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鼓乐生态意向的田野叙事  

    主讲:申波 教授   

    地点: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101教室  

    时间:29151112日 下午2:30  

    综述:赵颖  

       

        云南艺术学院的申波教授应我院音乐学院杨曦帆教授的邀请,为音乐学院师生们带来了题为云南民族鼓乐生态意象的田野叙事的讲座。  

        讲座以乐器”“生态两个关键词次为中心展开。  

       

        一、自然地理背景概述  

        从文化生态学的角度出发,不同的海拔高度一定能创造出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海拔可以生长出不同的植物,文化一样的,不同的海拔一定会生出不同的文化现象。  

        对外界来说,云南还是一个比较神秘的地方,歌里也唱到横断山,路难行”“乌蒙磅礴走泥丸,当年红军没有地方去了就往这些地方跑,国民党军就追不上,就是因为山高坡陡,这是一个面对中原的天然屏障。正因为横断山与乌蒙山的缘故,强势的中原文化就被阻隔了。我们说自古以来哪个王朝可以一统中原,那你是真正的王者。但我们云南真正意义上很少被一统中原,它就保留了许多民族独特的传统。比如这两天我们南京降温了,从北方整个寒流沿着南方来,但是到了乌蒙山,横断山它就被阻隔了,所以云南仍然是一片艳阳天,四季如春。文化也是一样的,中原文化作为主流文化,或者说是汉文化,因为地理的缘故就被阻隔了,到了云南它就淡化了。虽然木氏家族几次带去了南京、浙江一带的大量的汉民去云南垦荒,但是他们在多民族的文化环境里很多被夷化了。我做这个选题的时候,很多大山上的汉族自称为山头汉,他们自己成一个民族了,讲少数民族语言,但很多少数民族都不会讲汉语,这就是汉文化到了云南反而被夷化了。  

       

      环境的空间异质性越高,群落的多样性越丰富。  

        从远古来说,有四大少数民族在云南这个高原上产生,氐羌百越百濮,最后一个在贵州、湖南等地都有的古苗。他们都在这里迁徙、世居,经过历史的分化、融合。实际上就云南整个文化的源头应该是氐羌文化逐渐向马来半岛迁徙的过程。云南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海拔高度是立体的,他的空间海拔中形成了坝子文化山地文化中的多元。云南东接黔贵,北连川藏,西邻印度、缅甸、老挝、越南、甚至泰国,他就构成了汉文化、藏文化、东南亚文化这么几个群落的不断融合变迁,相互交流的视野上的坡面。三江并流由北向南就形成了一个像爪子一样的线路。我刚才说河流产生了生命,而河流的走向产生了文化的传播。假如在这三条江上把水给堵起来,下面所有的东南亚民族就会发生战争,因为没有了水,整个东南亚地区成了一片枯萎,湄公河三角洲成为粮仓也成了一句空话,实际上这和文化也就紧密相关了。  

       

    二、人文社会背景概述  

        千百年来,云南民族有它本身的祖先崇拜、神仙崇拜、自然崇拜,这在很多少数民族里都有。在座的同学如果去云南一定要观察,可能一棵树、一块石头都关系到他们的尊严,关系到他们一个族群的走向。这是民族学,人类学关注的点,我们做音乐研究,肯定要关注这些,这就构成了云南自然宗教的文化范式,由于不同的文化交流,到了近代,我说的近代是近两到三千年这个概念。藏传佛教、汉传佛教、道家文化、南传佛教、伊斯兰文化,它又构成了云南的人文宗教范式。为了实现崇拜的目的,这些民众就会以仪式的形式,实现对象的显现,以祈求神灵的保佑。那么作为文化持有者他们的一种心理意念的主观赋予用于祭祀的鼓乐就起着解释宗教行为和颂扬崇拜对象的作用,以换取象征意义和社会认同。  

       

        不管在哪个族群里生活都是有强烈的社会意义和认同的作用。  

        例如女同志怀孕了,我们说她肚子起来了,做事情我们说鼓足干劲,力争上游  

          什么是音乐,就是有组织的发出声音,这些鼓点动过文化选择、组织以后发出的声音,就有一种进入心灵的文化功能,而超越了语言传承功能,形成了族群特有的记忆,意义系统和知识谱系。这非常重要,它对文化持有者的内心形成了强烈的文化暗示作用。  

         我们作为局内人局外人去做田野如果没有长期的观察,没有深入的访谈,我们听到的只有鼓的物理声音,他的心理暗示我们是体验不到的。我们局外人是用音乐习得的传统去听,它是没有技巧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不需要技巧,他听到这个声音就可以了。  

       

    (视频:汉傣光邦鼓、德昂族水鼓  

         光邦鼓。在盈江县的支那乡,每一个行政村自己有一个鼓队,他们鼓的造型都不一样,每一个鼓队的鼓语不一样,也就是说一个乡里面16个行政村的鼓就构成了不同的鼓语系统,他们每一年由乡政府举行赛鼓比赛,它从神圣已经娱乐化了,他们的鼓和缅甸的鼓在形制上比较接近,但我相信他们的鼓语是不一样的。小光邦,他们是傣族,但实际上是南京去的汉族,叫汉傣,很多书里把这个字写错了,写成干旱,意思是在陆地上生活的,其实不是,应该是汉族,就是首傣文化影响的南京的移民。他们在春节祈福,就像我们汉族划汉船,踩高跷。  

        德昂族的水鼓,也有一个文化误读,汉族人说德昂族为了敲鼓的时候好听,都要撒一点水在上面,其实不是的,德昂族在远古的时候饭都吃不饱,难道他们对美还要有追求么?他们敲鼓的时候往往和农业生产结合在一起,插秧的时候敲鼓,求神灵给我们带来风调雨顺,所以不单要撒一点水,还要把酒撒几滴在上面,丰收的时候敲鼓也要撒一些在上面,还要把丰收的新米撒几颗在上面,以此慰劳神灵,他是这么一个目的。  

       

    三、发生学背景概述  

        他们的生命也伴着土地、牛羊、火塘逝去。他们的灵性在山风的吹拂中被唤醒,在骄阳的炙烤中被燃烧,他们在创造生存空间的同时,更创造了精神存放的空间,他们用他们独特的情感,编制了他们淳朴的表情,组成了云岭特有的音响,构成了特定的语境,以地域和民族的多样性,传承的稳定性,延续了数千年。  

        云南有很多火塘文化。我们云南很多艺术家在表现云南很多少数民族艺术的时候,都把少数民族表现的落后、贫穷、愚昧、甚至原始。我个人很不赞同,他们是很平穷,但他们的精神是很丰富的,有时候他们的幸福指数比我还高,在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表情。  

        为什么鼓语可以传承上千年、数百年,因为他们敲的鼓不是为了审美的要求,他是传递给神灵的。正因为传递给神灵,它是不能随便改变的。伍国栋老师研究云南洞经音乐的时候他也强调这一点,它也是弹给神听的,不容改变的。我们今天的流行音乐强调创新,对他们来说,这些文化是不能随便创新的。这是一种大不敬,所以传承了数千年。在一代又一代的生命中,以鼓为载体,以肢体为媒介,与天地诸神构成了精神的沟通,它编织了,首先“娱神”,随着时代的变迁也“娱已”的这么一种缤纷的图饰。  

       

    (视频:萨满鼓  

        这个鼓和哪个地方的鼓比较相似是不是和东北的萨满鼓?从整个着装到鼓的造型,他就是萨满的典型标志。他们的场地就是他们的土祖庙,我这一次赶上祭土祖,很神奇,那边是人山人海的彝族老百姓在那边载歌载舞,但是在敲鼓那个土祖庙里面老百姓根本不进入,只有小孩子才进去凑热闹,还有我们这些过去学习的人。因为他们觉得这个鼓是非常神圣的,只能敲给土祖听,还有村子里有地位的老人去世才能敲。当地村庄里有一个小学,是州直管的民族小学,他们什么都传承,什么三弦,四弦都传承,包括跳舞,我在给他们那个校长讲,所以我说我没文化嘛,我给他们校长讲我说你们为什么不敲鼓呢,像做广播操一样多有震撼力啊,校长说申老师,这鼓不能敲啊,这鼓是敲给鬼神的,这怎么能让学生敲呢,所以我说我学到知识了,他们就是用这种方式祭神的,所以这个地方采访很难,我到现在还在关注,我今年专门申请了一个项目,就是人文社科部的一个项目,就是专门关注这个东西,我给那边的学生说,因为他们主要是在楚雄,完全就是彝族白族也有,一旦有敲鼓的机会,敲那个单面鼓,第一时间告诉我,我过去,因为什么呢,订婚可以订到明年这个时候,但是死人订不了,我们又不知道死人什么时候死,特别是德高望重的人就更不知道什么时候碰到这样的机会了。那么我曾经给当地人说,这个鼓不能敲啊,不能随便敲。  

        鼓乐的神圣性  

        有一个老人,参加云南印象,就敲鼓,敲到最后体力不支就回家了,结果再也没有老百姓请他敲鼓了,他就郁郁寡欢去世了。那么这个就能看出这个鼓在百姓心里是很神圣的,如果你拿着鼓到城市里赚钱,他们就不请你了。  

          

        与博物馆式的保护传承不同,云南鼓乐的文化是深深嵌入日常生活中的形式  

        在新疆的博物馆,大量西域出土的乐器文物在现实中已经都没有了失传了,很宝贵但已经没有生命了。 云南的鼓乐器不是见之于史书上的各种各样的记载之物,这些鼓是活生生的伴随着云南民族当下的生活,在咚咚声中,他们更多保持的是与他们日常生活相濡以沫的自然形态,和大量的民族节日和农业生产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云南的鼓乐文化与民族的图腾,仪式和以及娱乐相勾连,敲打已成为一种符号化的概念行为。  

        在云南,即使没有鼓乐器的参与,也绝不会缺少敲打来实现人与天的沟通,前面我说的鼓是缺一不可,但是在云南有些民族里面,没有鼓只要有敲打,他们的艺术过程就成立了,艺术活动就进行了。我们所说的艺术是站在我们的角度,在他们民族语言里没有音乐也没有艺术这个词,很多民族都没有,因为他们只有语言没有文字,所以是无法对应的,我们说艺术是站在我们的立场。  

       (图片:普米族敲打羊皮)  

        这个图片是他们把穿的羊皮外套脱下来包裹起来,包裹起来就有一定的空气,形成气圈后大家就开始砰砰的拍,然后大家就绕圈而入。是不是他们没钱买不起鼓呢,不是,千百年来他们坚守这样一种敲打的行为,跳到兴起之时还会争夺鼓就如同游牧民族抢夺羊一样,抢到了就是胜利者,那这个鼓就是艺术的发生。  

        普米族是从喜马拉雅山迁徙到云南的,虽然现在他们穿上了有些破旧的西装,但他们依旧保持它们的传统,这是他们的一种图腾和信仰。他们希望实现通过鼓语与自然和谐或者超于自然进行交流的愿望,甚至于达到超然于国家意识形态,这也是他们民族的一个特征。  

        图腾与信仰有时超越了国家意识形态,成为乡民的生态观的核心支撑。  

        虽然中国共产党已成立六十周年,但在很多少数民族地区,许多政策实施与决策都需要村支书、村干部与神职人员相互协商之后才能落实实施,也就是这些乡规民约都是通过我们所说的艺术形式来加以贯彻落实的,比如我们不能随便砍一棵树,要不就是祭祀,因为树是神灵是有生命的,所以他们的生态环境得以保留,而我们汉族,就如我书中写的那样残酷,污染严重环境遭到破坏。  

       我们需了解两个南传佛教的节日,不是那个已被世俗化的泼水节,而是一个是禁wa,也就是我们汉族所说的关门节,另一个是wa”即开门节,为期三个月,关门节期间呢,一般不能盖新房,讨老婆,行房事,需要以充沛的精力耕种丰收,寺庙的僧人呢不得随便四处游历,需待在寺院集中精力诵经。三个月结束了,就可以wa”了,就又可以欢快的了,所以鼓舞,鼓语就非常丰富。大家关注云南的时候千万不要去关注世俗化的泼水节,现在大都是政府主办,而wa”"wa"是民间自发的,是最真实的。这些概念就如沈洽先生所说的为我们人类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如何发展而来的过程提供了有利的证据。  

       鼓的性质,鼓语的指向,敲奏的过程,即我们所强调的民族音乐学的方法论,无论是在敲奏前、敲奏中、还是敲奏后都构成了民俗仪式的文化整体,发挥了建构与解构的作用,从侧面记录了艺术起源的烙印。  

       

    四、鼓乐与云南民族生存环境的关系  

        不同形制鼓类乐器的工艺结构就附着在不同的鼓之上,反映了人们对生态技能的创造,承载了不同民族通过不同音色对信仰的表达。不同的工艺结构,不同的鼓的性质,就反映出了不同的音色,而不同的音色就表现出他们一种特有的信仰,不同的音乐结构承载着一方水土特有的生活方式。  

        例如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吴侬软语,它的音色,音的结构就和信天游不一样,因为我们河流纵横,湖泊众多,也就决定了所在地的语言和音乐的构成方式,鼓也如此。  

        我们华夏大概有三大性质工艺,第一类,铆钉鼓膜型。汉族的鼓大多都是铆钉制的,不过如今经由南京人传往大理,已成为白族的标志物。我所展示的图片就是藏族民族村里做早课做晚课时的敲的大鼓作为一种符号,藏语称为“cuo o”。这个是瑶族的楔子鼓,这个是热巴鼓,两边是铆钉。  

        第二类,套绳的结构。即直接将皮拉起拉紧,更为原生。整个东南亚鼓全都如此。所以我有一个理想化的想法,想去探讨从喜马拉雅山到东南亚马来半岛鼓之间的相互联系。罗艺峰老师所著的人类音乐的大视野只是立足于马来,如果能将整个的文化走向连接起来那将会很有意思。  

        第三类,原材无膜。这个是基诺族的族鼓,这个是众多民族使用的较为古老的铜鼓,这个呢,是全世界最小的鼓也是一种道具云南彝族的烟盒。这个是在加拿大温哥华土著博物馆里拍到的,与我们相同,木鼓也分公鼓、母鼓,很是浑圆。这也就体现了虽然人类文明并无交流,但却总能有殊途同归的文化暗示,也就体现了与艺术起源的关系,即艺术起源于生殖崇拜。佤族的木鼓就是女性的生殖器。铜鼓也分公母,公鼓小些,母鼓浑圆些。美国盐湖城土著博物馆中拍到的,也很像母鼓。所以,我们不禁想象,上万年之前,人类文明从未交流,但在土著博物馆中却看到了相似之处。  

       

        鼓的形制是附着在鼓上面的文化符号。  

        在云南众多的乐器之中,我们能找到许多文化相容的痕迹。在滇西一带,也就是北回归线附近靠近缅甸那一带,属于亚热带丛林地区,丰富的森林资源就为大型的鼓类制作提供了材料。所以在滇西一带,多是南传佛教为核心的五六个民族,以傣族为主,还有布朗族、拉祜族、德昂族的一部分,大鼓是他们的地域标志性符号,这些鼓到了西双版纳,德宏、瑞丽就成了民族的标志。也就是说,这些民族以他们浑圆大鼓的音色成为鼓语独特的音色,所以说,南传佛教诸民族的村寨里,都供奉着浑圆的大鼓。在西双版纳寺庙里,都有这种鼓作为他们的镇寺之宝,汉族称为五指鼓,就有了音区的划分,小鼓音高一点,大鼓音就沉闷一点。在德宏一带,由于南传佛教派别不同,包括缅甸,德宏,都有着与西双版纳不同的鼓,不过都是大鼓。我们可以看出这些鼓都是用一块整木雕凿而成,由此反映出特定的自然生态带来了特定的艺术创造。  

       

    (视频:傣族关门节)  

        这个视频是傣族关门节我所拍摄的,不同的现象要敲不同的鼓。比如,关门节前天晚上,小和尚要敲鼓似乎在告诉第二天要关门节了。关门节最后一个程序是由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敲的,来告诉大家关门节结束可以离开寺庙回家了,而其他程序都由小沙弥完成。  

       

       红河澜沧江三江并流下游的稻作文化带。稻作的生产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基础。民族的节气,仪式,代表祈求丰收的愿望以及通过鼓乐表达对大自然的感恩情怀。这些地区的象脚鼓,水鼓,风筒鼓、铓鼓就成为伴随作物生长全过程的主题音乐也就是音乐成语。  

       

        如果缺乏对田野的了解,缺少把艺术放在特定的环境去就会犯错误。这是哈尼族的铓鼓舞,有个舞蹈学院研究生就毕业论文课题与我讨论,他想做铓鼓舞有关论文,但她就选了一个田野,这就很危险,因为铓鼓舞是一个异体,哈尼有的住在坝区有的住在高原区,坝区日照充足,雨水充沛,秧苗高,铓鼓舞就高,而高原区少光少水,秧苗不高,所以就很平,就如同蒙古地区因为是山地的原因,都是缠着腰跳的。所以说呢,他就和他的老师就没有注意这一点。全凭艺术而忽略了自然关系。  

        这张图片上,老人排着队去亲吻鼓,听鼓声从而获得希望获得生活的信心,这与敲鼓技术无关,这就是一种信仰。滇中、滇东包括红河北岸,他们使用的各种鼓自明代以来接受了汉族军屯文化的影响,性质上多表现出小巧,携带方便且有利于载歌载舞的特点。当年你们南京老祖宗带着朱元璋思想学团队还有乐队离开南京躲荒,唢呐都带去了,所以这些鼓乐就带到了云南。所以这些地区就保留了汉族的一些特征。我在做这个选题时,与南京,浙江,江苏交流过,在采访时云南老百姓时,他们都说是南京应天府的,还保留着当年的服装,虽说住在云南,却以是南京应天府人而感到自豪,这就是一种心里照应,所以这些地方蕴含着汉文化就有了汉文化的鼓。  

       无论出于宗教的改造,还是民俗的需要,云南本地的鼓类乐器都有一种维持本民族音响方面的象征标示任务。就是精神上的图腾。这也是现在我们用音乐人类学的方法来讨论它的热点。  

       

    五、云南民族鼓乐的意义概述  

       近宗教,远音乐的鼓乐方式,这一类音乐有一种权力的象征。这类鼓作为各地社会生活中的文化行为,这类鼓具有增强和延续仪式行为的功能。  

    (视频)  

        这个鼓汉语里叫“DaBulen”(藏语)。这是一种权利的象征,能玩它的一定是高功大德的,这是什么做的呢?这是小孩的骨头做的。我们在很多书籍上看到一些描述,为了一定的意识形态,才那样描述的。说农牧制度的残酷。其实不是这样的。它一定要非正常的死亡。一定要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小孩去世了之后,父母把他供奉出来,不是强制性的把小孩供出,那是我们宣传意识形态乱说的。就像我们今天把眼角膜捐献出去,是一种很崇高的行为。所以这个鼓不是一般人能敲的。那就是一种权利的象征,那么这种声音就具有充满一种意义,带出了仪式的灵验性,这种充满东方经典的东西具有意义。这对于我们就有一定的灵验性,但是对于我们学生听的时候就没有那种艺术的感受。而当我们听到春天的故事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是改革开放,这就是一种灵验性。这对于文化持有者,就一种强烈的灵验性。  

    (视频:纳西族东巴鼓  

        丽江这个比较国际化的城市,在这种城市,多少老外,但今天东巴鼓在这里依然有很高的地位。那么这就是它的宗教性,他们纳西族到今天,农业要生产他们就要祭水,求得风调雨顺。冬天的时候他们要祭山,多下雪,还要祭风,他们拿着火和刀,和我们汉族很多地方很接近的。  

        上述这些音响的领会呢,重要的是心灵与心身同构的环节,他们在娱乐中要求较少,反而是宗教意义更多。  

       

        远宗教近音乐的鼓,他们更多以载歌载舞方式出现。歌舞乐就是云南民族音乐的一个特点。  

        比如越文化,他们的歌舞里面不仅是声音和肢体,它还包含了大量的传统伦理道德,社区文明规范,所以很多音乐学者把它归为越文化的范式。它们具有强烈的世俗气息。音响就会伴着主题的情感需求,节奏欢快,声纹色泽丰富。人们伴随着节奏的引导表现出寄于神更于人的双重功能,比如说我们现在重新播放,比如这个鼓是神圣的,也是扁鼓,萨满音乐的很重要的标志就是扁鼓,单鼓。  

        比如大家看下这个地方,这个在昆明周边呢也是单鼓,但是今天已经没有神圣性,我去采访的时候,新农村建设墙上画的也是这个,成为了一个文化符号。南京应天府的老祖宗去了之后都把这里的撒梅人赶跑了,撒梅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就是因为南京来的军队把他们打散了,所以叫,所以这是一个驱逐的血泪史。他们的符号标志,已经没有神圣性了。后来又具有了舞台化的特征。具有表演性。他们聚在一起也不是宗教节日,大家聚在一起喝喝酒就开始表演,已经世俗化了。那么把米酒倒入鼓中,或者饭团贴在鼓面上,折射出以己度物的思维方式。以讨好诸神。诱发作物生长的心理意向。这类鼓乐就与民俗节庆相连。  

       

        虽然云南少数民族不懂音乐的形式,但却能够创造出符合我们学术去分析的结构。云南有很多民歌,如果用音乐分析法去分析它的话,它的逻辑结构完全符合我们西方的那一套术语,只是没有那么复杂。它的黄金分割也是非常鲜明的。包括它的那些结构,音列关系等等。这就是人类的一种内心与大自然的交流形成的一种结构。所以实际上,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加拿大和美国的一些土著居民和云南的一些少数民族很多方面很接近。这是很奇妙的一个现象。刚才我介绍的那个光邦”,那个乡有16个行政村。他们有另外一种鼓,就是春节的时候,政府组织他们比赛,这就是世俗化了。它虽然是政府主办,也具有驱邪的功能。大家聚在一起。还有我们刚才提到的花鼓,具有强烈的表演性。你看我刚才说了,还把饭团贴在鼓面。这不仅是调节音色,还有诱发谷物生长,来年风调雨顺。远古的傣族哪里有美的对象呢。它是敲给神灵听的,最后我们看下云南鼓乐的意义。作为一种行为符合,它成为一种特有的民族标示了。他们的鼓乐所承载的生态意向,是人与自然处在特定环境中的一种文化行为。是与天时运转,迎合农合的时间,地点等语境相连的。在内容形式上兼具歌舞乐为一体的意义系统。在无论节奏是有序还是散漫的鼓语中,各种节奏,都通过一种非艺术的目的,即对大自然的感恩之情,这保证了鼓点的引起新的节奏。所以更加真实。鼓点承载了云南民族对生态意向的把握。表现出自己性格的直接构建。更表现出民间音乐这种美学形态。历史性与群体性创造的特征,云南民间音乐的美学特征是什么呢?历史性与群体性创造,它和西洋音乐不一样,西洋音乐是什么呢?不断的改革,创新,一个流派接一个流派。还有就是它追求艺术家的个性创造,而云南的民间音乐是群体创造。我们看一个视频,整个过程没有鼓,但整个过程中鼓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大清早,佛寺里黑洞洞的大房子里,鼓开始了敲,响彻整个山谷,这就是告诉老百姓,仪式要开始了,而僧人也鱼贯而出,到大厅里面。然后每念几分钟,就如老师说,下面翻到第三课,它特有的鼓点就表示某一部经书的内容,那么我们就听不懂了,僧人就知道。整个过程都有鼓的配合,它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这就叫信仰。所以在这种多声部各类调子的意思就是晒弥勒佛,这就是宗教信仰。这说明作为一种生态意向,对于云南民族音乐的感知最重要的不是知识,而是对鼓乐意义的理解。就是对它声音系统识读的一种能力。而对于意义的理解,我觉得如果是西方音乐,我觉得做不同的事情,例如肖邦,你需要去调查他的历史,而云南民族音乐,你需有民族音乐田野调查的经验。我想和大家交流的目的就是一方水土养一方歌。我们要了解它的人文生态。  

                   (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 文:赵颖,图:陈玉洁)

       

    分享到:


  • 文章录入:370268753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