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主持人萧梅教授

     

    下午1330分,来自贵州的侗族专家吴定国老师,为上海音乐学院的师生带来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讲座。讲座题为侗族大歌­——和平与友谊的心声》,除对侗族地理、历史、文化概况,即侗族大歌的简单介绍外,讲座的主体共分为七个部分,分别讲解侗族的歌的流传地区、演唱时令、基本组织、传承人物、传承方式、音乐结构、曲目分类。大歌流传的地区,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从未发生过家族之间、村寨之间、及与其他民族之间的战争。讲座中,大家能够深刻体会,这样一种以稻作时间密切相联,承载着文化传承任务,同时也作为侗族人特殊生活方式的歌种,确是和平与友谊的使者,在侗寨间传递着人们平等、自由、友爱的生活理念。

     

                                  讲座中的吴定国老师

    其中一些关于侗族大歌的细节,特别令笔者震撼和感动。如每个歌队中,都有起歌者,侗语称“起嘎”,对起嘎的要求,不但要有良好的记忆力,和灵活的应对能力,还需要有比较富裕的生活条件,因为歌队的成员通常要去起嘎家里练歌,起嘎在组织练歌的同时,还要同时负责招待歌队的成员。这种朴实自然的贫富观念,和人与人之间友善的关系,使生活于烦躁都市的笔者,如内心流入一缕甘泉。再如侗歌的音域很窄,多在九度之间,音程的进行也很简单,最典型的进行方式就是三度与二度的结合,这是因为侗族大歌的真谛不是以高难度的技巧取胜,而是让每一个侗家人都能参与其中,而大歌正是以“和谐”的力量震慑人心。

     

    在介绍侗族大歌中的“伦理歌”时,吴定国老师介绍了一首“劝人唱歌”的伦理歌,说明唱歌不仅是侗人的爱好,更是侗人对自身的期望、要求和检验标准。然而这样已经与侗民族浑然一体的艺术方式,也面临着现代化的挑战。侗族大歌的流传地区日益缩小,歌师的年龄段也逐渐加大,侗族大歌正在遭遇后继乏人的危机。这不禁让笔者及在座的师生甚为忧心。而面对我院萧梅教授,关于此次的演出团如何看待现代音乐会的问题,吴定国老师回答,传统音乐不应该排斥现代化的尝试和改造,而比较极端的改造可能只能出现在大城市的音乐厅中,民间接受可能还需要时间。也许这就是一个民间学者的心声,我们作为侗家文化的局外人,不断地讨论如何保护文化生态的问题,而生长于那山、那水的侗家人,则以自己的方式,平静地生活、平静地接受外来文化的冲击、平静地继续歌唱。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梦泽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