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生教授

    时间:2014年11月6日15:40-17:1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图书馆学术厅
    事件: 首届“两岸三地”音乐艺术专业博士研究生学术论坛博士研究生成果发表专家讲坛(三)
    主持:上海音乐学院张巍教授
    综述:张智军(上海音乐学院2013级博士研究生) 

    今天下午15:40-17:10这一时段,举行了专家讲坛(三)的活动,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赵晓生教授为大家做了题为“音乐分析音乐表演艺术的颠覆性启示”的讲座,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部领导张巍教授主持。

    赵晓生教授一开场就表示他非常高兴参加本次博士研究生论坛讲座,他指出,所有的音乐学科学生都应该做音乐分析,但是目前大家的分析有个局限性、音乐分析拘泥于指定的一个局限内,他说,音乐分析要“全景分析”,就是从最小到最大的时空一体化纵深延展的全景分析。音乐分析应关注音乐细节,如基因-细胞-生长-衍生-小组织-大组织-更大组织-组织与他组织的相关性-情景还原-时代-历史-人文-文化-学科间相互关系。音乐分析还应关注音乐细节的每一个要素,如节奏、重音、乐思、音程、材料、和声、调关系、音响设计等,他认为全景分析是从最小到最大的时空一体化的。

    由于时间的原因,赵晓生教授在本次讲座中只阐述了“全景分析”的3个层面:

    1、结构上的颠覆分析。赵晓生教授以刚刚在武汉音乐学院国际音乐节上英国钢琴家乔安娜·麦克格瑞格演绎的《哥德堡变奏曲》为例,阐释了我们可以对作品做不同于他人但是有逻辑说服力的分析,他认为麦克格瑞格将《哥德堡变奏曲》全曲建立在3个乐章的思维上的演奏,着实使人耳目一新,因其背后藴藏着深刻的思考与细腻的研究。随后,赵晓生教授又以巴伦博伊姆对《悲怆》奏鸣曲的处理方式,进一步阐述了在结构上对作品进行颠覆性分析的可行性。

    2、时代维度上的颠覆分析。赵晓生教授以巴赫对库普兰的继承性、巴赫与亨德尔之间的相互影响而作分析,他试将巴赫与库普兰的两个作品连起来看有什么效果,其结构为“库普兰-巴赫-库普兰-巴赫-库普兰”,这构成几乎是完美的巴赫与库普兰的合体、毫无痕迹。

    3、隐语性颠覆分析。它就是分析作品背后隐藏的作曲家谜语,赵晓生教授主要以贝多芬的Op.109、110、111为例,指出此3首作品是一组有机统一的作品,赵晓生教授认为在Op.109中隐藏了贝多芬早期作品中的主题,这表明了贝多芬创作的内在统一性,而Op.110和bE大调钢琴三重奏第三乐章的乐思(源自作曲家年轻时创作的Op.46),在贝多芬的3个作品中大概相隔10年就出现1次,表明隐藏在贝多芬心中的一份永久的思念与牵挂,Op.110中的“抽泣”音型以及上行四度的“祈求”和下行的“训示”音型,是Op.109中的恳求上帝与Op.110中的第一次上帝的回应。3部作品是贝多芬对最难忘的回忆。之后,赵晓生教授又以舒伯特的3部作品(D958、D959、D960)为例,分析指出此3部作品的12个乐章是交叉创作、不能分开,音乐是紧密相连的,D958号开始的主题源自贝多芬Op.32,第二乐章主题源自贝多芬第5奏鸣曲第二乐章,在说明原因时,赵晓生教授认为D958表现舒伯特宣称“我是贝多芬的传人”、D959第四乐章(源自D537第二乐章)表现舒伯特“回忆曾经美好的过去”、D960是对生命抱有的一丝希望和对死亡的极度恐慌。赵晓生教授指出,除了以上3点外还有人性分析、精神分析、文化分析等等。

    赵晓生教授一边讲解“颠覆”分析的理论构架,一边信手拈来地在钢琴上流出库普兰与巴赫的片段结合以及贝多芬与舒伯特的作品主题,其富于“颠覆”性的“颠覆”分析启示与贝多芬“哽咽”与舒伯特“挣扎”的精彩演绎,赢得了两岸三地博士研究生的阵阵掌声,最后赵晓生教授深情演绎了《哥德堡变奏曲》,在慢板毕而快板启的“半终止”中结束了本场讲座。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