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嘉宾:赵宋光(前星海音乐学院院长、上海音乐学院客座教授)

        间:2006125 1900-2130

        点:上海音乐学院图书馆大楼623

    策    划:杨  健(上海音乐学院西方音乐史方向2004级博士研究生)

              吴  佳(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美学方向2005级博士研究生)

    本期主持:徐昭宇(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美学方向2005级博士研究生)

    武文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美学方向2006级博士研究生)

    共同访谈:于  亮(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美学方向2005级硕士研究生)

    欧阳佳沁(上海音乐学院西方音乐史方向2005级硕士研究生)

    摄    像:谢  莉(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2005级本科生)

    后期整理:徐昭宇、武文华

     

     

    赵宋光简介:

     

    男,1931年生于浙江湖州,原籍江苏松江。1949年入北京大学哲学系,师从贺麟。1951年转学入燕京大学音乐系,师从许勇三。1952年院系调整并入中央音乐学院理论作曲系,师从江文也。1954年毕业。1956年赴东柏林进修音乐物理,师从密特拉赫尔。1980年赴西德考察教育。长期任教于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1984年-1990年任广东省星海音乐学院院长,兼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兼职副研究员、中国大百科全书音乐舞蹈卷编辑委员会副主任、国家教委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兼职研究员。1990-1995年任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主席、广东省政协委员。1995至今工作于广东省星海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曾先后当选为中国传统音乐学会副会长、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学会常务理事、律学学会会长、音乐治疗学会副理事长、音乐美学学会会长。

     

    200511月受聘上海音乐学院客座教授。

     

    主要成就:60年代研究认识论与儿童认知心理学。70年代设计“综合构建数学教学法”,并于1978-1983年亲自在北京市育民小学实验班执教。1988-1993年担任国家教委级重点科研课题“综合构建教育新体系的研究与实验”负责人。1993年该课题通过专家鉴定,并给予高度评价。先后发表论着《论五度相生调式体系》、《关于民族调式和声的一些理论问题》、《关于和声的民族特点问题》、《论音乐的形象性》、《数在音乐表现手段中的意义》、《论从猿到人的过渡期》、《论美育的功能》、《从感性认识向理性认识飞跃的奥秘》、《让哲学思维在领域的体系中熔炼凝聚》、《数学教学方法新探》、《中学物理化学传统教材学科逻辑结构中的问题及其现代化改造》、《从未来教育工程谈课内实践环节》、《天球十八视域》、《黄河河套双主槽绿化工程刍议》、《三门峡库区暨小北干流一体化治理构想》、《从乐教的现代复兴求民族神韵的长存》、《改革国民音乐教育的九点建议》、《综合构建幼儿数学教师手册》、《发挥四方阵与质因积的学习心理优势,启动基础数学教育的深度更新》。又发表为99首蒙古族民歌编配的钢琴伴奏谱。

     

     

    摘要:

    被美术生吓跑后的离奇求学经历
    我到中央音乐学院就是有了燕京大学这个中转站......先到师大看了的,但是看到的都是美术系的(大家大笑),觉得印象比较差,觉得那些人不关心国家的政治、不关心国家的命运,还是很仰慕北京大学的传统,所以就上了北大。

    “草原情结”与黄河
    蒙古族这种宣叙调产生了这样的旋律传统,所以有很多民间的曲调保留了这种和生活、内心情感有血肉的联系,深深地扣在一起。这些歌曲大都没有进入商业,不作为谋生的工具,也不作为买卖的手段,仍然保留音乐所需要的那种精神内涵,没有被商业污染、低贱化......黄河经常是把草原吃掉,吃掉以后就闹灾。

    大美学家教育家眼里的超女
    “超女”我一个也不认识,她们的演出我一次也没看过......这是一种少女如何被引导到出名、出风头,寻得她少年时代的价值,整个过程我不是很了解,但我认为这对孩子的成长是很大的冲击,它并不在正道上,它追求的东西并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

     

    婚姻爱情:奇妙的和谐
    养生秘诀就是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生气......这是要批准的嘛,两个人都是党员,结婚是要党组织批准的......当时她写了一个歌,歌词是“列车在轻轻摇荡”,我为她修改了,并为她配了伴奏,后来参加比赛后得了个一等奖。但是谁也不知道是我给她改的,也不知道是我给她写的伴奏,今天这也是第一次公开。

     

    “冲上山顶跳崖”的现代音乐
    就是一种造反派,不光是我们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有一个造反派,欧洲一直是有一个造反派的......我把它叫做“以毒攻毒”,能不能攻得了毒还是双重的毒,一百年后大家就看得比较清楚了。

     

    致年轻学子
    没有一种文化传承的意识,许多现象都是最短命的时髦,例如你们所说的超女,是自然会被历史淘汰掉的,“大浪淘沙”,留下来的才是好的,所以应该有传承意识,并在这个基础上把人文、美学、技法等结合好、兼通,我对青年人的希望就是这样。

     

    [1] [2] [3] [4]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Pablo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