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两岸三地”音乐艺术专业博士研究生学术论坛

    博士研究生成果发表 音乐学研究专场(Ⅲ)综述

    时间:2014年11月6日 8:15—10:1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图书馆学术厅
    事件:首届“两岸三地”音乐艺术专业博士研究生学术论坛博士研究生成果发表 音乐学研究专场(Ⅲ)
    主持: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周世斌教授
    综述:李亚(上海音乐学院2013级博士研究生)
    审核:新闻组 

    在音乐学研究专场(四)中,首先由来自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的博士生高嘉穗进行发言,她陈述的题目是《记忆之河,部落之书--台湾泰雅族Lmuhuw曲调中的语言现象》。台湾泰雅族(Tayal)尚未具有自己固定的「书写系统」(Writing System),泰雅族人藉由「口述传统」,传承部落的历史与文化。传统需要使用「口述传统」的场合,经常具有礼仪性与正式性,其语境、语汇与言说(speech)方式,皆不同于日常生活的会话。相对汉文化的概念而言,Lmuhuw的意涵类似于泰雅族的「文言文」。传统使用Lmuhuw的时机,多属部落或家族中的正式场合,例如缔姻、谈判、祭典等,以说话或吟唱、对唱,即兴表达言说的内容并且必须呼应gaga(祖训)的精神,所使用的语汇以及内容,涵盖了历代累积的文化内涵——包括历史、知识、祖训等。以文学性的比喻、象征等手法,透过口授心传的方式以及老人们互相之间的对唱(话)累积,藉以自我建构、诠释并传承族群重要的历史与文化。而吟唱Lmuhuw的曲调,亦以歌词语言为曲调的基础,建构出其特定的音乐语言模式,再据以发展为长篇的史诗歌曲(epic song )。在此,其曲调的结构模式,成为传承族群语言、历史与文化思维的重要载体。

     

    基于上述背景,高嘉穗首先简介Lmuhuw已有之相关研究成果,接着进一步分析Lmuhuw的语言与曲调的内在关联,她从目前对Lmuhuw在音乐上的研究困境,提出后续整理、记录与保存方式的建议。 

    第二位发言人是来自中国音乐学院的博士生詹林平,他的发言题目是《关于“八音”、“乐器”概念的古代文献分析》。詹林平通过梳理相关古代音乐文献资料,阐述他对“八音”、“乐器”概念的理解。他认为“八音”具有三层含义:其一,特指乐器的制作材料。其二,泛指当时的音乐实践活动。其三,特指各种乐器演奏。其四,综合性的,泛指音乐活动以及音乐文化的方方面面。从单件乐器的产生到规模化使用、组合,不但需要长期积累,而且需要特定的文化制度催生。与此相应,一系列概念也才能在特定文化语境中被创造和应用。中国典籍出现的“八音”和“乐器”两个概括性名词,不但说明了中原文化的高度发达,而且说明了“礼乐文化”制度的需求。 

    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博士生范晓利的发言题目为《论孔门琴乐观对古琴文化的影响》。她立足于艺术文化学学科观念,从原典文献入手,考证和分析《论语》中孔子对于“乐”的观点和实践,她通过关注其他儒家典籍和诸子文献中孔子及其弟子与古琴的典故,归纳出孔门教化中的琴乐观,她从直接文献、间接文献和典型意象三个方面,透视孔门琴乐观对古琴文化的影响。她认为,孔子关于“乐”的观点,被历代琴人遵循和发扬,其他儒家典籍和诸子文献中记载着许多孔子及其弟子与古琴的典故,不少文献甚至把孔子塑造成一位琴家,附会之嫌是不可避免的,但其核心思想与《论语》中关于“乐”的思想一致,且在漫长的历史演进中,已然对后世产生了巨大影响,同样具有学理和实践双重价值。 

    之后,南京大学考古学专业博士生牛长立进行了宣讲,其题目为《问学音乐类“非遗”的保护》。他从保护什么、为什么保护、谁在保护三方面进行论述。他认为,“非遗”保护必须提到文化战略的高度,保护音乐品种、音乐类型、某种传承机制、乐社、传承人乃至整个文化遗产的生态系统。音乐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策略,可针对生态环境、音乐本身、保护和音乐类文化遗产有关的人展开。保护和传承音乐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需要政府、文化事业单位、专家、学者、高校、媒介、民众的参与。 

    东北师范大学的博士生刑晓萌宣讲的题目是《传统文化与文化传统中的民族声乐》。作者认为: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固有的东西,其本身是在一个固定时期内较为稳定不变的文化形态,文化传统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是在历史的发展中不断变化、创新的。民族声乐是中国传统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作为传统文化的有声载体,在传统文化与文化传统中以两种不同的形态存在。保护与传承传统民族声乐的根本目的在于保持中国音乐文化的民族性,挖掘与学习优秀的民族音乐文化传统,创作出符合中国民族语言的旋律是传承民族声乐的关键。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