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二:器乐音乐  

    这一讲主要从中世纪器乐音乐的地位、分类以及各种影像画中的乐器展示来介绍中世纪时期的器乐音乐。 

    首先,通过一幅彩绘装饰画,我们可以看到分别对三种音乐所处阶级进行比喻的三幅重叠画。最上面的,是由波伊提乌斯在《论音乐原理》中提出的“世界音乐”:即宇宙、时间、四季和大自然的一切和谐之声。这是由上帝身旁的天使心中唱出的歌声,凡人是听不见的。中间的一幅,是四个人在模仿天使之心唱歌:四个唱歌的甚至人员,也有可能同时在跳舞。最下面的一幅器乐音乐,记录了一个站着演奏的僧侣,而乐器是凡人的发明。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古提琴、两个竖琴、一个风笛、鼓和里拉琴等。  

    其次,是有关乐器的分类。在大约5世纪的时候,卡西奥多努斯(在其著作《音乐原理》中提到其实是有宗教象征主义的观念住在了这种乐器的三分法,就像要去建立一个基督的道义一样)设想出了一种三分性的乐器分类法,即弦乐、管乐和打击乐,并立即被波伊提乌斯所补充。另一种简便的分类,即把所有乐器分为两组:声音柔和且通过乐器内部进行演奏的称之为低音乐器,声音响亮且通过乐器外部进行演奏的,称之为高音乐器。例如,属于低音乐器的有:竖笛、双管竖笛、横笛、竖琴、鲁特琴、里拉琴、列贝克琴、古提琴、置式管风琴,等。属于高音乐器的有:早期双簧管、早期单簧管、风笛、短号、鼓,等等。  

    再次,通过“音乐影像”来了解中世纪器乐音乐。“影像”是指在视觉艺术作品中单一主题或者围绕同一主题的集中出现。“音乐影像”集中了所有和音乐及音乐行为(包括手稿、雕塑、壁画和壁毯,等)有关的载体。这些古老的物件十分珍贵,尤其是一些来自于那个时代的乐器,是中世纪音乐实践的唯一证据。接下来将通过十几个文件资料来观察这一时期的欧洲音乐“听觉”。  

    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单声歌曲集《圣玛利亚之歌》,这是西方中世纪文化中最重要的曲集之一,创作于13世纪西班牙卡斯提亚王国的著名贤君智者阿方索十世统治年间(1221-1284)。这些歌曲承袭了加利西亚-葡萄牙语所特有的宗教文化,也均由加利西亚-葡萄牙语写作。整部歌曲集共计427首歌曲,通常认为是国王自己编撰了其中大部分歌曲,但实际上更可能是编撰者创作的。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宗教赞歌,赞颂圣女玛利亚,以及叙述玛利亚所带来的神迹,还有一部分,也是我们最感兴趣的,就是可以由音乐家演奏各种乐器的作品。不光记录了音乐和人本,还有有关音乐家和西班牙国王宫廷舞台的彩色装饰画。(正如所展示的装饰画中,国王的两边有作家、作曲家和音乐家)  

    另一本重要的歌集,即《马内斯藏稿》,也被称为《马内斯手稿》或是《海德堡歌曲总集》,是一本精心制作的抒情诗手稿,也是最全、最精致的德育恋诗歌集。全书共426页纸,共有700多面,其中的宫廷爱情歌曲歌词是由大约140多位恋诗歌手用中世纪德语写作的(这些歌曲在某些方面与特罗巴杜尔和特罗威尔是相同和传承的)。这部手稿在大约1310年完成和使用,在1340年补充完整,它可能是受命于马内斯家族或是苏黎世贵族而作。其中的大量画作向我们展示了那一时期有关音乐的场景,例如所展示第一幅装饰画,其中左边是一个古提琴家,中间应该是一个歌者或是作者,最右边是一个横笛手。这是一幅典型的有关恋诗歌手的画作,有歌者、作曲家和德语宫廷抒情歌作者。另外展示的两幅画,可以看到其中出现了psaltérion琴,以及那个时期的宫廷抒情诗歌、恋诗歌和爱情歌曲演唱时常用的乐器。通过观察可以看到,这个psaltérion琴基本上都是三角形的,弦是水平的,并且有两种演奏方式:一种是手指拨奏,另一种是用木棍敲击。当然,还有其它有关恋诗歌手的画像,其中一幅是有关一位当时最著名的恋诗歌手——瓦尔特·冯·弗盖勒发德的画像。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双腿交叉,手撑着脸。这个姿势描述他正在创作那个时期很有名的一首诗,这也是他最常出现的姿态。他的佩剑和皇冠可以看出他的贵族血统。虽然没有乐器在旁,但是通过他的姿势仍然可以给大家很多那个时期的信息,尤其体现出了恋诗歌手地位的重要。  

    还有一本重要手稿,即藏于弗洛伦撒洛伦佐·梅蒂奇图书馆的《斯夸齐亚卢皮藏稿》。通过其中的一页,我们可以发现这里画了非常多的乐器。所有重要作曲家在这部手稿中都是用这种方式来展示的,比如这里介绍的是弗兰切斯科·兰迪尼。它演奏者一个小管风琴:一只手按着风箱,另一只手在键盘上演奏,而周围萦绕的乐器就是这个作曲家所会演奏的所有乐器。  

    以上就是展示的一些绘画中所描述的音乐影像,当然,其它艺术类型中也存在着音乐影像,比如法国沙特尔大教堂,这座建于12世纪的大教堂外墙立面上就雕刻着演奏排钟的音乐浮雕像。那么接下来就给大家举个例子,如何通过音乐影像去“追踪”一个中世纪乐器的发展的。  

    Elodie给大家对横笛的发展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首先展示了两幅发现于11世纪伊斯坦布尔一部著名手稿,这两幅绘画中就已经出现了横笛以及横笛演奏的形象。而在西欧,第一次出现横笛,是在12世纪阿尔萨斯艾拉德·德·兰斯贝尔格修道院院长的手稿中发现的,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横笛是由美人鱼吹奏的。虽然在整个藏稿装饰画中出现的次数很少,但是仍然可以在几个世纪中看到她的痕迹。而著名作曲家马肖曾经在波西米亚游历,也曾在其作品《Remède de Fortune》中以德语提到“波西米亚笛”的出现。另外,还在西班牙的《圣玛利亚之歌》中也发现了横笛,也许是因为十世阿勒方索和布郎诗·德·匈牙利夫人的联姻,因为她也是中欧人。但是由于这个时期的乐器都没有能够保存下来,所以只有一些图像或是资料显示着这些乐器是怎么制造的。  

    这里再举两个作品的例子。比如在《法因扎藏稿》中收录了一些作品和用于键盘乐器所使用的记谱法。如图中所展示的,手抄本上的六线谱便是意大利的记谱法,而右边是它的翻译谱。另一个手稿展示的例子,是目前最老的乐器音乐资料。但是,没有记录具体是哪个乐器演奏的,只是说这是一个埃斯坦比耶的结构。埃斯坦比耶有着复杂的结构:它是由一系列被称之为“puncta”的部分组成,并且每个部分都会被重复,就像AA、BB、CC。。。等。每一个段落会有一个开放的结尾和一个再次重复且封闭的结尾。并且每个部分的开头是不一样的,但是之后会再一次演奏与之前相同的部分。谱例中会有一个记号或是标出一只手,以示需要从哪个地方再一次开始。这种不断重复的音乐形式,可以使谱例看起来很简短,但实际演奏是一首很长的作品。

    总结:有关西方中世纪音乐的演绎。在欧洲,中世纪音乐是有断层的,所以我们必须重新创造其它演绎方法。现在我们只能在文献资料中寻找这些文人音乐的痕迹,但恰恰是她们的丰饶、美丽和精致给我们带来惊喜和感动。当然,同时也存在着一种十分丰富的民间音乐,但是由于流传于口头,所以我们无法追寻他的痕迹,也许只能在当下的传统民间音乐中寻找蛛丝马迹了。从中世纪开始,乐器都发生了改变,我们现在古典音乐中所用的乐器都是这些古乐器的后代。对于图像学和描述性文本的研究,恰恰给我们对探索那一时期乐器是如何使用的提供了参考。换句话说,如果传统出现了断层,那么我们就永远不能知道这些音乐在过去是什么样的。但是,我们可以利用所有我们所能收集到的信息,来尽量去和过去的音乐实践靠近。虽然那个时期制造乐器所使用的材料会带来特别的声音,但是那些独特的演绎方式所带来的声景从没消失过。这就是为什么对古乐器的演奏总是困难与激情并存。而我们将需要充分的空间,进行不断的研究和实验来演奏出充满新意和想象力的声响。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银弦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