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分析学科博士学者论坛综述(四)

    ——研讨与对话暨闭幕式

    研讨与对话(一) 

    主持人:李吉提

    翻  译:王聪   严逸澄

    时  间:2013年10月17日下午8:30

    地  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南221 

    张巍:李小诺博士论文中分析的两个作品,其取样标准是什么?从莫扎特与肖邦作品上来看,其实本身就存在差异。

    李小诺:首先这个取样是心理学实验室取样的,他们从感受的角度去取样的。应该将莫扎特本身的作品进行比较,古典与浪漫再做比较。这还需要进行深入的研究。

    张巍:为什么选择瓦格纳《众神的黄昏》的第三幕来讲解。

    麦克科瑞勒斯:在瓦格纳歌剧中是一个很直观的曲式,有一个明显的回旋结构,同时又与主导动机结合起来,从外观上看曲式明显,但与戏剧因素结合的很好。原本也想用《特里斯坦》的,因为在音乐上具有很多创新点,但如果选择一个超长的作品,很难在短时内说明问题。

    钱亦平:在耶鲁大学有没有关于歌剧幕与场方面的课程?谈谈您在歌剧研究方面的经验?

    麦克科瑞勒斯:目前在美国和欧洲,整个研究从上世纪开始,已经从本体研究转到版本比较等方面的研究。在耶鲁课程中,高年级学生会涉及到这方面的问题,他本人开设了歌剧分析方面的课,他在《帕西法尔》分析中,发现每一幕都结束在相同的调性中。在耶鲁之前音乐学的分析中,歌剧分析原本没有位置,更多的是分析和声等音乐要素,与歌剧本身没有联系。但后来引入了歌剧分析的方法。如意大利的歌剧与传统的器乐之间联系很紧密,高度程式化。在课程上安排5个声乐专业的学生演唱,让分析者去感受歌剧之间的衔接。

    麦克科瑞勒斯:在中国的音乐学课程中,有没有教学生如何分析罗西尼的歌剧、瓦格纳的歌剧?

    康长安:上海音乐学院陶幸老师开设了这方面的课程。

    李吉提:在美国那边歌剧研究已经转向了版本研究,具体是什么意思?

    麦克科瑞勒斯:现在的研究趋向,以《指环》为例,1867年的首演,到世界各地各种演出,会涉及到舞蹈等各种空间关系。去歌剧院、录像观看歌剧的方式,受众有什么的不同反应。

    贾达群:西方对歌剧音乐的研究已经很透彻了,而国内还在研究本体。所以现在西方开始关注歌剧的演出、版本研究等等。

    杨和平:在国内《特里斯坦》主要集中于动机方面的研究,但对于前奏曲的结构没有很清晰的研究。国外学者对结构的研究有三种结论:三部曲式、自由曲式和回旋曲式。您怎么看待《特里斯坦》前奏曲的结构。
    麦克科瑞勒斯:前奏曲的分析在西方学界十分充足,和声的分析也很多。对于曲式的分析确实不多。有两个研究:摩根认为这个戏剧结构是环形的,是互相叠加的;黑普考斯基谈到了18世纪的奏鸣曲是同一主题的不同处理,但在19世纪,一个大的长时间段里,是缓慢的叠加。 

    研讨与对话(二)

    主持人:贾达群

    翻  译:王聪   严逸澄

    时  间:2013年10月17日下午10:20

    地  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南221

    冯存凌:分析在英文、德文世界里面的解释是不一样的,英文世界更多关注本体,德文世界里更接近于一种广义的,文本分析、文化分析等。而他本人听了教授的讲座后,觉得教授倾向于后者,这是教授个人的学术兴趣了,还是整个美国研究的趋势。

    麦克科瑞勒斯:美国从上个世纪分为音乐学与音乐理论,音乐理论涉及到本体的东西,音乐学与音乐本体的关联不多。申克理论、音级集合理论等,这种理论曾经被批评过,而是一个高度形式化的东西。教授本人不是太喜欢这些方法,而他将这些只关注文本的方法进行了发展。他关注的东西超过了文本,因此,他的研究方法倾向于后者。

    觉嘎:西方所意识到的很多东西,国内是否走在后面。20世纪一方面已经过去,另一方面,20世纪西方音乐继续延续。西方的歌剧研究转向了版面研究,其认为不是前沿而是需要。国内音乐分析学界在做努力,但这个领域的评价体系应该如何,值得思考。能否借助于音乐人类学的专家,让他们谈谈看法。目前,在研究方法上他认为减法应该比加法有利。

    麦克科瑞勒斯:多元化、现代化的观点他非常认同,中国文化在国外很强势、很迷人。对背景的研究,他更加关注于作曲技术和文本上面。

    冯存凌:分析的意义问题,分析应该服务于作曲教学、作曲实践。随着近年的发展,音乐分析已经作为自立、自为的行为,不一定必须要为创作服务。

    陈鸿铎:修辞作为西方的一个历史现象,当作曲家在最初还没有能力组织自己的作品时,可以借助于修辞来组织自己的作品。但作者发展到今天,作曲有没有自己的修辞。即文学有修辞,音乐发展到今天有自己的修辞么?

    麦克科瑞勒斯:用修辞来描述音乐是在1600年左右,用修辞手法去分析音乐,用于教学,而不是用于创作。这是一个“软理论”,而不是一个“硬理论”。

    陈鸿铎:用修辞来分析音乐,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看一个音乐作品是否用修辞手法了,要看他有没有打破传统作曲范式,而不是用修辞的范式去套一个作品。

    麦克科瑞勒斯:同意陈老师的观点。音乐是时间艺术,修辞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音乐。美国曾一个学者提出作曲家写完作品后希望得到观众的认同,但有时候这样的想法会打断作品的创作。音乐修辞法可以更好地为听众服务。

    严逸澄:研究巴洛克时期的作品,遇到了一些困难(谱例、巴洛克曲式问题、情感),如何解决?

    麦克科瑞勒斯:去找记谱的源头,西方音乐只是世界音乐的一个部分,不要用西方今天的记谱(记谱法或方式)去分析那个时期的作品。巴洛克的作品是有曲式的。在情感方面,一般认为巴洛克不如古典、浪漫主义作曲家,这是因为情感被一个更严格的形式去禁锢了。

    李小诺:音乐分析具有创造性,发现作曲家的创造性,对分析者也有创造性。

    吴春福:本次论坛给他带来了很多的思考。如“复体裁”问题,在历史的发展中,体裁其实是一直在变化,在这次变化中也有可能会由量变引起质变。关于研究问题的方法,应该把复杂问题简单化,而不是反之。从专家的讲座中可以看出他对传统的重视,而国内对传统貌似有所忽略。

    王中余:本次论坛使我们知道了国外在研究什么,国内专家在研究什么。一方面,要关注传统,要研究本国的作曲家,同时,也要了解国外在研究什么。

    丁好:作为国内人研究要融入国际学术前沿。国外学术研究相对平均。通过对话可以激发我们的研究热情。
    麦克科瑞勒斯:他自己做的事情是激发自己的研究。能够做一些新的尝试是值得的。

    张巍: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多维度的、多范围的。如没有弄懂申克分析方法如何去抽取骨干音,那么最后的结论肯定是错误的。只有了解了,才能把深奥的道理用最简单的话语将其描述出来。

    钱亦平:小会场,大讨论;浅形式,深气氛;但却是真学术的探讨,这要归功于贾达群主任。

    李吉提:方法对头,事半功倍。年轻学者的方法对其研究很重要,一个成熟的学者可以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方法,借鉴不同的角度,然后去做有特色的学问。 

    博士论坛闭幕式

    闭幕式由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部主任贾达群教授主持。其首先感谢麦克科瑞勒斯教授的精彩演讲以及每天的坚持;其次感谢博士学者们能够远道而来,并积极地参与本次论坛;最后要感谢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分析团队的共同努力。通过本次论坛,有以下几点感触:

    1、博士学者更加成熟,或在博士论文的基础上进一步做延伸性研究;或已重新开辟了研究领域,并已取得了阶段性的研究成果。

    2、从导师团队的发言中可以看出,一方面对青年博士学者们所给予的希望;另一方面也展示了他们新近的研究成果。同时,也反映了博士生导师所体现出的学术品性。

    3、麦克科瑞勒斯的三场讲座,都是他的重要研究成果,这样不仅拓宽了我们的学术视野,也引起了我们对瓦格纳戏剧、音乐修辞等方面的激烈讨论。通过本次讲座,一方面让我们看到了麦克科瑞勒斯教授渊博的知识,也展示了耶鲁大学的科研风范;另一方面,也引发了我们对中国音乐教育的思考,使我们产生了极大的忧患意识。以及引发我们更加对科研的重视、对科研转换成教学成果的思考。

    4、当我们置身于一个新的学术环境中,我们都会无助。但我们需要坚守,既要知晓全球的文化,也要真正把握自己的文化。只有具备丰富的文化背景才更加有利于自己的学术研究。

    5、自2009年以来,耶鲁大学的阿伦·福特教授、2012年的哈里森教授,以及本次的麦克科瑞勒斯教授先后来上海音乐学院举办讲座,“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分析学科已经和美国耶鲁大学音乐系建立了深厚的关系,并开展了音乐分析领域内深入而广阔的交流与合作。通过数年的交往,我们不仅从能代表美国,或者应该说也能代表世界音乐(分析)理论最高学术水准的这几位耶鲁教授那儿了解并学习到了许多东西,同时我们自己的学术研究成果也让他们吃惊、感兴趣,并得到了他们的肯定和赞赏。换言之,交流不仅让我们了解了世界,也让世界知晓了我们;交流不仅让我们增进了学术自信,更坚定了我们的学术自觉”。[1]

    [1] 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部:《音乐分析学科博士学者论坛学术论文集》,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13年版,第5页。

    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分析学科博士学者论坛综述(一)

    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分析学科博士学者论坛综述(二)

    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分析学科博士学者论坛综述(三)

    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分析学科博士学者论坛综述(四)

     

    分享到:


  • 文章录入:mus责任编辑:m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