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2013年)钱仁康音乐学术讲坛/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学科建设的理论与实践系列讲座二(第三、第四讲)

    主讲:居其宏教授(南京艺术学院
    演讲题目: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历史观与方法论
    时间:2013年12月12日周四13:30
    地点:教学楼中楼214
    整理综述者:程征

    12月12日周四下午1:30,居其宏教授关于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学科建设的理论与实践系列讲座第二讲继续开讲。本次讲座的讲题是“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历史观与方法”,共分为:第一节 历史本体论及其相关范畴;第二节 历史观、方法论及其相互关系;第三节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研究的多元历史观;第四节 多元史观下必须坚持的共同研究原则;第五节 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研究的方法论五个部分。

    首先,居其宏教授阐释了“历史本体论及其相关范畴”,指出将哲学本体论用于历史研究哲学,就衍生出历史本体论。所谓“历史本体论”,概括说来是关于历史存在及其本质、历史存在的可知性和历史的逻辑化表述的哲学思考。为此,他把历史本体论概括为三个范畴,即:其一是历史存在论;其二是历史认识论;其三是历史阐释学。居教授从历史的实在性存在和历史的观念性存在两个概念出发,探讨了两个既相互联系又彼此区别的范畴,从哲学本质角度考察,历史的实在性存在永远是第一性的,相比之下,历史的观念性存在则永远是第二性的。后者是前者在史家笔下的观念性反映和文字化表达。并指出史实——历史实在性存在的个别化载体,史料——历史观念性存在的个别化载体,两者也存在着这种关系,并认为历史观念性解读是无限性。

    所谓“历史认识论”是关于实在性历史存在、亦即历史真实可否被认知,以及史家如何去认知和把握历史真实的理论与实践。居教授还是以史料、史实来论述,说明史实作为历史实在性存在的个别化载体具有唯一性和第一性,并以一篇《音乐活动家XX及其历史贡献》的学位论文举例,指出作者根据一位历史人物的采访笔录,就对整个事件下结论,认为上世纪50年代中期音乐界对XXX音乐家的某篇文章进行讨论时,XX同志没有组织《人民音乐》开展这个讨论,而且批评编辑部将XXX与XX相联系的做法。居先生举出三条直接证据、两条间接证据(它们既是史料,更是真正意义上的史实),加以佐证,证明自己提出的解释较为接近历史真相。至于实在性历史存在的无穷性,居先生又举了追溯无伴奏合唱《半个月亮爬上来》改编者的例子,实例生动,易于理解。

    其次,居其宏教授谈到了历史阐释学中的历史观、方法论及其之间的相互关系,就历史上出现过的几种历史观以及史学方法论进行了举例说明,指出特定的历史观与特定的方法论存在直接的对应关系。例如实证主义史学家必然强调和采用实证主义的方法论,通过一系列数据来勾画历史面貌;而考据派史家则更多运用考证和考据方法。然而,与历史观相比,史学方法论却带有某些普适性特点。也就是说,某些研究方法可以被不同史观的史家共同采用。

    第三、居先生还提到了影响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研究的多元历史观,分别是庸俗社会学的音乐史观、西方中心论的音乐史观、崇古主义的音乐史观以及辩证唯物论的音乐史观,并结合历史研究中许多生动的实例,加以解释。之后,居先生重点论述了唯物史观的生命力和其在当下的意义。并在最后指出当下正是多元时代不同音乐史观多元并存的时期,在当今多元语境之下,每一种音乐史观都应得到同行的尊重,都有平等的话语权,都有发表自家主张、批评别家主张、按照自身音乐史观从事音乐史研究的自由。尽管,这种自由在当下语境中,还有许多条条框框的束缚,因此还是不充分的,但随着国家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历史进程,不同音乐史观的多元并存、自由表达和平等争鸣将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

    居其宏教授以自己多年的经验,提出在多元时代承认不同历史观多元并存的大背景下,史学研究还必须有所有史家都必须遵循和坚守的共同研究原则,它们是:对象第一性原则、史料第一性原则、史实第一性原则、研究第一性原则以及秉笔直书原则。言辞凿凿,是我辈学人需要认真学习的地方。

    居其宏教授此次讲座,准备之充分、材料之丰富、内容之广博令我们在场所有听众和后辈学子感动不已,短短的3个小时的讲座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度过,居教授的声音都已经沙哑,大家仍感觉意犹未尽,期待着下一场居其宏教授的精彩讲座。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区鸟责任编辑:区鸟了一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