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讲:卡农  

    这一讲的卡农,是指的中世纪晚期的模仿复调音乐。当今的“卡农”一词主要指一种含有多个声部并错位唱出同一旋律不同部分的音乐形式。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卡农”一词的含义是“规则”。它作为一个术语或是符号,指示着演绎乐曲的法则。这一指示有时像字谜一样,尝尝隐喻着某种需要猜测的形式。这一时期的卡农存在很多可能,例如同度卡农,还有三度、五度和八度等等。  

    接下来给大家介绍了一些著名卡农的音乐例子,及其记谱法的独特之处。首先是一首中世纪英国民歌《夏天来了》。这首乐曲是一首六声部循环卡农,这一类型被称为“霍塔”:其中四个声部按照卡农形态出现,而两个外声部则作为“音脚”(指较低音域的作为固定调出现的声部)。但在谱面上,却只有两个声部:高声部和音脚。而如果按照卡农的指示来演唱各个声部,就可以得到全部的多声效果了。其实,卡农是一种简单的行进音乐,最常用于口头即兴咏唱。后来,它越来越复杂化,最终发展为一种文本化的音乐谜语游戏,以及最终的复杂艺术作品。其实,将同一旋律的各个部分错位叠置涉及到许多技术。比如,可以是各声部以不同的速度演唱同一旋律(比例卡农),或者是倒影,或者是逆行。。。。。。直到14世纪晚期,卡农中的各声部还是以同度音程出现,而此后,又有不同的音程——五度、四度以及三度。有不少作曲家在写作卡农时也偏好将上述手法融合在一起加以运用。  

    从12世纪晚期至14世纪初期节奏记写方式的演进,为作曲实践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这时候的谱子本身已经成为了一种作品。并且,这些作品变得越来越个性化,作曲者对于作品的形态塑造来说越来越重要了。  
    这里有两个著名的例子:博德·科尔迪耶的“心型”音乐《绝顶之智》和“圆圈”音乐《全靠罗盘》。《绝顶之智》不是一首严格意义上的卡农,但却是一个视觉音乐的典范之作,图示成为了这个作品的一个有机成分。正如图片所展示的,高声部是心型的,下方的第一个旋律是固定声部,第二个旋律是固定对应声部。音乐的类型是一首回旋歌,这是一种含有叠句的格律诗,其文本见于乐谱的下方。  

    博德·科尔迪耶的《全靠罗盘》是另一个图象化写作的例子。音乐是卡农的形态:内圈是固定声部,外圈则包含两个上方声部:虽然只有一个被记写下来,但根据指示需要以模仿的手法造成卡农。文本清楚地说明:第二声部在三拍后进入。作曲家的手法十分考究:演绎者必须首先熟悉歌词并明白其用意,才能发现卡农的曲式结构。左上方的圆圈是回旋诗的文本,而其他小圈里的文字则指示了这首歌曲的结构。如果我们更加仔细地审视乐谱,我们会重新发现含有分开的声部和歌词的传统的页面布局。我们还发现了更多的字谜,这个用来替代“心”这个词的心型图案,正是作曲家在其作品中自我宣示的手段;还有那首关于智慧的诗作的藏头手法。另一种体现作曲家自我意识的手法,是在罗盘一诗中我们可以读到“博德·科尔迪耶大师自名”的话。可见,作曲家的地位在不断变化,而且越来越重要。并且,这一时期,“心”的象征意味十分重要。在中世纪的医学观念中心脏是最重要的器官,同时也是人的内心和神爱的象征。因此,这些图象代表了14世纪末至15世纪初复调音乐的基本面貌:作者意识的萌生和对于文本式作曲实践的思考。  

    另外一个例子,是一首画着竖琴的曲子。这个例子也展现了谱子是整个曲子的一部分。整个音乐写在由九条线上,而这整个四个系统构成了器乐的和弦。这是一首五度比例卡农,它的两个声部用了不同的节奏:即同一个旋律用不同的速度。文字部分,再一次解释了如何演唱两个声部:成五度关系,并给予两种速度。这样以不同音高和速度的技术来构成了整个卡农。  

    最后给的例子是一首双循环卡农的作品:两个已标记的声部各自都有一个卡农模仿声部,这就形成了一首四声部的曲子。歌词讲的有关英国的一个皇室家庭,其徽标是一朵玫瑰。  

    所有讲座结束之后,四位音乐家于10月27日晚在上海音乐学院北楼报告厅给大家带来了一场中世纪名作的音乐会。整场音乐会紧紧围绕中世纪的一种宇宙、音乐以及数字象征之间的紧密和谐关系,分别通过演奏五组表达圣神之轮、数理之轮和命运之轮的作品,给大家呈现了一场缤彩纷呈的中世纪盛宴。演出的最后,由参加整个系列工作坊的同学们和四位音乐家一起演奏了英国中世纪名曲《夏天来了》,同时还加入了中国笛子的声部,既展现了系列工作坊带来的成果,也给所有的听众带来了一个惊喜。  

     

    上一页  [1] [2] [3] [4] [5]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银弦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