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学术论坛第157

      从《仁智要录》《三五要录》曲谱与《玉堂琴谱》的融合看唐乐在日本的展开

     

    讲:坂田进一日本古典音乐研究所所长  

    翻译:赵维平 教授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 北416  

    时间:2015年5月4 上午10:00  

    综述:陈小杉  

    摄影:王雅婕

     

    2015年5月4号,上午10点整,坂田先生的讲座在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北416准时开始。坂田先生的讲座主要是以古琴为主线,结合12世纪的筝谱《仁智要录》、琵琶谱《三五要录》以及18世纪的《玉堂琴谱》,论述唐乐在日本的发展状况。  

    赵维平老师首先对坂田先生的讲座题目含义做了简短的介绍:日本奈良时期,日本大量吸收中国唐代的音乐,乐器、乐谱、乐调以及体裁等音乐相关文化大量在日本留存,保存至今。然而日本对于中国的音乐文化并非是全部没有选择的接受,在日本的平安时代,日本开始对于外来音乐消化、吸收,大量外来乐开始日本化。《仁智要录》和《三五要录》中保留了大量的唐乐以及催马乐。坂田先生这次讲座主要是以《仁智要录》和《三五要录》中乐曲与《玉堂琴谱》中琴曲做比较,论述古琴音乐以及催马乐在日本的发展。

      

     

    坂田先生的讲座主要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对《仁智要录》、《三五要录》、《玉堂琴谱》做分别的介绍;催马乐这一体裁的兴起、发展、衰落与恢复;由《玉堂琴谱》来看古琴音乐在日本的发展。  

    《仁智要录》、《三五要录》:目前最完整的版本保存在日本宫内厅,《仁智》与《三五》是姊妹篇乐谱,都为平安朝末期日本的贵族藤原师长所留。因为乐器演奏方法的难易,在日本地位比较高的贵族主要演奏相对简单的弦乐器,管乐器主要是演奏家担当,因而贵族所留乐谱多为弦乐器乐谱。传说藤原师长仕途受挫,流放至名古屋,很久没下雨的名古屋,因为藤原师长的一曲琵琶而下起留大雨,因而藤原师长又称为下雨大臣。  

    来自日本的有理女士为我们演奏了《仁智要录》中的筝曲《梅之枝》。促进我们更形象的认识、了解12时期的雅乐。

     

    《玉堂琴谱》,18世纪,琴人浦上玉堂所辑,收琴曲十五首。把日本流行歌曲《伊势海》、《樱人》等流行歌曲,写成简字琴谱,收入《玉堂琴谱》。  

    《仁智》与《三五》结构内容大致,前半部分催马乐,后半部分雅乐曲。催马乐,日本平安末期兴起的一种声乐演唱体裁,旋律来自唐乐,歌词来自地方俗曲。起初只是在民间传唱,后收入雅乐之中。因其在民间流传的特性,结构简单,歌词通俗易懂。关于催马乐的兴起有着多种的记录,《玉堂杂记》中记载,催马乐是当时缴税的人,一边骑马,一边歌唱而产生。  

    催马乐大概流行500年左右,随着时间流逝以及战争问题,催马乐一度消失,后在江户时期被恢复。德川家康时期,从与朝鲜的战争中获得了铜板活字印刷术技术,中国的四书五经、儒家学术、琴谱等大量被印刷。德川加光在京都任命,在任命仪式中专门演唱催马乐。这一系列的行为促进留催马乐的恢复。  

    欣赏由坂田先生排练的催马乐曲《人者》。古琴伴奏,男生主唱。  

    古琴的传入日本最早是在奈良时期,随着雅乐传入。传入日本后,由于音色以及演奏方法等原因,古琴最先被淘汰出雅乐演奏。1676年,东皋心越东渡日本,带入日本十面琴,传入《东皋琴谱》,再次引发了古琴音乐在日本的流行。对比《仁智要录》和《玉堂琴谱》,会发现,《玉堂琴谱》中许多乐曲完全出自《仁智要录》中的唐曲。对比《东皋琴谱》和《玉堂琴谱》中古琴的音乐、形制及演奏方法,古琴日本的发展过程中并没有发生过多的变化。古琴流传至朝鲜已变成七弦十四徽的形制,这种状况在日本就从没有出现过。古琴音乐不像琵琶、筝等乐器在日本的发展状况,是因为古琴音乐对于日本的音乐人来说,是精神的存在,古琴音乐的流传,不仅仅音乐的传播,而是琴学思想的流传。  

    因而,从《仁智要录》《三五要录》曲谱与《玉堂琴谱》的融合来看古琴音乐在日本的流传过程中,并没有受到日本音乐的影响。  

    最后,演奏了坂田先生排练的催马乐曲《樱人》。在场的叶国辉教授等老师和学生也对坂田老师的讲释做了积极地回应。

    非常感谢坂田先生带来的此次讲座,内容与音乐演奏相结合,生动、形象,使得我们对于唐乐在日本的发展状况又有了更深层次、多方面的认识,期待坂田先生的下次讲座。  

     
     

    分享到:


  • 文章录入:yajie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