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历史,是一种尊重

    ——从《黄河大合唱》的版本校订到原版的中国首演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新楼北603

    时间:2015625周四1300 1515

    综述:王乒乒

    摄影:李佳蔚

     

     

    2015625下午1300,台湾逢甲大学青年学者查太元,上海爱乐乐团副团长、著名指挥家张亮以及上海爱乐乐团艺术行政顾问曹以楫,三位来自乐界、学界的专业人士,分别从学术研究、演出策划、指挥表演的角度,就《黄河大合唱》的版本问题及原版交响合唱版《黄河》在中国的首演,开展了一场非常有意思的讲座。讲座由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中国音乐史教研室主任戴微副教授主持。

    青年学者查太元就三个问题展开论述。1、我怎么开始《黄河》校订研究?先生说,这应该从他怎么开始接触音乐讲起,每个人接触音乐都有他特殊的机遇,尤其是上初中的时候,有两件事情改变了他。一个是,台湾一个演员在电视台介绍样板戏,让他开始知道中国有作曲家、有音乐,开始接触中国音乐,还买了《黄河》钢琴协奏曲的CD;另一个是,台北爱乐合唱团四十周年庆的时候要演《黄河大合唱》,他就去找了这张唱片,一听跟原来那张CD有些像,才发现《黄河》原来是有一段改编的过程的。再因为先生之前参加过合唱团,养成了对着乐谱哼唱的习惯。于是,经过几番波折买到了《黄河大合唱》乐谱,但只是《黄河》的钢琴伴奏谱,且与CD完全对应不上。之后台湾出版了一套抗战歌曲全集,他看了《黄河之水天上来》这个乐章,发现跟CD播的也不一样。原来,《黄河大合唱》的乐谱有问题。而在后来他找的《星海全集》中的乐谱,也发现有很多的错误,打谱也不严谨。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买到了被某家福建图书馆扔掉的《黄河》手稿的影印本,开始试着打成电子谱,然后开始研究。2、《黄河大合唱》版本问题是怎么一回事?在此,他介绍了他认为的《黄河大合唱》的两种原版(一种是首演版(延安版),1939年作于延安;第二种是交响合唱版,1941年作于莫斯科),三种基于原作的整理版(陈田鹤编配的钢琴伴奏版、前苏联爱乐演出版以及李焕之整理版)以及四种风格变异的改编版(李焕之改编版、中央乐团改编版、瞿维改编钢琴伴奏版、香港中大改编版),并按照时间顺序对这些版本的来龙去脉展开叙述。3、本课题对音乐史研究的启发,先生认为,任何一个音乐史都是作者作品加上一个意识形态,它其实是由一个意识形态建构起来的文艺史观。我们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求真”,因为艺术是从真--美,所以一定要求真。他花了八年的时间对《黄河》版本进行校订,他认为每个版本,从音乐史的角度看,它呈现的是每个时期亚作品的诠释观,每个时期的音乐创作和诠释,都呈现了那个时期的文艺审美。另外从作品中也可以发现,我们现在经常看到的作品和作者都只看到他外显的印象,又或者只是符号神话。那么,到底这个人物作品的真是什么?这就是音乐史要去考究的问题,而且要多从音乐文本上多下点功夫,这也是做音乐史的一个责任。最后,他以一句话解释了自己的研究:我不生产作品,我只是作品原貌的搬运工。并为我们播放了上海爱乐乐团首演的原版《黄河大合唱》中的《序曲》和《黄河怨》、《保卫黄河》、《怒吼吧黄河》三个乐章。

    上海爱乐乐团副团长、著名指挥家张亮先生,则向我们讲述了为什么上海爱乐乐团会选这么一个作品进行演出?《黄河大合唱》距今已经有74年了,但没有一家乐团做过这件事情,为什么上海爱乐乐团做了?其原因有,一是,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台湾青年学者查太元先生,在先生的诸多研究中有《黄河大合唱》原版;另一个则和爱乐乐团的宗旨有关,

    就是大力的推仰中国的作品,大力的推仰中国的音乐家和演奏家,所以看到先生这张单子之后就很感兴趣。再一个就是,今年正好又是星海诞辰110周年。所以他们觉得这个契机特别好,由他们来做世界首演,虽然前面有演出过各种版本,但原版确实是没有人做过的。同时,张亮先生说在原版演出之前,他曾请国内知名作曲家帮忙校订,但都遭到了作曲家们“不要演”的劝说,其原因一个是因为这部作品涉及到政治问题,另一个则是认为作品错误百出,没法演,甚至会颠覆星海这位伟大的人民音乐家在大众心中的形象。但最终爱乐乐团还是决定演出,并不是要大家去鉴定星海的创作能力有多高,而是怀念一段历史,再说当今时代不会就演出作品来看,并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争论,就算有争论也并不会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包括演完之后有觉得好听和不好听,都无所谓,只是让大家怀念这段历史。此外,张亮先生说,如果把《黄河大合唱》去掉标题,当作是一部清唱剧来听,它是一部非常震撼的作品,作品中的配器受到了法国当代作曲技法的影响。他表示自己很荣幸担任原版首演的指挥,并让观众知道作品的原味。

    上海爱乐乐团艺术行政顾问曹以楫先生指出,上海爱乐乐团演出《黄河大合唱》原版的一个初衷即是:星海90周年的时候,广州交响乐团、中央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在广州开展了一个全国最大型的纪念星海九十周年的演出。2005年,星海100周年的时候,请了国内知名专家学者开展讲座,并在澳门做了一场露天的音乐会,到2015年,星海110周年,他们就想做一个和以往不同,和其他乐团不同的纪念星海的活动。先生说,这部作品在41年写完之后,始终没有被一个乐团正式演出过,这是一个遗憾,21世纪的今天,他们不考虑那么多政治的因素,只是想还原历史的原貌。上海爱乐乐团现在留下了这个的版本,也许将来某一天,会有一个伟大的中国音乐家,会在它的基础上再融合中央乐团版本的优点,把《黄河大合唱》变得更加完美。

     

    最后,大家和三位专家、学者进行了一定的互动和交流。如有同学问先生对《黄河》原版的听觉感受?(先生说,问他的听后感是不太准确的,因为他会在听的同时又会自动脑补很多的旋律)戴微副教授问张亮先生和曹以楫先生,上海爱乐乐团演出《黄河》原版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做这件事情需要有很大的勇气,如果以后有机会他们会不会做同样的,其他作曲家的原版作品的演出吗?(张亮先生说,以后有机会他们还是会演出这样的作品。)讲座最后,戴微副教授希望,以后上海爱乐乐团能让音乐学系的同学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演出、评论当中。张亮副团长当即表示非常欢迎。音乐学系系主韩锺恩">任韩锺恩教授也希望我们音乐学系的同学能多参与到上海爱乐乐团的演出评论当中去,同时他还对《黄河》本身所带来的历史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1星海在历史中占有独特的未知,《黄河》从学术角度,更应该看成是一个学术现象;2、关于“红色”(《黄河》在我们的近现代音乐史中被认为是“红色音乐”),从历史角度,在经历一段时间可能会褪色,重色,但都不会改变本色。任何一次的改编都有它的历史价值,作品越真是,其价值越会焕发。

    分享到: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