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中国传统音乐教学及其学科建设研讨会  

    开幕式  

    时间:2011年12月1日8: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北楼603  

    综述:上海音乐学院传统音乐硕士 江山  

         

    今天,“2011中国传统音乐教学及其学科建设研讨会”在上海音乐学院隆重召开,9大音乐院校及其他大学的二十几为老师参加会议并将要进行发言。  

     

    列席会议开幕式的领导、嘉宾有: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杨燕迪、上海音乐学院老院长江明惇先生、传统音乐学会会长乔建中武汉音乐学院副院长胡志平、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周青青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姚艺君、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系主任韩锺恩" target="_blank">韩钟恩、上海音乐学院教授萧梅、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郭树荟。  

        

    开幕式由上海音乐学院郭树荟教授主持,首先,杨燕迪副院长进行了致辞。杨院长对我院传统音乐研究的悠久传统做了简要概述,同时对昨晚同学们在展演中的精彩表现表示肯定,认为举办这次学科研讨会是具有深远意义的,并祝大会圆满成功。  

          

    接下来由乔建中老师致辞。乔老师在致辞中谈到,中国传统音乐已经有了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虽然课程名称多次变更、教学内容有所扩充、教学方法也有过了长期的探索,但我们的目标始终是要传授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音乐知识,探寻中国传统音乐的内在规律,使之在专业院校教育中脉传不断。接下来乔老师对从杨荫浏先生1943年在重庆青木关国立音乐院开设《国乐概论》开始一直到近几年社会转型后传统音乐的研究发展脉络进行了梳理,提到了很多传统音乐学科建设中功不可没的前辈,如杨荫浏、沈知白、于会泳、董维松、何振京、杨匡民、方妙英、高厚永、王凤贤、冯亚兰、张仲伏等,并且认为《民族音乐概论》与《论腔词关系》是我们领域的奠基石。最后,乔老师也提出了我们学科研究在现当代面临的挑战与考验,并希望同仁们能在这次会议中总结经验、携手并进。    

                

    武汉音乐学院副院长胡志平认为这次会议对我们博大精深的传统音乐的传承与发展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传统音乐在我们的教学、课程建设,尤其是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化进程中,对我们的中国传统音乐教学如何在继承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壮大提出一些新的课题,因此胡院长对此次会议非常期待,希望实际教学中的问题能够在这次会议的交流中得到解决,更希望我们的学科能在新世纪更上一个台阶。  

         

    韩忠恩主任代表音乐学系致辞,首先对上海音乐学院第三节学术周活动做了一个简单汇报,并针对此次会议,谈了自己对传统音乐学科的看法。韩主任认为传统音乐面临着结构性的矛盾:1、中国和西方的矛盾。2、传统音乐与民族音乐学的矛盾。3、本身的矛盾。韩主任提到了“生命线”的问题,教学是传统音乐得以延续的生命线,传统音乐只靠研究是传承不下去的,教学是一个结构保障,应该与科研形成互动。另外,韩主任认为我们要注意怎么处理文化与艺术的关系、艺术与音乐的关系、音乐与音乐学的关系。接下来,韩主任谈了有关本院的传统音乐教学,认为传统音乐和民族音乐学在教学内容上有一定差异,从各自发展中有不同的思路和方法,这两者的关系是我们组织教学和科研的一个重大的问题。我院的教学从传统音乐到民族音乐学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流畅的教学流程,低年级同学在传统音乐中打下对音乐本身认识的基础,到高年级同学的课程已经进入到对当代的思考、对社会的思考,跟民族音乐学有很好的衔接。这两门学科在学术上有不同观点没关系,两者要共同发展、错位发展、定位发展。最后,韩主任提出,面对80.90后同学,我们能否用一种趣味的方式来进行我们教学的问题。  

         

    下面,中央音乐学院周青青教授、中国音乐学院姚艺君教授分别进行致辞,对本次会议的邀请表示感谢,认为要发展教学必须反思,希望能在此会议上有所收获。  

          

    上海音乐学洛秦教授在致辞中提出一些新的视角,例如如何把人文思想在田野里实现、如何理解传统在城市中的新发展等。特别提出希望能在出版方面为大家做好辅助工作。  

           

    上海音乐学院萧梅教授也很激动的开幕式上讲了“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建设音乐学院”的问题,文化自觉最重要的内涵就是对本土资源的再诠释,传统音乐理所应当是文化大发展的主轴,因此传统音乐如何能在中国的音乐学院成为主轴,是中国的音乐学院发展的方向,我们应当努力使它成为主轴,成为未来发展的希望。  

         

    在嘉宾致辞结束之后,上海音乐学院江明惇教授做了“我们的事业”会议主题发言。发言以江先生的老师对他讲的“干我们这一行是很幸福的”,“我们这个专业是在骂声中成长的”两句话为开头。所谓幸福,有3点:1、我们事业是与广大老百姓共命运同悲欢的。2、传统音乐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有深厚的传统、丰厚的遗产与独特的艺术魅力。3、我们的专业目前从学科的角度讲还处于初创阶段,面前有一大片未开垦的土地,需要我们投入更多的艰苦的、有创造性的劳动。江先生对第二句的理解,之所以以前民族音乐在学校不被重视,是因为学术的起点不一样,重要的是我们不能自己看不起自己。接下来,江先生对十七届六中全会中提出的一些方针进行了解读,如“先进文化”、“文化自信”等,认为这不光是政治问题,而直接影响我们的研究方向,为我们的学科做了战略定位。  

        

    第二个问题,传统音乐理论与民族音乐学应该携手并进。江先生认为两者实际是一回事,研究的目标、对象是相同的,但因为形成背景不同,目前还不容易合二为一,两者各有所长。传统音乐研究是着重于对自己的研究,长处是在对音乐本体和内在规律研究的比较深,另外,传统音乐理论和音乐实践结合的比较好,从抗战时期算起,它的建立都是为了演出的需要而创作的,理论的任务不仅是为了说明各种事物,而是为了实践。民族音乐学的理论有西方高度发展的文化人类学、音乐学、民族学等理论支撑,以及严密的思辨逻辑的支撑,这对传统音乐的发展有极大的帮助。传统音乐理论和民族音乐学一个侧重音乐本体的研究,一个侧重音乐与文化的关系,一个长于技术的分析,一个长于哲理的,如果两者结合在一起就能在理论上有很大的飞跃。二者的结合不是简单相加,而需要继续发展提高以及相互融合。另外,江先生谈了目前学术界的浮躁倾向:1、音乐本体的淡化、粗浅化。2、二者简单的相加,或者生搬硬套,或者拿西方的结论套中国的内容。因此,江先生认为现在两学科融合的条件还不成熟,如果立即结合,势必一方吃掉一方或削弱一方,不利于二者各自的发展。现在应该分,以后必定会殊途同归,现在的分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合。  

     

    开幕式的最后,郭树荟教授总结了之前的发言,并展示了我院传统音乐教研室从沈知白先生开始到现在的历史发展,以此向前辈们致敬。

     

      

      

    分享到:


  • 文章录入:shcmusic_ctm责任编辑:娜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