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身体与人类认知》跨学科系列讲座第六场——单泰陆《社会发展中的艺术人类学方法:声学发展暗示的过去与未来》讲座综述

    时间:2015102813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217      

    主讲:单泰陆(Santaro Magsarjav  

    主持:萧梅教授      

    综述:朱腾蛟  

       

    20151028日下午,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部2015——2016(第一学期)选修课程《声音、身体人类认知》跨学科系列讲座第六讲请来了兼具法国和蒙古身份的学者单泰陆(Santaro Magsarjav),讲述了他以阿勒泰地区的吹管乐器绰尔(Tsuur又被描述为Altai khoomii throat song flute)为研究内容的声学人类学。

       

    (单泰陆教授讲座中)

    讲座包括两个部分,在第一部分中,单泰陆老师主要围绕阐述了绰尔与佛教、音乐治疗的关系。  

    他认为,当艺术人类学在研究中寻找对象的内在意义时,却往往忽略了物体中本身所包含外在与内在的力量。这种力量需要通过艺术融入到社会发展中,更需要通过声音得以扩展,这就是从古延续至今的文化所隐含的深刻意义。  

    他对声音人类学做了广义定义:声音的形式诞生于身体及其所处环境,这种环境也是形成个人的特定环境,而不同的声音也覆盖着不同的时代。其思考路径是从声音学—人体小宇宙—个体的社会发展—地理与生物圈—大众环境——物理性能——声音学的循环过程。游牧文化与佛教文化对于丝绸之路上的声音景观的贡献在于,它们以气势位置、器官经络与循环位置提供了音乐治疗内容的重要源泉。  

    随后,他以“绰尔”为例,围绕声音与人体各器官的关系进行讲述与示范。绰尔的三个音孔分对应着人体三个部分的器官:第一孔对应肺、大肠、脾、胃;第二孔对应肝、胆;第三孔则对应心脏、小肠、肾与膀胱。他认为这种将声音与人体器官相对应的观念来自于佛教的影响,包括印度瑜伽中的顶轮、喉轮、脐轮、海底轮等三脉七轮。正是因为这种关系,声音对于人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也产生许多特殊的声音形态与记录方法。  

    因而,人们对于绰尔及其声音的认知与解读也经历了从“精致”或“优雅的声音”到“神奇”的绰尔与现实意义,再到绰尔在音乐治疗中的功效三个过程。  

    在接下来的讲述中,单泰隆梳理了佛教与龟兹乐等艺术经由丝绸之路传入,并逐渐传播于民间,最终又被国家收集的过程。龟兹乐七声与其包含的吹奏、弦乐、敲击乐等各类乐器均与今天的中国音乐有重要关系。目前学界已有学者根据现存的文献与佛像艺术总结了中国、蒙古与佛教的密切关系。  

    而绰尔演奏佛教诵经时使用的央移谱是把传统佛教中凶面护法(“怒目金刚”)力量的振颤音与藏医治疗因素相结合而成的。而佛教十大护法的密宗套语就是为了祛除病魔背后的邪气。在央移谱中,每当曲线尾部发生变化和弯曲时,就会发出很多音色的变化。这种曲线谱可以达到一种平衡与和谐,其原因在于所有的音乐都会有一个轴点,曲线的上升与下滑使整个曲调变得均衡与完美。  

    绰尔演奏者和唱经喇嘛都用“喉音”发出“双音”(音程),也是为了均衡不平衡的音律,其轴点可在头顶、肚脐或者心脏。因此,央移谱的不同曲线并不是异常之物。人的身体与手的动作不但代表着人内在的稳定性,而且这种稳定性也是人类的生存之本。绰尔是汇聚了所有以上特性的乐器。  

    单泰陆总结了人的三种病因,分别为“隆”(气,air)、“赤巴”(血,blood)、培根(脑,brain),并将三者与《易经》中的五行、人体各脏器以及潮尔的三个音孔相关联,以此构成其三元理论。随后,他又将绰尔的不同演奏指法、音乐风格与佛教十大护法的形象与个性相结合,对绰尔的音乐治疗功效作进一步阐述。  

    结语  

    经卷研究与外症学研究中已经说明了经文咒语治疗的意义。经文咒语分为语句与声音回荡(包含信号、和谐、频率与颤音等)两个方面,两者都有很大的能量。蒙古绰尔采用低沉的沙哑音与哨音,不仅可用于平衡因邪气冲击造成的“隆”、“赤巴”、“培根”的疾病,也可用于精神失常的病症。绰尔的三个音孔符合阴、阳与中性的三元理论,通过手指对于音孔的操作,对上述病症进行音乐治疗。  

    绰尔可作为佛教乐器是因为它不但具备了无嘴直吹的乐器性质,而且还在音乐性能方面具备了单音、双音和谐的功能。这种特性恰好又与古代阿育吠陀(AYLRVEDA)诵经方式非常吻合,这便是游牧绰尔的神奇所在。  

       

    第二部分,单泰陆老师围绕绰尔乐器本身的特性与演奏进行讲解与演示。  

    传统观念中,绰尔的乐器本身是有生命的,上边有活的细胞,而不像现在其他用机械制成的乐器(如钢琴、提琴等)。绰尔的声音与演奏者的性格相关,而产生不同的音色。他讲述与演示了绰尔作为一件无簧无膜的直吹乐器,其特殊的演奏指法与吹奏技巧,并用绰尔模仿了来自森林、树叶、风的自然之声,以此展示了自然与声音对于草原民族的重要性。他认为,绰尔最初是萨满用的,演奏非常自然的声音,到了13世纪之后,忽必烈时代的宫廷与军队对绰尔进行了改革,并使其宫廷化,造成了绰尔形制和持吹法的改变。同时,他还在讲座中指导了部分同学吹奏绰尔。  

        

    (单泰陆教授现场演示绰尔)

    学生提问:  

    第一个问题是绰尔既无哨头也无哨片,它是如何吹奏发声的。单泰陆老师通过演示,进一步讲解了绰尔吹奏时将吹口置于门牙前与上下唇之间的位置,如何集中气息以及吹奏过程中,喉咙、舌头与口型是如何运动的。  

    第二问题是绰尔的吹奏是否构成与神灵的沟通与对话。单泰陆老师解释到:每个萨满必须要有自己的“翁贡”,当他需要治病时,就需要把“翁贡”请下来,这时萨满吹奏绰尔出来的声音才拥有了“翁贡的力量,这样才能治病。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iangshan106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