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2013年)钱仁康音乐学术讲坛/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学科建设的理论与实践系列讲座三(第五、第六讲)

    主讲:居其宏教授(南京艺术学院
    演讲题目: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研究的当下困顿及其解决之道
    时间:2013年12月16日周一13:30
    地点:教学楼北楼414
    整理综述者:刘红

    12月16日下午1:30,居其宏教授在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北404举行第三次讲座。居其宏教授关于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学科建设的理论与实践系列讲座第三讲继续开讲。本次讲座的讲题是“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研究的当下困顿及其解决之道”,居其宏教授分为三节内容来讲述。分别为:第一节 宏观语境困顿及其解决之道;第二节 学科自身困顿及其解决之道;第三节 史家自身困顿及其解决之道。

    首先,居其宏教授认为,从事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研究,是一项高危职业,其原因就是,在音乐学所有学科中,唯有这个学科与宏观语境的关系太密、勾连太紧。居其宏教授从古代、近代、现代、当代宏观语境的困境及出版审查等几个方面论述了宏观语境的困顿问题,认为宏观语境是一个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存在,对之既不怨天尤人,也不安之若素,当然更不屑于同流合污。在“出版审查”方面等的困境中,居教授以戴嘉枋的《“文革”音乐史》和自己的《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为例,来论证其历史语境的困顿状态。同时居其宏教授又指出了“宏观语境困顿”解决的途径。一是要肯定进步、坚信未来;秉笔直书、实事求是;二是除马恩列毛关于文学艺术的经典阐述外,要将双百方针、两无承诺、两不干涉为我所用,另外音乐艺术、尤其是纯器乐音乐的非语义性特点,也是一柄可用的尚方宝剑。三是要讲究表达智慧和技巧,承认时代局限。四是分清认识境界和表述境界及其应对之策,还要据理力争。

    其次,居其宏教授指出,学科自身也面临着所谓的困顿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勾连政治生活太紧;学科理论建设不足,特别是培养出来的硕士、博士缺乏系统而坚实的史学基础理论与方法的训练;研究类型相对单一 ;学科覆盖局限较多;官方档案难于解密;民间史料散佚严重等现状。并提出了解决的方法,一是加强学科理论研究,相关学者应对本学科的性质、对象、目的、学科框架、历史观与价值观、方法论以及与他学科的边界划分等元理论问题进行基础性研究。二是促进研究类型多样,尽量少做大而全研究、多做窄而深的研究。三是注重民间史料建设,虽然民间史料散佚严重,但其总存量依然巨大,而且与我们的对象世界的联系更为紧密。因此,史家的史料建设目光应当主要投向民间史料。四是有效整合学术资源,史家应当充分运用中国音乐评论学会、中国音乐史学会、中国音乐学网、中国音乐评论网等学术平台,有效整合学术资源。五是要走出书斋关注当下,走进剧场和音乐厅,密切关注当下鲜活的音乐生活及其新动向和新问题。六是要排除各种现实干扰。

    最后,居其宏教授讲述了“史家自身困顿的几个方面,其一是音乐史观的嬗变与混乱,而秉持何种历史观研究和书写历史,对史家而言是头等重要的事情。其二是专业视野的逼仄,居其宏教授以自己撰写《改革开放与新世纪思潮》为例,尽管是理论,但所涉及的音乐美学思潮,也要去探求音乐美学问题。其三是史学训练的失范,尤其一些年轻学者,其研究实践及其成果表明,由于缺乏史学基本理论与方法的系统训练,致使某些本该避免的问题终未成功避免。其四是科研和教学队伍的弱小,与庞大的中国古代音乐史、西方音乐史相比,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科研和教学队伍较弱,尤其是当代。其五是学术胆识的不足,在研究、选题和写作实践中,对历史和现实中的敏感问题,不敢或不愿触碰。针对以上的困顿,居其宏教授认为,史家要提高历史意识,把握音乐艺术的基本规律,研究历史中的兴衰存亡之道,从中汲取有益经验,提高自身对音乐史的宏观把控能力。还要对历史怀抱一颗敬畏之心,因为一部音乐史是历代前辈和当代音乐家苦心孤诣、呕心沥血的创造。另外史家必须对自身的知识、技能结构和人文素养有清醒的自我认知,采取有针对性的增强补弱措施,进行史学系统训练,令自己的学养更全面更强大。最后一点就是还要大力培养学科团队。

    居其宏教授以浅显风趣的语言、求真详尽的案例,并结合自身实践与社会经验,对“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研究的当下困顿及其解决之道”做了生动、真实的讲解,居教授的谈吐与睿智给现场的老师同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次讲座使大家受益颇多。

    相关提问:

    1、李鹏程提问:写论文时,涉及到比较敏感的问题时,有些老师提出不要在论文中涉及到政治的问题,但是如果涉及到历史一定会涉及到政治,遇到这种情况是应该继续这样写下去?还是听从老师的意见避开这样的问题?

    居其宏教授回应到:你的问题有同学提问过,我认为,作为历史家既然选了这个论题,就应该按历史原貌来写这个问题,既然是有价值的,就要研究下去。总结前人的历史经验,避免我们以后再犯类似的错误,就要按照历史的本来来写,这只是我的建议,最终怎样写,还要听老师的意见。

    2、张鸾提问:您作为史学家,历史的田野应该怎么做?如果当事人已经不在了呢?

    居其宏教授:我们史学界的田野,就是实地调研,采访当事人,找第一手的资料。如果当事人不再,找后人、朋友、学生等。当时在单位的史料,当然还有公开发表的论文、作品、实践成果等。包括当时他人对他的评价,后人对他的研究等都是你的研究对象。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区鸟责任编辑:区鸟了一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