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黔东南——上海音乐学院苗侗音乐周”第五天(08.5.30)活动综述

     

    同学甲:侗文化受外来文化影响一致侗歌受影响最深的是什么?体现在哪里?

     

    老师:从目前保存的状况来说并无太大影响,但作为传承来说就有问题。现在侗族年轻人在校读书、外出打工等,家家户户有电视,学生还接触了电脑,这对侗歌就意味着人员的流失,以往侗族“老人教歌,小孩学歌,青年常歌”的侗歌传承体系遭到侵蚀,而且由于他们的业余生活的丰富与多样,爱好侗歌的年轻人就少了。

     

        所以我认为要发展地保存侗歌,自寻出路。比如侗族琵琶大琵琶是最初严肃的乐器,而小琵琶是有娱乐性的,但它绝对不能拿到鼓楼里去弹,青年男女玩小琵琶是“偷玩”,虽然长辈清楚青年人在玩小琵琶,但传统就是这样,他们也是这样过来的。但如今为了推广侗文化,让其他民族也了解侗族琵琶,小琵琶被搬上了舞台,原先在鼓楼里坐唱的形式在台上都改成了站唱等等,所以我们力求在发展中找传承。

     

     

     

    同学乙:侗歌教学方式是怎样的?

     

    老师:我们当地人不认为教侗歌是教育,就是一种传统的必须。在我们的观念中就是“老人教歌、小孩学歌、青年唱歌”,用的是口传心授。

     

     

     

    同学丙:洪州琵琶的假嗓音的具体技法是什么?

     

    老师:这是特殊的地域性造成的,我曾经学过,学不会,唱了一个音,第二天嗓子就哑了,但她们能一直唱一整晚,嗓子也很好,而且旋律细腻好听,这是没有办法解释的。

     

    同学丙:那和他们的语言有关系吧?

     

    老师:当然,当然,有非常大的关系。他们的音都是游移的,就是因为口语化的原因。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姜太公钓鱼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