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音乐研究中若干有争议的理论问题”讲座综述

     

     

    20061129晚六点至七点半,由上海市第二期重点学科音乐文化史特色学科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共同主办的上音第66期音乐学学术论坛“中国古代音乐研究中若干有争议的理论问题”在上音教学大楼208室举行。此次讲座由上音客座教授赵宋光先生与上音教授陈应时先生共同主讲。讲座主要围绕中国古代音乐研究中五个有争议的理论问题展开,具体如下:

     

    一、曾侯乙编钟是一套钟还是几套钟并置

     

    赵、教授首先列举了1979年《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发掘简报》、1984年《中国音乐词典》、1989年《中国大百科全书》“音乐舞蹈卷中所采用的曾侯乙墓编钟“一套说”,后以1985年李纯一《曾侯乙墓编钟的编次和乐悬》与1999年李淑芬《从乐律铭文看曾侯乙编钟的构成》两文为例,分别从编钟形制、编列、音阶、正侧鼓音音程关系等角度阐述了曾候乙编钟“五套说”与“四套说”的理论依据。

     

    二、《淮南子》律数属哪一种律制

     

    教授首先援引《淮南子·天文训》中对于十二律的记载,指出其中各律的律数之间存在着5 4 4 4 4 3 3 3 3 3 3的间差数列,并以仲吕为分界线,之前各律数分别为4×(19:18 :17:16:15 ),之后则为3× (20:19:18:17:16:15:14)。此后又介绍了郑荣达、吴南薰、Walter Kaufmann三位学者对此问题的看法:先生在《淮南律辩》中认为,淮南律乃在三分损益十二律的约率基础上加以适当调整之律;先生的《律学会通》虽注意到十二律相邻律数之差存在 543的现象,但未说明其是否合于某种律学规律,并认为《淮南子》律数暗示着纯律;美国学者瓦·考夫曼(Walter Kaufmann)Musical Notations of the Orient(《东洋音乐记谱法》)也注意到了《淮南子》律数中的规律,并把《淮南子》律数自黄钟至姑洗五律各乘500,自蕤宾至应钟七律各乘1000,然后将十二律所得之积各除74 9之后得出了各律商数和余数相同的结果。

     

    三、唐代的燕乐二十八调是四宫七调还是“七宫四调”

     

    两位教授从唐代“别乐识五音轮二十八调图”中 “羽七调”、“角七调”、“宫七调”、“商七调”的记载谈起,依次回顾了凌廷堪先生《燕乐考原》中的“四宫七调”、林谦三先生《隋唐燕乐调研究》与钱仁康">钱仁康先生“宫调辨歧”对凌氏说法之批判、杨荫浏《中国古代音乐史稿》中燕乐四宫说的提出、黄翔鹏“唐燕乐四宫问题的实践意义”中“燕乐‘四宫’说的再次提出和被肯定 ”、《中国音乐词典》“燕乐二十八调”条目中“四均七调”与“七均四调”的并存、刘勇“《辽史·乐志》中的‘四旦’是四宫吗?”中的“七宫四调说”、杨善武“《辽史·乐志》中的‘四旦’不是四宫”中的“四旦非四宫说”、陈应时“燕乐‘四宫’说的来龙去脉”对燕乐“四宫”说形成的背景材料的分析、郑祖襄“是提出‘四宫’,又自我否定了吗”为杨荫浏“四宫”说的辩护、陈应时“燕乐调若干问题探讨”对于燕乐调研究中的若干问题的探讨、陈应时“燕乐‘四宫’说的三错”对于燕乐“四宫说”错误来源的分析等数篇关于此问题的文论。

     

    四、关于敦煌乐谱中的节拍节奏符号

     

    教授以敦煌乐谱中三个符号为例,依次介绍了林谦三先生的“太鼓拍子、小拍子、停弹(1938);太鼓拍子、返拨、停弹(1955) ”、叶栋先生“板、眼、延长”、何昌林先生“三点水、眼、延长”、赵晓生">赵晓生先生“长顿、短顿、延长”、陈应时先生“拍、敦、掣、住”、席臻贯先生“句号、掣、延长”六种解译方法,并以“慢曲子西江月”乐谱为例,呈示了不同解译方式所产生的差异。

     

    五、关于

     

    教授从朱熹《朱文公文集》卷44《答蔡季通书》“‘变’当是变徵,‘闰’当是变宫耳”的记载出发,以《宋史》、《词源》、《事林广记》中对于“变”、“闰”的记载为基础,引述了林谦三《隋唐燕乐调研究》、王光祈“燕乐二十八调”、钱仁康“宫调辨歧”、杨荫浏《中国音乐史纲》“俗乐音阶形式”、杨荫浏《中国古代音乐史稿》、黎英海《汉族调式及其和声》、李重光《音乐理论基础》、陈应时“‘变’和‘闰’是清角和清羽吗”、《中国音乐词典》“闰”条目、黄翔鹏“中国传统乐学基本理论的若干简要提示”、陈应时“再谈‘变’和‘闰’”、缪天瑞《音乐百科词典》中的“变”“闰”条目、童忠良《基本乐理教程》、童忠良胡丽玲《乐理大全》、童忠良等《中国传统乐学》、夏承焘 吴熊和《读词常识》、吴丈蜀《词学概说》等文论中对于“变”与“闰”的解释等,并指出:目前教科书中所流行的“闰”为“清羽”的理论始自王光祈,这一谬误在今天有待澄清。

     

     

    讲座之后,赵宋光、陈应时两位教授就在座的赵维平">赵维平老师、杨燕迪">杨燕迪老师、郭淑荟老师、赵玉卿、漆明镜等同学提出的“曾侯乙编钟的套数”、“曾候乙编钟及中国古代编钟发展背后的文化动因”、“《淮南子》中的‘应钟’‘夹钟’二律的特殊约律是否刻意为之”、“敦煌琵琶谱中的‘掣拍说’能否应用于五弦琵琶”等问题做了详尽的解释,现场讨论热烈,相关影像资料请见网页链接。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一蓑烟雨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