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音乐学院2005年研究生教学工作会议专题发言

    2005年7月1日上午/教学楼小音乐厅

    音乐学系系主任韩锺恩教授:博士研究生培养的重大改革举措

     

    主席,各位嘉宾,各位代表,老师们,同学们:大家好!

        我受会议约请,就博士研究生培养的重大举措问题发言。

    上海音乐学院自2001年以来,在博士研究生培养方面根据现实需要逐渐改革,比如率先推行博导小组集体培养制度和实行博士研究生中期考核制度等等,已经走在全国同类院校前列。这次会议又针对和国外一流同类院校以及国内外一流非同类院校存在着的差距,着重在培养规格和学制方面提出改革方案,归结起来,就是质的提升与量的扩充。下面,我就这些重大改革举措的提出,谈几点个人的意见,供会议参考。

     

    一、培养规格高要求。

    在文献阅读方面,提出30+10的本领域中外文文献资料,撰写读书笔记,并接受导师及其他教学管理部门的抽查。由此,至少在数量方面有了规定。需要补充的是,导师还必须在质上予以指导和把关,就此我曾经对学生提出,这些阅读文献必须是本领域的经典性前沿性文献,而不是一般性普通读物,进而在学位论文中至少要有100篇以上的实际运用,包括音响及乐谱文献。

    在学术论文、学术报告、学位论文、学位作品,以及外语达标方面,同样提出明确的指标和要求。需要加以强调的是,博士研究生阶段的论文和作品必须达到比较高的标准,以学位论文为例,我曾经提出:

    1.选题独特(有渊源关系的学科历史,始终贯串问题意识,有稳定自足的学术立场,精心设计精益求精);

    2.文献质量(前述);

    3.界限分明(论点鲜明,论据充分,论证有力,引用、叙述、诠释、论证都必须通过严格的学术规范来加以体现);

    4.程序清晰(具有严密逻辑的变换演算1+1=2,而不是1+1=1+1的重复演算);

    5.1+1=2→1+1>2(确凿可靠的材料与充分有效的研究→据理力争的逻辑演进与强词夺理的能量跨越);

    6.形式完美(甚至不乏唯美的叙事陈述结构)。

       

       二、弹性学制方式。

    毫无疑问,要实现这样的目标,需要相应的时间保障。这次会议提出4-6年的弹性学制,并以此设定博士研究生、博士候选人、博士学位获得者三个结构层次。我的理解,就是在一个相对的平面上,按照学习和研究进程凸显出来的三个逐渐趋高的层级。应该说,这是在博士研究生整体进程中建立起来的一种阶段性激励机制。就现时而言,这一机制的建立可以解决不甚理想的严进宽出状态。从长远看,则这一机制的运转可望从根本上改变教学性知识摄入→研究性学科增长的转型、消费性人才培养→生产性人才培养的转型。由此基础,便可合理配置并有机整合现有的教学与科研资源,并在稳步有序长效常态协调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积极地不断地去推进理论创新以及相应的制度创新。

     

    三、充分认识并进一步明确研究生培养工作的性质与任务。

    今年5月中旬,我院10名教职员工前往北京参加全国音乐学专业研究生教学工作会议,与全国同行一起探讨有关问题,取得了十分积极的成果。时隔一个月余,我们再次就研究生教学工作问题进行讨论,应该说,这对我们全院以及具体系科的今后工作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现在,我认为主要的问题是:如何在现有的基础上成就高端顶尖人才?

    按理说,高端学历是一条类似独木桥的路径,现在变得如此拥挤,包括目前普遍存在着的对博士后科研工作非学历教育性质的误解,其实,都是不太正常的现象。

    当下社会,无论是强调高端统领的国际语境,还是鼓动先进生产力的中国特色,以及坚持创造卓越的上海精神,基本上有一条红线贯穿在人才策略当中,甚至于在一些高校和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几乎达到了强力弥漫与激情洋溢的程度。那么,如何在我们音乐学院这样一个小小的人才培养基地当中,源源不断地成就一批批出类拔萃的高端人才呢?

    俗话说:少而精。也许,就这三个字道出了所有可能性的一个基本原点。其实,道理十分简单,尖子是不可能出现在茫茫人海之中的,就像在经济上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之后才有第二步达到共同富裕一样。这样说决不是嫌贫爱富,忽视大众。况且,音乐学院本身就不是一个普及音乐教育的平民学校。因此,精益求精是我们的既定目标。如同作业不可粗糙一样,育人也不能出次品出赝品。我们在研究生的培养问题上,只有不断地提高与提炼,而不存在普及与铺张的问题。高端人才是稀有的,惟有进入前沿并及至顶尖,才可能与真知灼见相遇。因此,决不能仅仅考虑市场和就业,更不能迁就一般的社会世态去大批量地、不负责任地发放甚至印制学位绿卡。应该十分明确,研究生培养除了人才的自我成就以外,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事关我们音乐事业发展的最根本的结构保障。于是,我们的任务就应该始终立足在这样的基点上:依托精英,打造精品,提炼精华。

    具体而言,就是从本科开始搭建学科梯队,充分利用大学本科、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以及博士后科研的长时段空间。具体要求:在本科阶段,学生应该尽可能完成基础知识+局部细节的作业;在硕士研究生阶段,学生应该尽可能完成深度理念+整体布局的作业;在博士研究生阶段,学生应该尽可能完成原创意识+结构自足的作业;除此之外,博士后科研阶段,研究者则应该尽可能达到产学研合体的要求。当然,在这样一个长时段过程当中,中段分流、交叉嫁接以及末尾淘汰是必然的。然而,对于我们学院来说,又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同样是不容忽视的,这就是:如何在不断优化人才结构的长时段进程中尽可能避免直系的近亲繁衍问题。

    学院体制是一个社会进入现代化历史进程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因此就眼下来说,它应该是一种进步的标帜。但是历史地看,尤其对个人发展而言,它却同样难以退却保守的性能。那么,就音乐学院来说,又如何在这样一堵保守的围墙当中去滋养和成就一批批最最讲究自由个性的人才呢?这本身就是一个需要我们进入到更深层次去进行研究和探讨的重大命题。

    以上所说不当之处,敬请批评!谢谢大家!

     

     

    2005/6/28

    写在沪西新梅公寓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hilip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