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行为:仪式中音声的研究

    综述六

     

    时间:20061138301130

    地点:805教室;

    内容:上海南汇、浙江舟山大洋山、江苏太仓《丧葬》仪式

     

    曹本冶" w:st="on">曹本冶先生主讲的“上海音乐学院第三届钱仁康学术讲坛”第六讲——“上海南汇、浙江舟山大洋山、江苏太仓《丧葬》仪式”是在华东地区进行的个案研究之一。这三个个案研究均从信仰体系和社会文化角度切入,来探求、理解音乐是如何展现并运用于仪式之中,以及阐释信仰、仪式、仪式音乐三者之间的互动关系。

    此讲分五个部分进行,笔者试图予以梳理,现解读如下:

    讲座开篇,先生即提出,音声行为是仪式进行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仪式音乐的认识,必须从仪式中的音声(包括音乐)及其与仪式行为和信仰体系之间的互动关系着手,并以全方位的角度对丧葬仪式音声进行研究,其中包括丧葬仪式的组织和展现(准备的过程及进行的程序、参与者、仪式执行时的分工等)、仪式场地的结构、丧葬仪式举行的习俗及仪式中的音声行为、丧葬仪式含有的深层信仰因素等方面。

     

    一、上海市南汇(含奉贤东南沿海)丧葬仪式与音声

    先生阐述、分析了南汇地区的传统丧葬仪式程序和音声行为,指出南汇地区传统丧葬仪式中音声行为的近”音乐形式包括哭丧歌和器乐两类;其中,哭丧歌,局内人分散哭套头三类。散哭不固定地运用在丧葬仪式的某个程序,以哭者感情上的需要而贯整个丧葬仪式。套头为学习哭歌基本功的哭唱段子,其中多数不固定用在某个丧葬仪式环节之中。经则运用于丧葬仪式的特定程序

    此外,先生对当今南汇地区丧葬仪式之演变及其音声行为作一分析,并1958年前南汇地区丧葬仪式和仪式音乐与当今之现状作一比较;同时,分别从人声、器乐声、其它物声三方面探讨南汇丧葬仪式中的音声声谱。他指出,哭丧作为丧葬仪式中的音声行为,其近音乐的素材和风格特点,呈现出与本地域其它音乐之共性,特别是与当地民歌有着密切的关系。南汇上乡的哭丧歌,不但与本地民歌在风格特点上有其共性,而且与江浙民歌,包括上海和邻近地区的哭丧歌在旋律上亦有共通之处。

     

    图示1  南汇丧葬仪式中的人声声谱(略)

     

    二、浙江省舟山嵊泗县大洋山镇丧葬仪式与音声

    这一个案中,先生亦分别阐述、分析了大洋山镇的传统丧葬仪式,大洋山镇丧葬仪式程序和音声行为之现状,以及从大洋山岛丧葬仪式的一个个案出发,对其音声声谱作了详尽的分析

    大洋山岛丧葬仪式中的音声声谱有人声、器乐声和其他物声。人声包括恸哭、念“醮杠”词、诵经。其无明显旋律性音高和节奏对比的“远”音乐性恸哭和哭唠叨贯穿于丧葬仪式的各个环节,主要发出自女性;另外还有由司仪念的“醮杠”词。佛教信徒执仪时的诵经声,其语言性部分是无音高、但有明显节奏的念诵。佛教唱诵,由净宗法会同修们所唱,其佛曲是从福建省文艺音像出版社所录制的光盘中学唱的,用大洋山岛方言唱诵。大洋山岛丧葬仪式音声中的器乐声,主要是佛教执仪者唱诵时所用的法器和出殡路上鸣锣者的打锣声。其它物声包括了炮竹声,用于仪式的关键环节。

     

    图示2  大洋山岛丧葬仪式中的人声声谱(略)                          

     

    三、江苏省太仓地区丧葬仪式与音声

    此个案中,先生分析了太仓地区传统丧葬仪式与习俗、太仓地区的丧葬仪式程序和音声行为之现状,以及太仓地区丧葬仪式中的音声声谱。

    太仓地区丧葬仪式中的音声声谱亦包括人声、器乐声和其他物声三种。其中,人声类同于南汇和大洋山的人声特点。音乐╱“语言的人声音声声谱包括唱腔曲目【佛调】二首(粗细乐伴奏)和哭灵(越剧【尺调哭调】,丝弦伴奏),由执仪人员用太仓方言演唱。器乐声有吹打乐、铜管乐、丝竹乐三类。其它物声包括了炮竹声和摔甏声。

     

     

    图示3  太仓丧葬仪式中的人声声谱(略)

     

     四、三地仪式与音乐现状之比较

    先生分别比较、分析了三个个案中仪式环节之异同,以及对三地丧葬仪式之音声现状作一比较,并用音声声谱sound spectrum)的概念来概括这一系列的音声

     

    图示4  丧葬仪式“音声声”(略)

     


    五、结语

    先生指出,学术界对仪式的含意和定义虽有诸多探讨和争议,但是学术界对仪式所具有的转换性transformative aspect)这一提法是没有异议的,均认为仪式使某状态转换蜕变至另一状态,而仪式之所以能不断地重复,正是因为人们对仪式的蜕变性有所期待。

    从南汇、大洋山和太仓三地汉族丧葬仪式的展现,我们不难看到生者和亡者是如何通过仪式的过程转换蜕变的。

     

    图示5  丧葬仪式的转换蜕变”(略)

       

        先生提到,好比一个钱币的两面,信仰(思想概念)和仪式(行为展现)是一个整体的两个组成部分。三地的丧葬仪式行为反映了生命~死亡、活者~亡者、小辈~祖先、人~鬼~祖先~神、现世~另世等互相关联、却时有矛盾的传统观念。

    先生进一步解释道,丧葬仪式中的音声,其意义在于音声所处之特殊的丧葬场合。丧葬仪式的展现过程,音声似乎是其中顺理成章的一部分。哭唱主要是女性的专利,在传统社会中,她们在某些特定的仪式场合中(如丧葬和婚礼),用哭唱来表达一些在平日社会文化约束之下不便、或不惯于表达的感情和内心思想。可能正因为于此,即使当今哭唱的传统已变迁为请代哭者或请仪式执行者以戏曲唱腔代哭,甚至是张贴哭丧词以代哭唱,但它以往的功能,仍具有象征性的意义留存于局内的深层认知之中。至今,人们仍然执着的维持着,即便只是其形式的保持。传统丧葬仪式曾惯用以吹打乐伴随之,而今已沿革成集吹打、丝竹、铜管、流行音乐的多元化杂锦,包容在丧葬仪式的音声声谱之中,牢牢地与仪式结合为一体。局内人并不讲究奏的是何种器乐,关键是仪式要有音声的伴随,而这音声又要能够满足他们对丧葬要办得热闹体面的心理。局内人也不讲究奏的是什么曲目,丧葬仪式中所用的音乐,大多数也是仪式场合以外、人们日常生活中所能听到的音乐,但当它们成为丧葬仪式中的音声境域之时,它们把日常生活的空间带入了丧葬仪式中,并伴随着仪式完成死亡至重生的蜕变,把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的两个空间连接成一个宇宙。这是一个中国人的宇宙认知。通过丧葬仪式,两个空间的真实性给予重现和再次体验。正因为如此,为什么中国人的丧葬音乐并不悲?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问题,因为这根本不是丧葬仪式的核心内涵。

     

    提问

    1、黄婉(民族音乐学,硕士二年级): “思想~行为”的发展过程从何而来?

    答:原来较少关注仪式音乐,后来通过对道观的接触,看到其音乐很丰富,逐渐开始关心这类音乐。最初的研究,只是田野纪实,没有真正想到思想、行为、仪式、音声、信仰等概念,只知道记录曲牌、分析音乐结构等。因为现场所听到的声音很多,就此认识到“音乐”这两个字的局限性。第一个课题做香港的盂兰盆会研究,当时主要关注音乐风格、曲目,也关注道观的历史背景。但是在做曲目分析时,发现当地的曲目并不单一,有的与广东当地的曲目相同,也有与广东当地不同的曲目,由此认识到固定和非固定的问题。但是,固定和非固定并不能完全解释这一问题,所以开始全方位的看问题,如,关注对音乐的直接感受、仪式中的音乐进行、象征性的意义、信仰等。此后,又开始执行由蒋经国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赞助的项目,即对全国宫观(全真道)传统音乐的梳理。期间,由我起草了实地考察要关注、收集、记录的事象,包括信仰、仪式、仪式中的音声等,但是,还没有完全具体化。在做道教音乐研究过程中,特别是在做“海上白云观施食科仪”课题时,局内人提出的“乱”和“整齐”的概念给以启发,得出核心——中层——表层的思想,以及局内、局外的平衡问题。在分析其音乐形态时,发现“词库”的运用问题,即形态的固定与非固定——“定”、“活”问题。“定”、“活”的运用又涉及局内、局外问题。我们都知道,传统是个时空的传播,但是我们应该作细微的思考,再得出结论。学者应该去探讨其中的原由。“定”、“活”,“局内”、“局外”,“两极的思维方式”也是在做道教科仪音乐时的心得体会。在做道教仪式音乐研究过程中,清晰地体会到在人类学中所提到的,即中国的宗教是散播形式,这在音乐中也可以看到,散播有核心、中层和表层三个方面。道教科仪音乐并不是完全在道教范围中进行,很多是和民间混合在一起,如果仅仅做道教或是佛教研究,可能太过狭窄,所以想做仪式音乐,即国内所谓的民间信仰,我采用的是believe system(信仰体系)这一概念。 “仪式是什么?”“believe”是个“thought”(想法),仪式是个action。我们做所有的研究都是在思想、行为当中探索这样一个问题。做仪式研究,切入点是仪式音乐,但是仪式音乐不能概括我在仪式中所感受到的所有东西。英文中有一单词——landscape,其意思很清楚,是风景的意思;但我要找寻的是“soundscape”,我把它译成“音声”,即用音声来涵盖所有听到的声音,其中包括音乐。这一系列像一个光谱,所以我音声声谱sound spectrum)的概念来概括这一系列的音声。以上是我目前的研究认识,很多问题还代继续思考、探讨。

    2、陈婷婷(民族音乐学,硕士二年级):在仪式场合中,用什么乐器,是唱歌、吹打,还是说书等形式,是否它们的内容都无关紧要,需要知道的是声音在哪里,传达音声形成的场域,并通过这个场域来沟通神和亡灵,而并不在乎音乐的内容是什么?

    答:是。当一个人认知了某一个仪式真正的内涵时,它是属于什么内容的音乐并不重要。

    3、某同学:就我所研究的地方戏曲中可以看到有很多仪式,也有很多庙会。请问,对影响范围不大、不具代表性的村落传统音乐是否有研究的价值?价值意义何在?

    答:这是个人要解决的问题。选择课题,一要看兴趣,而要看可行性。比如,其“近音乐”的东西是否很多,本人对于戏班子是否有条件进行调查,等等。首先,要做一个整体的了解,了解此课题是否有代表性,“代表性”可以从各个角度来鉴定。任何文化传统都有研究的价值,只要有一定历史、对当地人有一定的影响和意义的传统都可以研究。

    4、曾嵘(民族音乐学,博士三年级):您是从个案研究基础中得出这一理论框架的。如果做城市音乐文化的研究,这个框架则很难运用。您能否给我们这些不做仪式音乐研究的学生提些建议吗?

    答:我们不能找套用的方法,而应该自己思考。做任何研究,都要从观察中得到一个结果,观察看得到的行为,来解释行为后面的思想。首先,要做田野、做采访。做都市音乐研究,较多的是民族音乐志式的描写。民族音乐志不是单纯的民族纪实,民族志也要做音乐分析

    5、文君(民族音乐学,硕士一年级):丧葬仪式中的哭丧,在音乐配合的过程中,还有滑稽戏等表演。这个过程是否主要是为取悦观众,并为表演者带来经济效应?

    答:这种现象在传统社会中是这样的。你可以有各种看法。从为丧葬做专业演出的人来讲,这是一个生计;但是,站在整个仪式来检验其内涵时,这是一个把日常生活的空间带入了丧葬仪式中,并伴随着仪式完成死亡至重生的蜕变,把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的两个空间连接成一个宇宙。

     

    (注:教授此讲为 中国传统仪式音乐研究计划中的一项研究成果,研究成果已被收入《中国民间传统仪式音乐研究》[华东卷],由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20068月出版,附有谱例、图片及从实地考察摄录数据制成的DVD光盘摘录。另外,让笔者感到非常遗憾的是,曹先生五个非常精练、概括化的图示竟无法完整地挂到网上。在此,还望各位同仁、学友见谅。)

     

    分享到:


  • 文章录入:云中漫步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