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研究中的双视角  

                            ——萧梅教授《天野之眼与历史之眼》讲座通讯稿  

    20151119日(周四)下午1400,由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主办的“民族音乐学学术交流活动月”的第五场讲座在本部101会议室如期举行。本次讲座由上海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萧梅教授主讲,讲座的题目为《田野之眼与历史之眼》。阴霾的天气丝毫没有阻挡南艺学子求知的热情,讲座还未开始,会议室已座无虚席,同学们带着期待目光等待讲座的来临。  

    讲座于两点钟准时开始,主体内容由“巫-萨满音乐”与“北方草原双声音乐”两部分组成。萧梅教授以多年的“田野”经历与写作经验向全体师生展示了其“双眼看世界”(田野的视野与历史的视野)的研究模式。并以此引导同学们在多元文化视域中运用多视角的方法看待问题,这样才能为研究开创一条清晰的思路。同时还为同学展现了一种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学术研究方法,为同学们今后的研究指明了方向。  

    一、问题意识的导入  

    讲座开始之初,萧梅教授就告诉了我们问题意识的重要性,问题意识是我们进入研究的第一步。在她的研究中,意识问题还必须跨越于实践与历史两个层面,运用双视角的维度发现问题。在对“巫-萨满音乐”的研究中,萧梅教授首先立足于自己的“田野”实践,并在此基础上反观历史。她说“中国古代文明最主要的特征是所谓‘萨满文明’,其‘式’、其‘观’是否仍有联系性,并以之上古后的中国?”也就是说,她将现存“萨满”中的形式与样貌同中国古代文明勾连在一起,以“巫乐”为切入点探究“萨满式文明”;而在“北方草原双声音乐”研究中她将落脚点也定位在了“草原历史活动中音乐贮存”上。因此从两方面研究的问题意识中突显了她“双眼观世界”理念。  

    二、比较方法的运用  

    发现问题为我们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紧随而来的就是对问题全面、透彻的分析。在对“巫-萨满音乐”的研究中,萧梅教授首先将“执仪者、执仪者的装束、执仪器具、执仪过程、执仪目的”等相关的核心事项悬置起来,将“南方女性萨满”、“北方萨满”及“境外萨满”进行全面的比较。在此过程中她借助多姿多彩的“越南母道上僮祭仪、靖西壮族魔仪、壮族布土布偏‘天婆’、布傣‘笨’、北方萨满、日本巫女神乐”等视频展现不同民族语地域萨满的仪式音声,从而辨析出它们之间的异同;而在“北方草原双声音乐”研究中她从东往西,将内蒙大草原不同的蒙古族支系与部落,以及异与蒙古语族的突厥语民族进行比较。纵观萧梅教授的两种研究的比较,都是将音乐行为置身广阔的历史、地域语境中进行比较,也为她谱系式的结论归纳积累了论据。  

    三、谱系结论的归纳  

    经过前期实践“田野”并将其融入到历史的场域,萧梅教授运用谱系学(Genealogy)的方法悬置形而上学的“名实”本质或音声的纯粹面目,解析出研究对象内部所蕴藏的来自“它者”的成分及相互之间的联系。在对“巫-萨满音乐”的研究中,萧梅教授归纳出了一条萨满“出游”(或“附体”)之路,通过这条路萨满才能进入“迷幻”以至于“沟通天人”,而在此过程中所用的器具无非就是“响器”(鼓或铃等)。并且勾勒出清晰的谱系关系:萨满仪式中有大神、二神的职责划分;与其它信仰的融合(魔婆问事、师公抓人,道公问责);将萨满的仪式分为巫舞、坐巫等等。最后将萨满谱系分类的终极原因归结为“制度性展演”。 在“北方草原双声音乐”研究中她从“声态、心态、生态”三个方面以长视角、大区域的眼光去看待“潮儿”,从而紧扣了“以音色为中心”的研究方法,最后揭示了双声背后的天地人的关系(人与自然、文化的关系)。  

    在讲座过程中萧梅教授旁征博引、融贯东西,宽阔的视野、缜密的思维、幽默的谈吐、流利的口语赢得了到场师生的赞誉与肯定。她在讲座中提到的研究方法也为我们研究民族音乐提供了另外一种视角,为民族音乐学研究打开了另外一扇学术之窗,让我们全方位的观世界。最后,许多同学踊跃地向萧梅教授的提出自己的问题,萧梅教授结合自己的亲身体验一一作答,其欢快、活跃的交流场面令人动容,从而也反映出我们南艺学子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与精神风貌!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同学们意犹未尽,围着萧梅教授合影留念,久久不肯离去。  

    分享到:


  • 文章录入:dsq3000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