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讲:居其宏教授(南京艺术学院
    演讲题目: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学术论辩原则、方法与技巧

    时间:2013年12月20日周五13:30—16:30

    地点:教学楼中楼419

    整理综述者:周凌霄

    12月20日下午,居其宏教授在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中楼419举行第五次讲座,主题为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学术论辩原则、方法与技巧。

    居其宏教授以其本人参与的三场学术论辩作例,开始了他此次关于学术论辩的讲座。首先他讲述了学术论辩的性质和功能,他说总体来看,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研究中的学术论辩,是音乐批评之一种,属于学术批评,因此,其功能与宗旨也和音乐批评大致相同;所不同者,音乐批评对批评对象的分析和价值判断,其基本面常常包含肯定性判断和否定性判断两个方面;而学术论辩对论辩对象的分析和价值判断,其基本面常常只有否定面,或主要是否定面,也即对论辩对象的整体或某些局部的立论、评价、方法、史料真伪和使用方式等等,持有较大程度的异议,甚至全然不同或根本相反。学术论辩是研究者宣示主张、发布新见的重要方式,也是学术界思想活跃、学术繁荣的重要标志同时也是一个时代人格独立、学术自由的重要表征。学术论辩的使命主要是求实、求真、求道。

    他要求我们在进行学术论辩时首先要树立健康心态、避免扭曲心理,同时坚持学术平等、尊重对方文本、引述完整规范等学术论辩原则。其中坚持学术面前人人平等,无分尊卑长幼,是学术论辩的第一要义。在论辩中要尊重对方人格尊严,坚持对事不对人、就学术论学术、就观点论观点的做法。

    而后,居其宏教授又介绍了学术论辩的几种文体,包括立论性论辩、驳论性论辩、综合性论辩等。立论性论辩是这是一种以正面性论述为主要方法的论辩文体。它的基本特征是,在公认学理和科学精神的支撑下,确立一个命题,并通过严密论证以充分证明其正确性,从而得出对方立论或欠当、或偏颇、或错误的结论;驳论性论辩这是一种以反驳性论述为主要方法的论辩文体。它的基本特征是,在公认学理和科学精神的支撑下,通过严密论证,来证明对方所确立的命题或者是一个片面性命题,或者是一个错误命题,或者干脆就是一个假命题;而综合性论辩是将前两种方法有机结合起来并根据需要加以自由运用的论辩,其基本特征和方法是以对方确立的理论命题为辩驳对象,作者本人确立另一个理论命题与之相对,然后通过严密论证,分别证明对方的错误和己方的正确。

    居其宏教授还自己总结了一套学术论辩的方法与我们分享,他说在论战实践中,看到对方文章,千万不要在只读一遍的情况下仓促命笔,而是要翻来覆去地多读几遍,反复揣摩;然后深入思考,寻找要害,首先攻其一点,然后再及其余。而且,优秀的论战文章,除了针对对方的破绽与错误进行细分缕析的解剖之外,还应从具体就事论事中超脱出来、提升一步,站在学理高度、历史高度或时代高度作高屋建瓴的超拔论述,在指指明对方的错误根源之余,从中引出重要的学术理念和思想。

    针对学术论辩的技巧,居其宏教授介绍了当阵叫板、层层剥笋、合理引申、还治其身、以矛攻盾等方法。最后居其宏教授还特别强调了学术论辩要遵守道德规范,他说学术研究的最高目的是以科学精神追求真理。而通往真理之路十分崎岖曲折,其中充满艰难险阻。认定目标,坚定不移,在任何情况下百折不挠、决不退缩,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是史学家刚性人格的表现。在论辩中尤其如此。中国人又有“无欲则刚”的话。要在论辩中去除一切个人杂念,唯真理马首是瞻,学会独立思考,培养自由人格,敢于讲真话(真话并不能等同于真理,但它开辟了通往真理的道路),敢于反潮流,不当墙头草,不做两面人。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是至理名言。再大的学问家,也不可能是真理的化身,何况你我?我们参与论辩,主观上力求立论坚挺、论证科学、分析深入、逻辑严谨,有理有据。但限于各种主客观条件,在其中存在某些错误是正常的。关键是要的态度是以坦诚之心直面错误,敢于向对方和读者承认错误,并善于从中汲取深刻教训,以利于在今后的研究和写作中改正错误。对于初涉音乐论辩的年轻人来说,被人挑出错误是一种亲历、一种财富、一种幸福,当然也是鞭策、压力和动力。论辩是没有桌椅的课堂,对方是不用付费的老师。有时从错误中学到的东西可能更带真切感、更有切肤之痛,因此在你们的学术生涯中更具长远而深刻的启迪意义。关键是要端正对错误的认识和态度,输不起、爱面子、怕丢人,人家指出你的错误就记仇,就耿耿于怀、寻机报复,这种小家子气是最没有出息的。

    最后,居其宏教授对本次讲座做出总结,他指出正常的健康的学术争鸣为理论研究断不可少,也是一个鲜活的学术环境必会具有的生命过程。也可以说,凡是思想自由、学术民主、敞开言路的时代,学术论辩和思想交锋便必然十分活跃;反之,学术界则必然战战兢兢、死气沉沉、汗不敢出。当下语境的宽松度和自由度较之前50年已经有了巨大的历史进步,但离理想境界依然远甚,因此对当代人更带彼岸性;而语境之理想格局的到来是一个充满创造与献身精神的过程,它不光是前辈人留给我们的遗产,更是当代人用创造血汗浇灌而成的果实。将自己置身于改善语境这个创造过程之外者,当然有权共享这个果实,但“坐享其成”的味道,在甜美之余恐怕还会略有些苦涩的。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区鸟责任编辑:区鸟了一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