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父母双双过世,1920年法雅离开了马德里,与他的妹妹定居格拉那达。格拉那达位于安达卢西亚地区东部,法雅的居所在阿尔汗布拉宫郊区的山上。阿尔汗布拉宫是摩尔人在退出西班牙之前留下的最重要的文化遗迹。法雅在格拉那达时期结识了一位当地文学界的重要人物洛尔卡(Lorca),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并一起分享研究西班牙传统戏剧理论的成果,这唤起了法雅儿时对于木偶戏的热情。不久之后,便根据塞万提斯的文学名著《唐吉珂德》(Don Quixote)改编成的剧本而创作了《彼得罗先生的木偶戏》(El retablo de maese Pedro)。在这部作品中仅有三名演唱角色:叙述者、彼得罗先生和唐吉珂德,但是音乐素材的来源却极为广泛。有加泰罗尼亚的圣诞歌旋律,塞吉第亚的舞曲节奏,西班牙十三世纪的古谣,甚至有勋伯格和斯特拉文斯基作品中的痕迹。尽管如此,这部作品仍然给人以浑然天成之感。随后还创作了《向德彪西致敬》(Homage to Debussy)、《普绪喀》(Psyché)、《大键琴曲》(Concerto for Harpsichord)及《科尔多瓦的十四行诗》(Soneto a Córdoba)等作品。法雅在格拉纳达除了音乐创作外,还参加一些地方性活动,他和好友洛尔加促成了1922年在格拉那达举行的“深沉的歌”的比赛。在此之后,法雅的身体状况更加糟糕,创作数量开始减少。但法雅仍然同法国保持着密切联系,1928年他还被授予了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好友洛尔加因政治原因被枪杀,使法雅受到极大打击,加之身体一直不好,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症而卧床不起。在格拉那达时期,法雅的宗教观念更加强烈,以至于有些迷信。西班牙内战期间,许多艺术家如毕加索(Picasso)、卡萨尔斯纷纷流亡海外,但法雅一直没有离开。直至1939年内战结束,法雅受布宜诺斯艾利斯西班牙文学研究院之邀,赴阿根廷指挥四场西班牙音乐会,他携带着《阿特兰蒂达》(Atlántida)的手稿,同他的妹妹前往阿根廷。

        在阿根廷的演出是成功的,对63岁的法雅的照顾也算周到,但法雅在演出之后,还是感到很疲惫,便决定暂时住下来,没想到这竟然成了与西班牙的永别。不久后法雅便和妹妹在科尔多瓦省的阿尔塔•格雷西亚(Alta Gracia)定居。这里宁静、温暖的山区生活,让他回想起故乡——安达卢西亚。西班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没有参战,但由于身体原因,法雅没能回国。1941年二战结束后,法雅非常想回到故乡,然而此时每况愈下的身体更使他无法如愿。19461114上午,法雅因心脏病发作逝世,离他七十岁生日只有九天,留下了一部未完成作品《阿特兰蒂达》。在阿根廷的科尔多瓦举行完葬礼后,法雅的遗体经过海运,最终葬在其出生地——加地斯。

        法雅是一位忠实的天主教教徒,甚至有些迷信。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性格内向、保守,有时行为怪诞、荒谬。这种性格和生活经历,对他的音乐创作也有所影响。法雅的创作包括了歌剧、清唱剧、戏剧配乐、管弦乐、室内乐、合唱曲、钢琴曲、吉他曲、声乐等多种体裁,但是作品数量却不多。法雅的音乐创作中曾经受到印象主义和新古典主义的影响,但是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充满新意并与西班牙民间音乐有着密切的联系,这或许是其作品具有永恒性的真正所在。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
    关于 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