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老师:王子初教授  

    主持:韩锺恩" target="_blank">韩钟恩教授  

    时间:20141021 18:0021:0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中楼419  

    综述人:易霜泉  

    讲座论题:一、音乐考古与中华文明之旅  

    二、音乐考古的戏剧性发现  

    王子初教授提出一个有趣的猜想,贾湖骨笛同时是否有竹笛的存在?

    河南舞阳出土的一批骨笛共有40多支,20多支有七个音孔。音孔非等距,具有横向的刻度,距今已有近9000年的历史。有的笛子开孔处还刻有等分记号,说明在制作这些笛子时,是经过比较精确的度量和计算的。并且舞阳贾湖骨笛已经具备了七声音阶结构,而且发音相当精准。

    相较与丹顶鹤骨制作的笛而言,竹笛则具有更有优于骨笛的特质。那么贾湖人在使用用骨笛的同时,是否同时存在有竹笛?有没有可能更早使用的是竹笛而不是骨笛?王子初教授对其推断进行了实证考据:1、几千年来中国人做笛子的材质一直是竹子;2、天然的竹子材料硬度适中,纹理通直,管壁质地均匀,产生共振的性能好。尤其是竹管的声音传导通畅,声速高。与舞阳骨笛所用的大型鸟类动物的翅骨相比,竹笛声音清脆明亮,音响性能要优越得多;3、贾湖位于淮河流域的县城,竹子生长不如浙江等地。但通过地质学家推断有可能一万年前淮河流域的气候比现在暖和,当时的气候是有利于竹子生长的;4、竹笛的加工制作方便,竹笛的加工制作,更适合当时处在石器时代的贾湖人的生产力发展水平;5、竹笛音准易把握。贾湖人对骨笛的钻孔不是随意的,是根据实际经验反复测量、设计而开孔。既然竹笛的音乐音响性能好,材料又容易采集。不但加工方便,也容易得到恰当的开孔位置而获得准确的音律关系。因此,贾湖人在当时有很有可能使用了竹笛。

    出土骨笛两支一组,放于墓葬者的腰间;具有骨笛的墓主地位身份不一样——巫师,也就是说骨笛是特殊人群使用的特殊法器。竹笛应该更具普适性。

    另外,王子出教授还认为,贾湖骨笛告诉了我们一个结果,即可以确认的是,贾湖人的其声音阶观念,绝不是在碳十四测定报告中所显示的时间突然出现在贾湖人的脑海之中的。更不会是贾湖当年制作七孔骨笛的聪明人一朝睡醒而碰巧想到的。骨笛上留下的刻痕说明,骨笛也决不是一个农夫或牧童一时兴起的随意之作。而是贾湖人在当时已经流行的音律观念的驱使下精心设计加工而成的、有着明确音律规范的乐器。贾湖骨笛是古代中国对人类音乐艺术最伟大发明与贡献。贾湖骨笛的发现,为世界音乐考古的重大事件,它改写了人类的音乐艺术史。

    然而,王子初教授提出,最早的乐器并非贾湖骨笛,而是奉节石哨(经考证石哨是经过人类加工的产物)。14万年前已经制造出了这样一种发声器响。王子初教授认为既然是人类制造的、加工的何尝不能作为原始意义上的乐器。

    最后,王子初教授提出,历史是残缺不全的,也是不可能百分之百复原的。唯有不断增加认知点,历史将会变得逐渐清晰起来。

       

    分享到:


  • 文章录入:李墨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