段加地斯探戈的节奏,先是由长笛、大提琴和钢琴奏出,然后是第一小提琴和中提琴加入,音乐整体效果“十分温柔、多情,暗示着坎德拉的新情人——亲切动人的卡梅洛的到来。”[28]这一段因其美妙的节奏和旋律深受人们喜爱,以至于经常在音乐会中单独演奏。

        《三角帽》在二十世纪芭蕾舞音乐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也是法雅的音乐创作中难得一见的具有幽默、诙谐气氛的作品。它包括:第一场:引子——下午、磨坊主妻子的舞蹈、市长、葡萄;第二场:邻居舞、磨坊主之舞、终场舞。在音乐厅的演出中,第二场作为管弦乐组曲演出的频率更高一些。其中《终场舞》为霍塔舞,是大家戏弄市长时跳的一段舞蹈。霍塔舞是以对舞为基本形式的求爱舞,广泛流行于西班牙全国各地,以3拍子或6拍子为主,节奏鲜明,情绪愉快、活泼,舞者双臂弯曲上举,边舞边击响板,并伴有歌唱,在《终场舞》中(谱例八 P81),法雅用乐队全奏来表现欢快、热烈的场面。

        法雅音乐作品中最精彩之处是对民间舞曲、尤其是弗拉门哥舞曲中的自由节奏的运用。例如在《西班牙民歌七首》的《波罗舞曲》中(谱例 10 a b c  P32)连续的三十二分音符,三连音、五连音的运用,将弗拉门哥舞蹈中节奏自由的特性体现得极其充分。

        如同对民歌旋律的运用一样,法雅对民间舞蹈节奏模式的运用也是建立在以提取其特性的基础、同时加上自己灵活创意的艺术结晶,绝不是原型照搬。就这一点而言,法雅同19世纪大多数作曲家们直接套用民间舞曲节奏型的手法是不大相同的,他的写作表现出了他对民间舞曲节奏的透彻了解和纯熟运用,同时也反映出二十世纪作曲家更为强烈的个性意识。

    对民间舞蹈中特殊效果的运用

        西班牙民间舞蹈是歌舞结合的艺术形式,在表演过程中,除了歌唱旋律以外,吉他、响板等伴奏乐器和跳舞时情不自禁地用身体的某一部位所发出的声响(如踏脚、揉响手指等)同样是这种民间艺术的重要成分。这些对于阐释表演者的内心情感有着重要的作用,而其中又以弗拉门哥舞蹈中对于这些特殊效果的要求最为显著。

        在弗拉门哥舞蹈中,男子和女子都会通过身体动作来表现跳舞时的情绪。其中男子以脚下动作为主,通常称其为扎帕蒂阿多(Zapateado),也译作踢踏舞、木屐舞。“舞蹈者轮换用前脚掌、半脚掌、脚跟和脚尖等不同部位,以各种断续的节奏击地发出声响,轻重缓急,错落有致,并经常带有切分节奏,有时与音乐节奏吻合,有时与音乐节奏相交错,有时则不用音乐伴奏,从而造成特殊的音响效果,用以反映舞蹈者的情绪变化。”[29]“女子的舞蹈则着重在于手、腕、手臂和躯干的优美的动作和表现。”[30]在吉他的伴奏下,一边拍手、揉响手指(或手持响板敲击)、踏脚,并伴随着身体的扭动呼喊或歌唱,是弗拉门哥舞蹈最显著的特色。

        法雅在其作品中经常运用各种乐器的特殊演奏法来表现民间舞蹈中的特殊效果,以便于使音乐即达到形似、又达到神似的境界。朱象泰先生在钢琴音乐三百年国际学术音乐研讨会上提交的《法雅钢琴音乐与西班牙吉他音乐的关系》[31]一文中,论述了法雅的钢琴作品中模仿吉他演奏效果的几个方面。

        朱象泰先生在论文中写道:《西班牙民歌七首》“虽然是以钢琴伴奏,而实际要表达的是吉他的效果。”[32]例如在第六首《歌》(Chanson)中的“a Tempo”至结尾部分,左手的钢琴伴奏是吉他演奏中最普遍的分解和弦方式(谱例11  P 26)。在第三首《阿斯图里亚那》( Asturiana)的前奏中,钢琴的左手部分演奏旋律,右手是十六分音符的和弦变化(谱例12 P11,制造出一种吉他的演奏效果。

        这些只是用钢琴表现吉他演奏效果的最简单、普通的方式,而吉他演奏中的轮扫(Rasgueado)、拇指弹奏(Alzapva)等众多技巧,法雅都可以用钢琴形象地模仿出来。在《法雅钢琴音乐与西班牙吉他音乐的关系》一文中有较为详尽的论述,本文就不重复了。

    除了钢琴,法雅也经常用管弦乐队来模仿吉他、响板以及舞者踏脚的特殊效果。比如用提琴类乐器来模仿吉他,而多数情况下,法雅更喜欢在乐队中加入钢琴或竖琴来模仿吉他的某些特殊效果。

        吉他主要采用四度定弦(EADGBE),因此,四度音程是吉他演奏中的一个特色音程。在《三角帽》第二场的《终场舞》中就用竖琴和第一小提琴的四度音程来表现吉他的演奏效果(谱例13  P55)。竖琴先用两小节模仿吉他的效果,然后第一小提琴用两小节继之。由于小提琴利用了A弦,因此,小提琴在这里演奏起来非常方便,其效果显然是吉他式的。

        踏脚的动作和节奏效果是弗拉门哥舞蹈的一大特色,它有着丰富的情感内涵。法雅运用乐器来模仿舞者的踏脚音响,如在《西班牙民歌七首》中《波罗舞曲》的钢琴快速、强烈的节奏,似乎是歌者在吉他伴奏下的踏脚和击掌(谱例14 P28最下行),同时唱着“我的心忍受着痛楚和悲伤,却难以向人诉述衷肠。我向爱情发出一声诅咒,还诅咒那些使我忧伤的人们。”[33]这样一幅生动、形象的弗拉门哥音乐就展现在我们面前了。

     << 上一页  [11] [12] [13] [1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