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身体与人类认知》跨学科系列讲座第四场——刘青弋《舞蹈身体语言的文化“体现”与“原点”》讲座综述

    时间:2015年10月14日13:30—16:0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中217    

    主讲:刘青教授    

    主持:萧梅教授    

    综述人:陈海朋  

    刘青弋教授《舞蹈身体语言的文化“体现”与“原点”为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部2015——2016(第一学期)选修课程《身体、声音和人类认知》跨学科系列讲座的第讲。

        

    (刘青弋教授)

    刘青弋教授首先对“体现”这一概念的背景进行介绍,从符号学、哲学、社会学、艺术学及舞蹈学五个方面来阐述身体“体现研究”的意义。刘青弋教授提出,身体是充满象征意义的符号系统,人体的动作是人体内在倾向性的外在呈现。人赖以存在的身体是灵与肉、身与心一体化的整体概念。身体既是自然产物,并固定在特定的历史时刻。一切社会的政治、文化、道德以及人的世界观等的主要问题都通过人的身体传递出来。艺术主要以符号系统来构建艺术形象,作为人的精神载体,更是“人”的自我投射,因此上它能够揭示人的生存状态,进而揭示生命的本质。而舞蹈艺术是在人的鲜明的意志主导下以特殊的形式训练身体形态,它集中体现着某种国家的、社会的、民族的、阶级的、时代的、文化习俗的身体特征。因此“体现”与动作分析是舞蹈文化研究的重要途径与手段。  

    刘青弋教授随后以古典芭蕾为个案,展示了7个舞蹈视屏片段,直观的展示与具体的讲述阐明了古典芭蕾舞、现代舞和后现代舞之间肢体语言的差异。进而解析这些身体形态上的差异背后的文化动因。藉由此观察萌生了两个问题,既作为符号系统的古典芭蕾,它的身体“体现”出什么?而现代舞与后现代舞又是哪些方面对其进行“反叛”的?刘青弋教授接下来的讲述解答了如上疑问。  

    刘教授提出古典芭蕾身体体现的是 :国家对身体的要求与规训;基督教的教义与禁锢;贵族阶级的审美趣味;古典主义的原则;浪漫主义的理想;16-19世纪的风尚 ;欧洲历史文化的传统。  

    这些都呈现在古典芭蕾的三个主要身体特征:(一)典雅的身体:古典芭蕾以适度、宁静、平和、协调为基本审美准则的严格动作程式与规范。形态上以优雅的气度和柔和的曲线美塑造理想化的艺术形象,具体呈现在例如女性的发型、头保持正直的姿势、低垂的眼睛、手臂的弧线等各方面。这种完美的人体与曲线的根源来自于”黄金比例”关系。(二)超人的身体:古典芭蕾的身体首先作为时代产物是国家对身体规训的结果,体现着古典主义对“理性”的追求及基督教义对欲望的抑制。身体的外观特征就是“去人欲”、“反自然”、“超人性”。在如上审美理想、审美规范下的芭蕾身体与技术建构原则,也就有了对抗“自然”,超越“自然的人”的“体现”。如,非自然的身体弧线、战胜地心引力的足尖站立、跳跃 、战胜摩擦力的旋转、打破人体生理学自然规则下肢。(三)女性化的身体: 在浪漫芭蕾的审美理想下女演员成为舞台中心,而“男人”的舞台中心则被消解,随之改变的是男演员向优雅的方向发展并退居次要地位。另一层面,在舞剧文本中还隐藏着女人的视角——否定男人的视角。  

    在讲座的最后,刘青弋教授提到,不同的文化有着不同的功能,一个民族文明化程度与积累程度有多高要看古典艺术,但一个民族的创造力、反省能力有多强要看当代艺术探索与实践。刘青弋教授再次提到日本《舞踏》的案例,补充说当时《舞踏》创造者土方巽想要表现在之前的艺术中没有被表现的生命中负面的东西。他对身体的认识是与古典芭蕾是不一样的,而日本舞蹈家也是用他们自己不同的身体来对抗欧美民族对他们身体的否定。刘青弋教授认为,在每一种新的艺术实验的背后,肯定是艺术家他看到一个我们没有看到、体验到的世界。艺术的本质、价值是在创造,而创造就是让没有出现东西出现,所以是没有标准可以衡量它的,所以社会要对实验艺术、实验的思考给予空间。  

    讲座结束时,萧老师对刘青弋教授两个半小时激情、富于反思性的演讲表示感谢。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iangshan106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