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克曼算是小提琴界响当当的人物,他的这次到访不但让我们欣赏他那优美演奏,还全面领略了他对小提琴演奏的观念,以及“化繁为简”的教育方式。数次响起的克莱采尔练习曲第一课第一句、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的片段、C大调音阶听似枯燥,但传达出了他对小提琴音色的最大心得。

    祖克曼带着爽朗的笑声给我们开起了玩笑:“右手是挣钱的工具,只有好听的声音才能挣到更多的钱”。

    祖大师反复强调好的演奏来自于右手运弓。他认为我们把过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左手上。就持弓姿势这一问题,他主要强调了一下几点:整个手掌需放平,手指放松,小指不要抬起,保持一定的指间距(尤其是中指和无名指)。每个手指在运弓过程中都是非常灵活的,尤其是上弓时,手指要保持弯曲。为此他演示了一个练习:弓根处,完全以手指的伸和缩发出声音,这对练习手指的运动大有好处。与此同时,右手臂的高度不能超过弦的高度。运弓时注意弓的分配,与此同时身体要有自然的运动。

    对于运弓问题,他提出了两组关键词:CatchReleaseOutInCatch主要指起音时候,弓要“勾”住琴弦。所谓的“勾”首先需要给弓一定的压力(压力来自持弓的拱形手型),而且要有一定的起弓速度。这个过程以后,整个手臂需要完全的放松——即是release,但右手还要像平稳的刷子一般,尤其是食指的用力,拉出饱满的音色。Out指下弓时,运弓方向要往演奏者的下前方, In即是上弓时,弓往运弓的上前方。祖克曼在演示时,基本上超过弓子与琴弦形成的垂直状态。如果做到了以上两点,还要找到合适的弓弦接触点。

    他还提出了持弓手臂与琴颈形成三种主要形状:弓根时,手臂呈三角形、中弓处,手臂与琴颈呈方形,上弓处,手臂与琴颈呈钝角三角形。另外,右手运弓时的过分倾斜,会影响音量。

    所有的这些问题,都必须从最基础的练习开始,大多数小提琴练习曲教程的第一课都是弓法练习的最佳版本。如开塞、克莱采尔等等。简单的第一课中,有十几种弓法组合与节奏组合。还有音阶练习册,也将各种弓法融入各种音阶、分解和弦的组合之中。如卡尔·弗来什音阶练习曲。这些训练大家都曾练习过,但祖克曼的观念认为:不但十几岁的习琴者,需要以此来训练自己的机能,弓法练习必须持之以恒,他已经不厌其烦地练了三四十年。看来这些“枯燥”的弓法练习,类似于武林高手中的内功心法,必须天天“咀嚼”。

    当然,完美的音色是双手合作的结果。祖克曼希望演奏者们将左手手指方平一些,多用指肚触弦。左手也如右手一般始终保持卷曲,尤其是演奏泛音时,不要把所有的手指翘起。多使用手腕揉弦,指揉弦的幅度太小了。当然弓用得少时,揉弦也要相应减少。

    我在这里不知不觉就总结了一大通演奏基本原理,看来祖大师是达到他的目的了,至少对于我来说他的演奏基本原理并不陌生,而经其一番讲述,更加深入人心。在此基础上,他涉及的专门演奏处理并不多,只在风格有所偏差时提出看法。如贝多芬在小提琴作品中标记的sf往往是持续的强、德彪西小提琴奏鸣曲虽然有丰富的音乐色彩,但节奏还是要稳定。另外他谈到语言的学习有助于演奏,因为语言具有丰富的色彩。他举了广东话和普通话,不同语言带来的色彩感,能够增强我们对声音色彩的培养。有趣的是,他提到自己非常喜欢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因为其中的大部分片段能够用作音色的练习,随即演示了他的训练方法。(不知道研究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的人,是否会有哭笑不得的感慨。希望他对这部作品的喜爱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

    祖克曼在上大师课时,表情生动,言语中不乏美式幽默,不过这似乎不太“讨”大家的喜欢。他非常费解,在最后无奈的感慨,你们为什么不笑?看来国人的语境对美国幽默不太“感冒”。而且大师渴望交流的心意(他曾多次主动提出请在座各位提问题,但相应的人很少,场面比较冷),也没多少人领情,估计让他颇感郁闷。

    祖克曼的发音问题中涉及右手手型等问题的理论,可以参见面梅纽因曾经出的一本书,好像是讨论小提琴右手问题的六课练习,里面有详细的阐述。不过真要发出如他那般始终饱满、甜美的音色,只有坚持不懈的练习才能真正掌握。相信听过了他的音乐会,我们会对这位大师的话更为信服。实在是令人难忘的莫扎特《第五小提琴协奏曲》现场演奏。生动优美的音乐之中,蕴藏有丰富的语气变化,多处回弓的使用,和明显的音头。他对和声色彩的变化以音色的变化敏感地表现出来。整个音响处理得驾轻就熟。在祖克曼的带领下,乐队的演奏除了有些“赶”、木管有些差之外,表现得不错。大师的魅力在此刻完全彰显。所有听了他演奏的学生会在一段时间内贯彻他的do mi so fa mi fa re mi……

    说到最后,我想到一个问题:祖克曼的这种科学的训练方法其实已经具有一定的普及率,如果大面积普及这样的训练方法来练习音色,大家培养出相同的“音色审美标准”,演奏的“趋同性”会更加的明显。祖克曼的音色与他的同门帕尔曼就非常的相似。而除了速度外,音色是最容易为人感知的音乐演奏要素之一。我们能够轻易分辨梅纽因、西盖蒂的演奏,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们独特的音色。虽然这个所谓的“担忧”有些杞人忧天,但现今这种富有个性的似乎是“不正确的”发音音色越来越少见,是否我们在以后要寄希望于小提琴自身音色的明显差异呢?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广林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