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2013年)钱仁康音乐学术讲坛/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学科建设的理论与实践系列讲座一(第一、第二讲)

    主讲:居其宏教授(南京艺术学院
    演讲题目: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理论框架与学科定位
    时间:2013年12月10日周二18:00
    地点:教学楼中楼607
    整理综述者:程征

    2013年12月10日的冬夜,第四届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术季——第十届钱仁康音乐学术讲坛火热开讲。此次讲坛邀请了南京艺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居其宏教授主讲,作为讲坛的主办方,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主任韩锺恩教授对居其宏教授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并就居其宏教授的学术经历、学术研究领域以及主要的学术成就给大家作了简要的介绍。

    居其宏教授出生于上海,早年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的附中和本科,1981年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获得硕士学位。曾经在上海歌舞团、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工作;参与创办了音乐专业学术季刊《中国音乐学》并任副主编、全国性音乐周报《中国音乐报》并任第一副总编等等。长期以来,居其宏教授在当代音乐研究及批评、歌剧音乐剧理论与评论、音乐美学研究以及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领域辛勤耕耘,成果颇丰。

    讲座开始后,居其宏教授首先介绍了自己的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研究历程,教授风趣的称自己是“生在抗战时期、长在红旗之下”与共和国同辈的人,丰富的人生经历本身就是一部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他曾经受到拨乱反正、思想解放的牵引;亲历过从“回顾与思考”到“回顾与反思”、组织过1986年“兴城会议”、发表了一系列反思文章,涉及的领域包括歌剧创作史、音乐批评史、音乐思潮史,以及对毛泽东《讲话》历史功过的反思和评价、编撰《当代中国》丛书音乐卷,1992年出版《20世纪中国音乐》、出版《新中国音乐史》(著作)、《共和国音乐史》(教材)、《改革开放与新时期音乐思潮》(与乔邦利合作)、《音乐界实用本本主义思潮研究》,待出版《20世纪中国音乐史》(著作)、《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教材)及《中国歌剧音乐剧通史》中的两卷。

    居其宏教授的第一次讲座围绕“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理论框架与学科定位”这一主题做了详细的论述,分为:第一节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研究使命;第二节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历史分期;第三节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对象世界;第四节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研究类型;第五节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学术品格;第六节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学科发展与定位。居其宏教授秉持着认真、严谨、诚恳的学术态度,为这次讲座做了充分的准备,并提到第五节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学术品格,自己思考的尚不成熟,留待以后再讲。

    首先,居教授提到了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研究的学术使命,认为受到大史学的影响,音乐史学承载的学术使命是:真实记录人类音乐艺术的创造历程,梳理其发展演进的来龙去脉,对其中主要流派和风格、主要人物、主要作品及其艺术成就进行分析和评价,并给予准确的历史定位,科学总结其历史经验,为当代和后世音乐家从事新的艺术创造提供前进基地和历史借镜。而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要特别关注在中西文化大碰撞语境下中国专业音乐由传统向现代、由一元向多元这两次伟大战略转型时期中国音乐家的清醒思考和自觉选择,特别关注不同历史阶段音乐与政治的互动关系以及处于这个关系中我国音乐家从事创造实践的艰巨性、能动性,对他们的艺术才华和创造成果给予充分尊重和积极评价;同时,更要以历史主义的科学精神,忠实梳理百年历程及其发展脉络,科学总结正反两方面的历史经验并探究其前因后果。唯其如此,这些前人的创造实践及其中丰富的历史经验才能更好地化为今人和后人之极可宝贵的精神财富。

    其次,是关于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历史分期问题,居教授谈到了中国史学界的写作传统,中国音乐史之古代与近现代当代的宏观分期、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中观分期以及微观分期及其依据,特别是在微观分期层面,他认为中国近代音乐史可分为欧风东渐与我国专业音乐文化的发端(1840-1931)和战时环境下的音乐创作与音乐生活(1931-1949)两个时期,1931年爆发的“九•一八”事变就应当被视为日本侵华战争的开始,因而“1931年”作为近代音乐史的分水岭比“1937年”更为合适。而关于现代音乐史则可分为:共和国初期的音乐繁荣(1949-1957)、在“反右”与“向左”中曲折前进(1957-1966)、十年浩劫中的音乐创作与音乐现实(1966-1976)的三个发展时期,这样的分期方法不仅显示出学者独特的学术思考,更饱含了他丰厚的人生阅历。同时,居其宏还例举了学术界对中国音乐史历史分期的不同看法,例如:明言《中国新音乐史》奏鸣曲式的三部结构历史分期;一些学者对当代音乐史的研究应注意时间距离等问题。并就自己关于当代音乐史研究及其分期依据做了阐释。

    第三,居其宏教授讲述了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对象世界,谈到本学科对象世界包括纵向时间坐标、横向地理坐标及音乐类型坐标,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对象世界,其具体所指就是从1840年直到我们所处的当下,发生在我国的专业音乐事象;其中,逻辑地囊括了这一时段内所有的专业音乐领域,即:专业音乐创作、音乐表演、音乐教育、音乐思潮、中外音乐艺术交流、中外音乐的史论研究和当代音乐批评。

    第四,关于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研究类型,居教授把它们分为通史研究、断代史研究、人物研究、专题史研究、体裁史研究、区域史研究、跨学科研究若干个类型。

    第五、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学科发展与定位,居其宏教授阐述了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学科发展的发展历程,并概括了第一、第二、第三代学人在学科发展中的夯实基础、承前启后、发展深化等作用,以及在三代学人的共同努力下,学科生长条件得到了不断改善,学科发展呈现更加繁荣的景象。

    讲座最后部分是现场提问环节。

    问题一,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的研究对象在地域空间上将港、澳、台的音乐家和音乐创作包括在内,那是不是也应该包括海外华人音乐家及其音乐创作、音乐活动、作品研究呢?

    居教授作答道:我自己的音乐史书中,已经将一部分华人的音乐创作和作品纳入其中,例如:谭盾、周龙等等。但是他们的作品还是不是属于中国音乐的范畴,尚存疑问,例如:周龙的《白蛇传》演出阵容全部是西方化装束,用英语演唱,其中的主角“小青”性别变为了男性等等。整部作品的中国特性已经非常暗淡,中国观众是否认可都是问题。是不是将这些人和作品纳入中国音乐史?如何纳入?这恰恰是第三、第四代音乐史人的使命,应该处理好现当代音乐与世界音乐之间的关系。

    问题二,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中涉及到中国传统音乐的部分,该如何阐述。

    居教授作答道,我在音乐史撰写过程中,只有当传统音乐与中国新音乐发生密切联系时才做必要叙述,例如:在“西风东渐”中国传统音乐现存状态中提到了中国新音乐应该还是居主流位置。因为我认为,中国传统音乐应该是另一块重要的研究领域,目前尚没有太多精力涉及。

    问题三,对中国近现代当代音乐史中“中国艺术歌曲”的概念该如何界定。

    居教授作答道,音乐界对这一概念有不同的看法,我比较赞同戴鹏海教授的说法,“中国艺术歌曲”是指以著名诗歌为词,旋律有很高的艺术性,钢琴伴奏与艺术歌曲即相辅相成,又可以相互独立,这其中也应该包括一部分民歌改编的优秀歌曲。

    第一场讲座虽然是在晚间,居先生身患感冒尚未痊愈,同学们在一整天的课程之后也有些疲惫,但是整整3个小时,居其宏教授精神饱满、妙语连珠,不时地引经据典、举证实例,引起了大家的强烈的兴趣,并期待着后几天居其宏教授的精彩讲座。

    分享到:


  • 文章录入:区鸟责任编辑:区鸟了一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