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钱仁康音乐学术讲坛《音乐考古》讲座  

    第四讲“青铜音乐的辉煌”综述  

    主讲人:王子初教授  

    时间:20141029日(周三)18:0021:0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中607  

    综述人:章瑜  

       

       

    讲座的主要内容如下:  

        王子初教授先讲述了青铜时代竹木乐器的考古情况,他提到,两千年前的木质材料埋在地下保存的三个条件:饱水,深埋,密封。  

    1、瑟,先秦出土繁多,大部分都在湖北,主要是楚国境内。北方中原地区至今未见出土瑟,王子初教授认为北方不是没有瑟,而是瑟身木质材料没能保存下来。接着,他介绍了出土的瑟的保存方法:先要对饱水状态下挖出来的瑟进行脱水,浸泡在乙MI溶剂中,乙MI渗透到木中将水分置换出来,然后用酒精将乙MI置换,溶剂挥发,干燥,性能就稳定下来。  

    2、琴,木类材质不易长久保存,实物发现极少。考古发现最早的琴,可以推到2400年以前的战国早期。王子初教授详细讲解了曾侯乙墓十弦琴,半箱式,他认为,此类琴虽有面板、底板、雁足、琴身,但与现在我们说的古琴应该不是一个系统,很可能是早期南方流行的一个式样,早期出土的琴都是这个造型,有十弦、七弦,流传有序,关于这种琴怎么用、怎么弹,学术界尚未统一。  

        

    3、排箫,详细讲述了十三管曾侯乙墓排箫,王子初教授提到,黄翔鹏先生认为此箫可吹奏七声音阶,但很遗憾至今没能找到当年用此箫吹奏的录音。接着,他引申出清宫雅乐的排箫,指出,汉人在描述先秦文献时说三代雅乐用的排箫“参差形如凤翼,但后人理解错误,说像鸟的翅膀,清儒根据古人参差形如凤翼的记载,顾名思义,制成长管在两边,短管居中间,状如双翼的排箫,显然是牵强附会的假古董,他认为,十二管十二律,按照半音阶排列,演奏起来极不方便,可见清代人不如古人聪明。  

        

    除此以外,王子初教授还介绍了筝、箜篌、笙、竽、律管等竹木乐器。  

    4、器物上的刻绘  

    王子初教授重点谈了他对于目前音乐图像学学科的一些看法。他认为,音乐图像学是历史遗留下来的跟音乐相关的图像类文物的研究,是音乐考古学的一个部分。音乐考古学研究人类历史上、社会音乐生活中遗留下来的音乐实物资料,这个实物资料包括物质的、图像的。因此,音乐图像应该作为音乐考古来看。他指出,国内有人在倡导音乐图像学,本身用意不错,但他们概念还不太清楚,他们所做的其实是音乐考古学中的图像类文物的研究。他认为,真正的图像学实际上从心理学、从人类对图像这种认知的角度,很大程度上是心理学的成分。他希望,音乐图像学学科首先应从理论方面进行规范,一门学科成熟的标志应该有成熟的基础理论,有明确的研究目标、研究对象、研究方法,有一定水平的专家队伍,有该领域公认的代表性的学术成果。  

    接下来,王子初教授一一讲述了石磬、铙、镈、甬钟、纽钟,钲,扁钟、铜鼓、錞于等青铜乐器实物。重点探讨的内容如下:  

    5、石磬,王子初教授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周代磬的五边形结构是古人摸索了几千年才达到的结果,这不是随意的,为什么不做成别的形状呢?殷商时期探索了虎纹磬、鱼纹磬,但在实践中都被淘汰掉了,到春秋才完成这个规范的形状。他认为,磬底做成往上拱的弧形,最符合音响学的原理和音乐学的需要。一套编磬的弧底有平直、圆润等,其形状的不一致说明:编磬是旋律乐器,对音准要求很高,如何调音呢?编磬的基本造型做完之后,就通过改变弧底来调整音高。因此,最后调音是通过改变磬底弧度来实现的,这是音乐的需要。  

                                                                                 

    6、铙,讲述“钟枚式大铙”时,王子初教授指出,这种铙与西周的甬钟很接近,西周的甬钟是西周推行礼乐制度时出现的一种新的青铜乐钟,是从南方的大铙演变过来的,其原型应该是湖南的“钟枚式大铙”。他进一步总结,甬钟的外形来源于南方大铙,但它的编列、音乐性能还是来源于中原的编铙,它有一个外在和内在的东西共同创造了西周的甬钟,使甬钟成为整个西周青铜乐器中的佼佼者。  

    7、甬钟,详细讲述了晋侯稣编钟对于中国音乐史乃至中国历史研究的意义及价值。王子初教授指出,晋侯稣钟铭长达355字,完整记载了周厉王三十三年正月八日开始晋侯稣受命讨伐东夷的全过程,是对西周史料的重要修正和补充。它纠正了以前所谓的厉王在位二十三年的谬传,使厉王在位三十七年的记载得到了确证。从音乐史角度来说,晋侯苏编钟16钟可分三式,反映了一部甬钟的发展演变史。最后,得出结论:以甬编钟演奏旋律是西周的传统;但由于政治因素的制约,西周甬编钟因五声缺商而导致音律不全,因此,西周的甬编钟实质上并非成为很好的旋律乐器。甬编钟作为在当时乐悬的主体,在社会上所起的作用似乎主要不在于音乐艺术,而更在于政治礼制。  

    王子初教授的讲座中,音乐文物与文献相得益彰,内容丰富,列举诸多宝贵的音乐考古实物图片,传递的不仅是知识性的内容,还有他对音乐考古研究独到的见解和视角,并且学习了平时很少能接触到的专业性较强的考古知识,以及他的最新研究成果,让在场的每位同学受益匪浅。  

    分享到:


  • 文章录入:李墨责任编辑:mus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