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人:刘舒婷、高怿恒、许钰君

    摄影、图片:罗韵啸、粱善普 

    2014年12月7日,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民族音乐学专业课教师黄婉老师以及音乐学系金桥老师,带领音乐学系本科四年级11名学生前往福建泉州,展开为期一周的田野采风训练。本次实践考察与采风教学活动是依托“民族音乐学”课程,根据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本科教学大纲的要求而展开。11名学生分为三组对高甲戏、南音和梨园戏进行体验与采访。

    12月7日、8日采风一行对高甲戏进行了集中的观摩、采访与体验。分别参与了对泉州高甲戏剧团团长的参访、随晋江高甲戏剧团下乡参加佛诞活动以及随泉州高甲戏剧团下乡参加宗祠落成典礼、跟随泉州高甲戏剧团学习高甲戏的唱腔与身段等系列活动,详述如下: 

    场景一

    采访时间:2014年12月8日早上9点

    采访对象:泉州市高甲戏剧团张伯萍团长

    采访地点:泉州市区 

    张团长曾任泉州市高甲戏剧团团长一职,主持申请高甲戏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8日上午,张团长受金桥老师的邀请赴酒店为全体同学带来一场丰富精彩的高甲戏讲座。老团长主要围绕高甲戏的历史及传承上展开叙述,以下为张团长口述的高甲戏内容综述: 

     

    (图左为泉州市高甲戏团前任团长,图右为金桥老师) 

    高甲戏(又称戈甲戏,在闽南语中“戈“与“高”同音)发源于泉州,于明末清初出现,是福建地区的五大地方剧种之一。在明末清初,“合兴班”的出现对高甲戏的传承产生重要影响。“高甲戏”一名在解放后才被正式更名,而在此之前的闽南地区则称之为“戈甲戏”。它的雏形见于村民化妆成宋江游行,且闽南语中高甲的读音为(gō gā,拼音谐音),gō在闽南语中意为矛,gā为披甲,因此高甲戏又名宋江戏,这也能和最早的高甲戏都是武戏的说法相吻合。关于高甲戏名称的由来还有另一种说法:最早因有九个角色称为九角戏,“九”的闽南语读音是“gāo”,“角”的闽南语读音是“gā”,由此谐音“高甲”。 

     

    (图为张团长所赠自己所创作的剧本) 

    当下的高甲戏演出及经济来源主要依托三大支柱:一、佛诞庆祝活动;二、海外闽南华侨赞助;三、节庆及红白喜事。8日与9日晚观看的两场高甲戏演出分别源自政府的送戏下乡工程及村里祠堂落成庆贺。目前,高甲戏的演出任务艰巨,特别下乡演出往往一场连演三天。海外演出主要集中于东南亚诸国,如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与闽南华裔的分布有着密切联系。 

    此次,参与的佛诞庆祝活动属于“迎神赛会”形式中的一种。“迎神赛会”在村落里十分兴盛,每个村都会通过请高甲戏、放炮、化妆游行来给自己的镇乡神庆祝。那时的表演场合多是草台。这样的活动一直延续到今天,也是高甲戏生存的重要平台。与此同时,高甲戏综合了莆仙戏、梨园戏、竹马戏、大气戏、京剧、神断戏、南音等剧种,兼容并蓄的特性也使得高甲戏的传承奠定重要基础。在张团长等人的共同努力下,高甲戏于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图自左至右依次为:罗韵啸、刘舒婷、粱善普和张伯萍团长) 

    场景二

    采访时间:2014年12月8日下午2点

    采访对象:晋江市高甲戏剧团部分团员

    采访地点:晋江市高甲戏剧团排练厅、湖西村城星公庙旁

    倾听完早晨张老的高甲戏故事后,下午音乐学师生一同奔赴剧团开始亲身感受高甲戏。刚走进排练大厅,印入眼帘的是一位女丑行当的表演。在近年的高甲戏表演中,最初以武戏为主,近些年随着观众审美选择的变化,丑角成为更受欢迎的角色,且男扮女丑往往比女丑更为吃香。 

     

    (图为排练现场) 

     

    (图为排练现场)

     

    (图为女丑角色) 

    在乐器的伴奏中,大提琴的出现引起关注。不仅仅在高甲戏中,同样在很多其他中国传统戏曲曲艺表演中都先后不约而同出现大提琴的身影,是喜是悲,值得思考。在这里的大提琴,只有一把,更多扮演主干音低八度断奏演奏的效果,音色十分明显,好似一卷蚕丝将其他乐器包围其中。在乐器的数量上,并无具体讲究,主要依据声部音量平衡去选择。 

     

    (图为部分伴奏者) 

    剧团的演员主要来自于泉州艺校,这也是全国唯一开始高甲戏专业的学校。在与年轻演员的交流中,多为从少年时期开始高甲戏的学习,并都立志于未来投身于高甲戏表演行业中。从学习经历看来,具有南音基础的同学会给高甲戏的学习带来帮助,反之由于性格与风格区别则不适。高甲戏的学习无论是演唱还是演出一直都使用简谱教学。 

    场景三

    采访时间:2014年12月8日晚上7点

    采访对象:晋江市高甲戏剧团现任团长、驻团作曲家

    采访地点:剧团演出化妆后台 

     

    (图为《杨门女将》剧照) 

     

    (图为《杨门女将》剧照) 

    8日下午6点,我们驱车前往林口村观看了晋江市高甲戏剧团的惠民工程系列演出之“送戏下乡”,在演出前的化妆后台间,我们有幸采访到了该团团长以及驻团作曲家。团长主要向大家介绍了剧团情况,而与驻团作曲的交流上更多集中于器乐及传承的问题上。 

     

    (图为高甲戏表演者化妆) 

    晋江市高甲戏剧团于1953年,之前位于晋江飞机场附近,旧址面积相对新址较小,在2013年秋天才搬到了现今地址。虽成立有60年之久,然而该团一直所秉承的勇于创新、锐意进取的精神,使得他们得表演独具一格。 

     

    (图为罗韵啸(右)对湖西村村民采访当日佛诞的背景) 

    在8日晚上晋江高甲戏剧团为村民带来的是经典剧目《杨门女将》选段的表演。经典的故事、场景、戏服,一脉相承,而在艺术家的表演中还结合了一些新鲜的元素,例如踢踏舞步伐的加入,对话语言上的流行性等。即便如此,高甲戏仍因它的闽南方言,致使它的传播产生一定的局限性。 

     

    (图自左至右依次为许钰君、平果、陆扬立和王悦与驻团作曲家交流) 

     

    (图为刘舒婷和高怿恒拜访湖西村当日佛诞的重要场所城星公庙) 

    在与驻团作曲的交流中,作曲家的谈吐一直体现着福建人传统的谦逊与包容。他认为在现代高甲戏的音乐创作中的曲式结构还尚未成熟,更多是根据故事剧本发展,最大到单三部曲式规模。在乐器方面的变化,主要源于中国的九十年代中叶的十年动荡后掀起乐器改革风潮。最后作曲家表示,高甲戏音乐的创作主要以支声复调的形式为主,在未来的创作中也将试图融入更多的现代音乐元素,而在故事的主题及剧本上更多保留传统因素。 

     

    (图为杨白石对演员进行采访) 

     

    (图为晋江高甲戏剧团演员与采风师生合影) 

    场景四

    采访时间:2014年12月9日晚上11点

    采访人物:泉州高甲戏剧团负责人

    采访地点:林口村

    晚上全体师生受热情好客的张团长邀请,一同来到靖江市林口村观看来自泉州高甲戏剧团为庆祝当地“柯氏祠堂”落成仪式的演出。 

     

    (图为柯氏祠堂) 

    演出相比8日晚更为文雅,唱腔细腻婉转,配器上打击乐比例却明显加重。加重的还有大提琴的音量,王悦同学向负责人提问大提琴的音量突出现象是刻意还是无意?负责人答道:“乐手不久前刚来剧团经验不足,音量上控制不足。”还有一些同学则认为或许和扩音话筒的位置也有关系。

     

    (图为《大闹花府》剧照)

    除了大提琴的特殊身份总是引起一阵讨论,在高甲戏伴奏音乐中扮演领奏作用的打击乐器组也是关注焦点。高甲戏的伴奏乐队一般位于演出台的左侧幕后方,打击乐器组位于最前方面对其他乐器,其他乐器则按音区依次竖形排开。打击乐组鼓师不看鼓谱,一直注视着表演者,演员通过唱腔、身段来提示鼓师敲鼓点;用手势来提示曲牌。 

     

    (图为观戏观众) 

    总结 

    两天的高甲戏的采风活动,最为感动的是观众的热情。每晚的台上演出均长达三小时之久,然而台下观众也一直坚持到最后。观众的反应出现两种有趣的现象,一种为非常聚精会神的观看,更有如张团长——一位88岁老人,选择全程站着观看全剧的观众;另一种为一边观看一边给演出添热闹的观众,三小时的剧看下来,耳边所有的烟花爆竹声加起来也要占一小时之余。高甲戏的观众多以当地村民为主,第一天的演出老年人居多,第二天老年人与中年人各半,还不乏些许年轻人。演出场地的开放性,使得场外因素不断混入其中,特别是第二天伴随节日的演出。观众及周边居民并不会因为演出的进行而停止热闹,整场剧听下来不仅感受到来自高甲戏的魅力,也感受到浓郁的村镇文化,堪比过年,甚比过年。 

    连续两天的高甲戏观摩、互动,不仅解决了同学们在活动前整理准备的问题,而且通过对高甲戏模唱的直接体验,对高甲戏的认识进一步加深,从不了解到熟悉的过程,更给同学以一种和采风之前完全不同的全新视角来看待高甲戏。对高甲戏的热情产生了更多的疑问,并带来了后续更多的关注。高甲戏详细的报告将在之后的采风汇报中呈现。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元_丝路羽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