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法雅作品中的西班牙民间音乐因素

        法雅曾经在一次论及西班牙民族音乐时说:“我们的音乐必须以人民的音乐为基础,以民间舞蹈和民歌为基础……。曾有人说我们没有自己的传统。事实上,我们有。虽然没有被完整地书写的传统,但是在我们的舞蹈和节奏中,我们有着非常雄厚的、无法抹去的传统。我们有非常古老的风格,一种与生俱来的极为自由的品性,这就是我们进行创作的灵感之源。”[25]可见,虽然法雅的音乐创作在不同程度上受到过印象主义和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影响,但是法雅音乐中最重要的因素是西班牙民间音乐。对法雅音乐中的西班牙民间音乐因素的了解,是研究、评价其音乐风格的基础。

        在法雅的音乐作品中我们可以听到弗拉门哥式的旋律,古老的西班牙教堂音乐,令人震撼、变化丰富的西班牙舞蹈节奏。但法雅对于民间音乐的运用不是表面的、原样照搬的,而是在经过对西班牙民间音乐特征的提炼后形成的再创造。下面将对法雅音乐中所运用民间音乐的旋律、节奏以及舞蹈特性效果的手法作具体分析

    对民间旋律的运用

        法雅音乐的旋律十分优美、动人,在这些美妙的旋律中可以十分容易地分辨出西班牙民间音乐的韵味,而其中最具特色的就是“深沉的歌”。相传“深沉的歌”是古代西班牙的“囚犯们慢慢酝酿出来非常富有情感而悲切的歌曲,而后又可能有东方背景。”[26]19世纪后期“深沉的歌”被吉卜赛人所采用,由于吉卜赛人漂泊、辛酸的历史,使“深沉的歌”旋律中悲痛、伤感、深情的成分要远远多于喜悦。西班牙非常著名的“弗拉门哥”就是以“深沉的歌”为基础逐渐发展而成的。弗拉门哥音乐主要流行于安达卢西亚地区,它是一种载歌载舞并有乐器伴奏的音乐体裁。按其内容主要可分为三类:第一类即“深沉的歌”,这是弗拉门哥音乐中最重要、最具特色、最动人的一类,节奏自由、人声歌唱的音色近于嘶哑、喊叫,旋律带有许多的装饰音,即兴性较强,并常常伴以“Ay”音开始(谱例一),旋律在较窄的音域内进行,特色音程是增二度。第二类音乐较为欢快、流畅,节奏鲜明;第三类介于二者之间。“深沉的歌”

        声乐与钢琴的《西班牙民歌七首》最后一首是《波罗舞曲》(Polo,这是安达卢西亚地区的一种民间舞蹈体裁)既是典型的“深沉的歌”式的旋律。乐曲开始为四小节模仿吉他效果的钢琴伴奏,紧接着是人声带有拖腔性质的野性的“Ay”音(谱例二 a),立即将听众带入了歌者悲伤、绝望的心境之中。歌词大意为“我的心忍受着痛楚和悲伤,却难以向人诉述衷肠。我的爱情发出一声诅咒,还诅咒那些使我忧伤的人们。”[27]在结尾处又以“Ay”音结束(谱例二 b),使整首歌的情绪始终处于悲切、痛苦之中。在这首歌曲中,法雅抓住了“深沉的歌”中自由的节奏和调性上若即若离的感觉。

        为管弦乐队和钢琴而作的《西班牙花园之夜》是法雅最为扣人心弦的作品之一,在第二乐章《远方之舞》(Danza lejana)中也有一段用钢琴模仿的“深沉的歌”(谱例三 a)。 “远方之舞”实际上就是安达卢西亚地区的弗拉门哥舞蹈。在第三乐章《在科尔多瓦省山区之花园中》(En los jardines de la Sierra)中,“深沉的歌”旋律在低音声部再次出现(谱例三 b)。据说法雅的《西班牙花园之夜》的创作同他一直梦想的格拉那达阿尔罕布拉宫(在此之前,法雅还从未去过)有关,因此也就可以理解法雅在这里运用“深沉的歌”的素材,是对格拉那达的一种向往之情。在不到四年之后,法雅终于定居在梦中故乡——格拉那达。

        《贝蒂卡幻想曲》(Fantasia baetica)是法雅创作的最后一部钢琴独奏曲,baetica是安达卢西亚地区的古称。在这首作品中,法雅用最简洁的技法呈现给听众音响辉煌、充满华丽炫技的音乐。在他的笔下,钢琴“唱”出了“深沉的歌”暗哑、忧郁的拖腔(谱例四 P81)。

        舞剧《魔法师之恋》是法雅极为出色的一部作品,在这部作品中法雅用梦幻般的、充满了装饰音的“深沉的歌”式旋律,令人兴奋的、充满活力的民间舞曲节奏,将安达卢西亚地区吉卜赛人的生活表现为优美、多情、哀伤的风格,并有着强烈的动力和鲜明的东方色彩。《魔法师之恋》的台本是希尔拉(Martinez Sierra)所作,但创作的真正动力来源于法雅最早与民间艺术的接触——吉卜赛演员伊姆佩里奥(Pastora Imperio)和她的母亲梅霍拉娜(Rosario la Mejorana)曾给法雅介绍过吉卜赛女人的爱情故事和歌曲,即安达卢西亚地区的“深沉的歌”。《魔法师之恋》中的《爱之悲歌》(Canción del amor dolido)(谱例五 a P10-11)和《鬼火之愿歌》(Canción del fuego fatuo)(谱例五 b P65),其中的女声独唱都具有“深沉的歌”的风格。在《爱之悲歌》中的“Ay”音(谱例五 c)似乎是最明显的“深沉的歌”的痕迹(参见谱例一),实际上,法雅并没有直接引用任何一首 “深沉的歌” 的原始旋律,但是从节奏、节拍、音色以及旋律风格等每一方面都有着非常地道的风格。

    除了随处可见的深沉的歌”式旋律,法雅还运用西班牙其它地方的旋律特征为素材进行创作。例如《西班牙民歌七首》的第1首 《摩尔人的布》(El Pano Moruno)取材于摩尔西亚地区的民歌,第2首 《塞吉第亚舞曲——摩尔西亚舞》(Seguidilla Murciana)取材于摩尔西亚地区的民歌,第4首 《霍塔舞曲》(Jota)取材于阿拉贡地区的民歌。《彼得先生的木偶戏》第六场中有一段加泰罗尼亚风格的旋律,《协奏曲》第一乐章是卡斯蒂利亚风格的主题,等等   像这样的例子在法雅的音乐作品中随处可见,由于篇幅所限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但需要再次说明的是,对于民歌旋律,在法雅的创作中没有一处是直接引用的。他透彻地掌握了西班牙民间旋律的特性,包括调式、变化音、装饰音等要素,将其纯熟地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去。

     << 上一页  [11] [12] [13] [1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