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三:圣母院乐派的奥尔加农  

    这一讲主要介绍了中世纪在巴黎圣母院兴起的奥尔加农创作。  

    首先,当时的历史背景。当1163年巴黎圣母院刚开始建造的时候,巴黎正是欧洲的文化中心。从西岱岛附近开始,至圣·维克托修道院,以及“大学院”(是之后索邦大学的前身),都是由罗伯特·德·索尔邦司铎在这一区域进行修建的,并以此为中心的区域辐射周围。整个欧洲的学生蜂拥而至,然后再回到他们的地区,从而传播了那些他们在巴黎所获得的知识和教育。与此同时,一位来自英国的音乐家,于1275年组织了大量的音乐活动,给大教堂带来了生机。在这时的一位匿名者传记中出现了“圣母院乐派”的概念,这也是西方音乐史中最纷乱的时期之一:即标志着有量节奏的浮雕时代来临了。据说,这是一本收录了从12世纪末至13世纪初在巴黎圣母院创作的复调歌曲集。这本手稿最开始是丢失了,幸运的是后来又保存下来了三本重要的手稿,都是这本手稿里曲目的编译版本。从这之中我们可以看出,需要研究这以音乐现象的三个基本文献资料:手稿、《梵蒂冈条约》和理论家的著作。其中,两位十分出名的作曲家莱奥南和佩罗坦的作品在Magnus Liber Organi中也有出现。  

    其次,奥尔加农的出现。复调音乐实在宗教音乐中发展起来的,是为了对宗教仪式歌曲进行修饰。起始部分一般都是素歌,之后对其进行复调性地修饰。为了更好地进行实践,从9世纪至13世纪起,开始使用“奥尔加农”这一术语。这都是一些独唱的格里高利圣咏加入了复调声部而形成的。合唱团部分仍然是齐唱,只不过在真个礼拜仪式中,复调和独唱之间进行了轮唱。这种音乐实践首先是即兴的,我们称之为“chant sur le livre”,其记载资料甚至可以追溯到最早的11世纪。其中出现了很多有关对位的论述,可以视为一种指导,用以在素歌之上进行第二声部的即兴创作。  

    第三,莱奥南风格的二声部奥尔加农。在罗马梵蒂冈教廷图书馆中收藏着一本《来自梵蒂冈的论述》,其中收录了很多莱奥南风格的二声部奥尔加农。莱奥南,于12世纪的最后二十多年活跃于巴黎圣母院,进行着二声部奥尔加农的创作。《来自梵蒂冈的论述》是一本对12世纪末风格形成十分有意义的文献资料。它陈述了对位的三十一个规则,并举以很多音乐里子。为了更好地感知奥尔加农风格,Esther带领大家一起试着演唱了其中的一些部分。  

    第四,规则的简单解释。这里挑选了一些简单规则作为举例,让大家对《来自梵蒂冈的论述》一书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第一规则:如果演唱声部旋律呈二度,奥尔加农声部从八度音程开始,那么奥尔加农旋律声部需要下行三度,以构成五度音程。另外,同样的情况,奥尔加农旋律声部也可以大跳至和演唱声部旋律同度(之后,Esther给大家演唱了与规则相对应的音乐例子)。再举一个规律,这里的演唱声部旋律呈同度行进。如果开始时的奥尔加农声部和演唱声部呈同度,那么奥尔加农声部旋律需要上行五度,以形成五度音程。如果开始时的奥尔加农声部和演唱声部呈五度音程关系,那么奥尔加农声部需要呈四度上行以形成八度音程,等等。之后,每讲解一个规则,就给大家演唱相对应的音乐例子。总结:在所有规则和例子讲解完之后,我们可以观察到,即兴声部(即奥尔加农声部)在同度、五度和八度,这三种音程出现时是置于素歌上方的。这一时期的这些音程,被认为是协和音程。并且,演唱声部被拉长了,这样奥尔加农声部就能以自由的节奏,对这些协和音程的装饰音进行修饰了。在《来自梵蒂冈的论述》一书中列举了充分的音乐例子,展示了从5个音到30个音以用来修饰素歌中单音的装饰音技术。这些装饰音通常都是连音,但有时也有停顿和重复。在长句子中,我们通常使用旋律形态来进行装饰。  

    第五、节奏模式。当机械钟被发明出来的时候,时间便成为了可度量的,而就在同一时期,规律性节奏型也第一次出现了,或许这是某一种巧合呢?这一时期的音乐时间被划分为两种时值:长音(用L表示,即现代的四分音符)和短音(用B表示,即现代的八分音符)。这两种时值组合成了一种三拍子的节奏型,这同时也是一种对圣三一的象征。(即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长短音所组成的六种节奏模式分别是:LB,BL,LBB,BBL,LL,BBB。其中,每一种节奏模式都有一种连写符的组合方式(一个标记表示多个音)。紧接着,Esther和Bettina给大家具体解释了每一种节奏模式所对应的连写符,极其所对应的当代记谱法。  

    第六、佩罗坦的奥尔加农。正是由于出现了对时间地规则划分,节奏模式的推广和新生部的加入使得复调音乐在进一步地发展着。莱奥南的后继者佩罗坦,一直活跃于巴黎圣母院的创作群体中,直到1230年。他将莱奥南的奥尔加农进一步发展,并且在原来的一些作品基础上使之更加复杂,有的甚至达到了4个声部。在这里,Esther给大家展示了一首佩罗坦作品Sederunt的现代翻译谱。由这首作品观察,我们可以看到,这样几个特征:四个声部的复调,整体结构被拉长,一部作品可以有不同的部分代表着不同的复调风格。最重要的是,可以看出此时已经从即兴创作进入了真正的作曲概念中,而这在记谱法出现之前是完全不可能的。  
    小结:圣母院乐派的最后一个著名作曲家叫菲利普·勒·尚塞里耶,他也是1217-1236年间的大教堂主事。同时,他也是经文歌的创始人之一,这在下一讲中会提到。他写作了一种二声部奥尔加农的变体。这里的奥尔加农声部被加入了一些歌词,而这些歌词是用法语演唱的世俗内容。其创作的另一首二声部作品,可以发现这个固定声部的持续音是建立在素歌旋律片段的基础之上,并且上方的高声部变得更快了。而这样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很快就过渡到了三个声部,并且每个声部都是不一样的。其实,这就是逐渐走向了之后的三声部经文歌。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银弦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