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

    现代与后现代论域中的音乐人类学问题研究课题小组

    的会议综述

    上海音乐学院博士研究生、工作小组学术秘书崔莹)

     

    时间:2007122日星期日上午九点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图书馆623

    主持人:韩锺恩教授

    出席人员: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中国音乐史与音乐人类学专业)

    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杨燕迪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 (西方音乐史与音乐美学专业)

    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韩锺恩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 (音乐美学专业)

             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  (音乐人类学专业)

             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汤亚汀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 

    (音乐人类学专业)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音乐美学专业) 

             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管建华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音乐人类学专业)

    杨乃乔   复旦大学教授

    (比较文学与比较诗学专业)   

    以及上海音乐学院相关专业和领域的硕士、博士研究生共20余人

     

      

    2007122,在我校图书馆623召开了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关于现代与后现代论域中的音乐人类学问题研究课题小组会议。这次会议由韩锺恩教授主持。会议第一项,上海音乐学院E-研究院负责人洛秦教授向与会人员介绍了E-研究院的具体情况及具体实施状况。洛秦教授说:‘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是由上海市教委主办,2003年启动的科研重点项目。所谓E-研究院,它最不同于普通重点学科和科研的特点就是它的虚拟性,其主旨是:真正脱离传统科研行政体制,由科学家自己来主持所有行政项目及人事制度,用现代化的手段,请来本学科中最优秀的专家,采用虚体实做的方法研究课题。我们的研究已有三年的时间了,效果非常好,同时也产生了相当优秀的学术成果。那么,我们这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根据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总体建设计划实施情况,将现代与后现代论域中的音乐人类学问题研究作为E-研究院总课题下的一个子课题来研究,这一研究将在总体建设的第二阶段启动并实施。”

    会议第二项,韩锺恩教授做主题发言。主要从三个方面介绍了此次会议研究课题的情况。首先,是对已有的研究成果的简单回顾,由于西方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影响,使得西方学术思维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并且这种思潮也影响到了我国的学术研究,特别是音乐人类学领域,因此此课题的研究是相当迫切的,也是十分必要的。在我国,20世纪80年代后期就已经开始引进有关后现代概念与观念,90年代上半期在思想文化学界中关于后现代的理论出现众声喧哗的现象,90年代中后期逐渐出现相关后现代音乐问题的独特声音,而跨世纪之后则呈现为现代性问题与后现代问题并行思考的局面。其次,是对E-研究院第二阶段行动计划的发展进程提出了大纲性的草案,即依托此课题建立工作小组,进行年度聚会,策划工作与研讨问题。具体步骤如下:

    2008年:编辑出版已有学术成果,收集整理相关音乐人类学问题的资料,择时与国家重点学科当代音乐文化批评合力,设计有规模成系统的研究项目,组织系列专题演讲。

    2009年:确定研究课题与研究生学位论文选题相结合,资料数据库以及网络建设,举行重点专题论坛与大师班教研活动(类似学术周形式)。

    2010年:撰写出版个人专著,举办全国性学术研讨会。

    最后,韩锺恩教授进一步提出此课题操作层面的可行性分析,即在人员结构上,继续延用E-研究院的研究模式,基本依托工作小组,不同项目建设期限时间节点同步(20082010),不同项目课题资源合理配置,不同成果形式以及活动方式互补,不同经费来源共同支撑。

     

    会议第三项,韩锺恩教授确定此次会议的任务是进一步交流相关课题研究意向,设定研究程序,具体落实研究责任。至此,与会专家和教授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讨论焦点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在此课题研究的具体操作层面上,提出能否将科研与教学相结合,课题研究与学生论文相结合的建议。杨燕迪教授和洛秦教授都提出相关意见。萧梅教授还提出在校内关于后现代课题的学校内部交流不够,能否通过此课题研究,并以读书会或交流辩论会形式拉动学院学生与学生之间,学生与老师之间的更多交流。

    二、在此课题的研究过程中,希望促进音乐学界与其他人文学科之间的交流,从而掌握较为前沿的人文知识,打破现有封闭状态。南京师范大学管建华教授认为音乐学界对于此课题相对封闭,并且研究也与普通人文学科的前沿研究相差甚远,希望音乐研究能够与人文学院的研究有一定的互动,打破音乐界的封闭状态。洛秦老师也十分赞同,认为由于音乐的特殊性,音乐中的确存在较为封闭的现象,人文思考方面相对较弱,E-研究院也一直致力于通过对音乐人类学的研究,能够进一步扩大研究视野,从而带动整个音乐学界的发展。对于后现代问题虽然已经产生影响,但是体系化的梳理还不够,希望能够进一步推动。

    三、对此项课题提出具体的研究视域。汤亚汀教授认为我们当前首要任务可以把现有的翻译,论文,相关介绍等材料先整理结集出版,然后根据音乐人类学的发展,从70年代,80年代思潮开始研究转入后现代。关于此项课题的研究,汤亚汀教授根据国外音乐人类学研究状况提供了十一项视域,认为这些都是很好的研究角度。它包括:民族志的新表征和新写作;法国哲学;西方马克思主义;英美文化批评;性别研究;城市地理学;拉康的精神分析;接受美学;结构主义;符号学;现代性问题。同时,复旦大学的杨乃乔教授也十分认可汤亚汀教授的看法,并且还补充到后殖民理论的引进也是十分必要的。另外,萧梅教授也提出了具体的研究论域,即关于非物质遗产保护批判的问题需要加以重视和研究。韩锺恩教授在会上也提出,后现代的音乐教育和当代音乐研究两个角度是现阶段比较具体,且具有可操作性的研究。

    四、在研究此课题的过程中,怎样将国外的后现代理论真正运用在我国的音乐现象和实践上,而不产生误读或过度诠释的问题。以及,在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影响下,我们能不能找到中国自己的研究方式的问题。复旦大学的杨乃乔教授认为:当我们提取后现代主义理论,特别是在汉语语境下提取这些思潮理论指向音乐现象时,我们怎样在避免“误读”或“过度诠释”的前提下,真正把这些理论转化为一种准确的,有效的批评理论话语的问题是我们研究的目标。

    中央音乐学院的宋瑾教授也提出自己的看法,认为在我国不管是音乐本身还是音乐学,基本上是西方化的,那么,我们中国的当代学者到底给中国贡献了什么?在引进和研究西方思潮的同时,我们是否也要思考自己的问题。作曲家认为迄今还没有找到自己的音乐语言。我们的音乐学学科也都来自西方,如今我们也处于同样的境地。现在我们常常用西方的现代理论来否定西方的传统理论。但就是没有我们自己的理论。因此我希望能获得自己的理论。我所提出的中性化问题,就是源于这样的思考。我想,如果我们还能进一步做出独创性研究,那将为我国和世界学术做出更大贡献。

    萧梅教授也针对此问题提出了比较明确的看法:在E-研究院的研究中我们一直试图以中国本土的个案为对象进行研究积累,一定程度后希望能够得出中国自己对音乐人类学的独特解释。因此,在进行此项课题引进和研究时,我希望能够多考虑中国的个案和中国传统音乐,从而使这些理论及方法与中国的情况能够得到更好的整合。

    杨燕迪教授也提出相关论述:认为一方面目前中国的情况是音乐学界对西方的了解严重滞后,我们所作的翻译是远远不够的,而且只靠读翻译文本也是不够的,自己直接阅读原文从原文中汲取西方思想才是更重要的。另一方面,在引进西学的情况下,一定要针对中国本身,并且进一步消化。因为由于中国文化的特殊性使得它的现代性转型与西方是完全不同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当带着中国自己的问题去观照西方理论。

    管建华教授也认为,这个问题是中国现代学术研究的重要问题,在中国学界,应当出现“他者”的声音,西方的学术研究已经由逻辑学转向文化批判,这给我们反思自己的文化提供了一个有效的切入点,我们的文化需要有一个自我的他者,通过引进后殖民理论,并且作真正的比较研究,打通中西,显示自己的存在,反过来以我们自己的文化方式来看西方。就像西方实验民族志对西方的颠覆一样,中国人也应当有“他者”的声音,以“他者”的维度与西方站在一个平台上互为阐释。

    杨乃乔教授十分赞同管教授的看法,并且从比较诗学的角度对中西比较研究方法作了进一步阐释,认为,比较研究中的所谓“比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并置对比,而是一种从不同文化背景出发,不同文化视域的比较研究方法。因此,把这种研究方法运用到我国现阶段的学术研究中是相当必要的。

    洛秦教授最后总结到:E-研究院的研究一直致力于如何把已经成熟的音乐人类学的经典成果引进过来,以及这些经典对音乐学产生的作用怎样实施到中国来?如何把这些思想和手段实施安放在中国经验的思路上做,音乐人类学的思考如何落实到中国的实践上来等问题的研究。因此,在这项课题的研究中我认为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研究:1、如何理解解读西方关于音乐的理论思潮。2、如何把这样的理论落实到个案中来研究。而且如果这两个层面能够并行研究就会给我们带来更好的学术成果。

    五、关于此课题的可操作层面的问题。洛秦教授提出,在课题的具体细部研究中主要可从这样三个层面进行研究和思考:第一个层面是整理层面的研究,即梳理,回顾已有的研究成果及理论文献;第二个层面是复制层面的研究,即由于我国的西方化程度,使得我们只能以西方的体系为参照物,这是我们无法脱离的,因此,我们仍然要引进西方的思想和理论来丰富自己。第三个层面是创新层面的研究,即当代西方对自身的反思和颠覆,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考虑自身问题的很好的切入点,因此,这一时期为中国能够反观自身,提供了非常好的机遇。也就是说,这一层面的研究重点主要是关于中国如何在新的语境下重建自身找回自我的问题研究。

    会议最后,韩锺恩教授对各位教授的发言作了总结,一方面确定具体课题。希望小组成员能够从后现代的多元角度对以下具体课题进行深入的研究:音乐教育问题;当代音乐问题;传统音乐变迁问题;非物质遗产保护批判问题。另一方面确定课题研究具体操作办法:

    1、  进一步确立核心小组成员,年底之前请各位成员给出相关研究意向的报告。

    2、  整理已有相关课题的资料,文献,并编纂出版。

    3、  继续引进国外相关课题研究,拓宽研究视野。

    4、  在引进国外理论的同时,修正自身,创造出适合我国实际的研究成果,提出我们自己的看法。

    5、  编纂具有中心议题的专项研究论文集。

    这次会议中各位专家讨论相当热烈,为我们与会的相关专业研究生提供了多元化的研究视角和学习方法,特别是在打开研究思路上,同学们获益良多。最后,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会议圆满结束。

     

    会议剪影:

     

     

     

     

     

    分享到:


  • 文章录入:海天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