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y Stillman教授《美国音乐的声音境界——作为历史基石的音乐体验》  

    讲座综述  

       

        间:2013626日上午10:30-12:0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北楼601  

    演讲人:Amy Stillman教授  

    主持人:林萃青(Joseph Lam教授  

    翻译者:瞿枫  

    照片提供:周乐  

    综述整理:黄艺鸥  

       

    “美国密歇根大学音乐学家系列讲座”的第二场是由密歇根大学美国文化系的Amy Stillman教授主讲的题为《美国音乐的声音境界——作为历史基石的音乐体验》的学术讲座。Amy Stillman教授是美国音乐文化研究专家,她出生于夏威夷的檀香山(Honolulu),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并获得音乐史学的博士学位。Stillman教授一直以来致力于美国音乐特别是夏威夷音乐的研究,更是夏威夷传统音乐舞蹈Hula的研究专家,她不仅发表与出版相关的研究著述,而且其发行的夏威夷音乐的唱片也曾获得格莱美奖与夏威夷奖。  

    Stillman教授的本场讲座以新的视角对传统标准的“美国音乐”架构提出质疑,并构建新的理论框架阐释“美国音乐”独特的多样性与复杂性,引导读者重新理解与反思美国当代的公众音乐文化。  

    讲座内容主要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Stillman教授以其开设的《美国音乐的声音境界:根源、途径与场景》课程为切入点,提出对传统“美国音乐”架构的质疑,以及对于美国身份、美国音乐文化的重新阐释。《美国音乐的声音境界:根源、途径与场景》是Stillman教授于2007年开始为美国密歇根大学本科一二年级的学生开设的课程,旨在引领学生穿越美国的时间和空间去探索和发现一个广阔而丰富的音乐与音乐的声音境界,体验日常生活中所经历的音乐的声音轨迹,探寻声音境界(soundscape)与声音轨迹(soundtracks)之间的相互关联,并且表达音乐在美国文化公民语境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文化公民在美国音乐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在课程介绍中,Stillman教授首先表明了自己的文化身份,“作为一个地道的夏威夷人,我的成长环境被夏威夷音乐所包围,我是美国人,但这与教授们和音乐学家所说的‘美国音乐’并无关联。我知道‘美国音乐’属于美国,但这些音乐却不是夏威夷音乐的声音境界(soundscape)中的一部分。我所熟悉的夏威夷音乐是美国的一部分,却不是‘美国音乐’的一部分。”Stillman教授以其自身经历中所遭遇的夏威夷音乐与“美国音乐”之间的尴尬,引发其对于“美国音乐”的思考。她指出,在美国,音乐是一个阵地,意识形态的战争每天都在打响。由于美国是个移民国家,除本地居民外还有不同国家的人们带来了各种不同的文化和传统,加上大众传媒与网络时代的兴盛对于音乐文化行为的影响,促成了美国音乐多样性与复杂性局面的形成,了解美国音乐的这一特征对于美国音乐文化研究是极为重要的。继而,Stillman教授提出了几个重要的命题,在不同国家的人们带来各种音乐和传统的基础上,为什么有些音乐仍旧只保留在他们各自的群体中,而为什么有些音乐则寻找到了更加广泛的受众与发展途径?音乐是如何起到这种排斥与容纳的作用的?见多识广的美国市民对于美国音乐又有着什么样的责任和权力?Stillman教授这几个发人深思的命题也为我们打开了思考美国音乐之门。  

    Stillman教授引述了Gilbert Chase1955年对美国音乐的界定,并指出传统的/标准的“美国音乐”架构中流失的内容,比如土著民音乐、非英语系移民音乐、南北战争后的移民音乐等等,在此基础上提出质疑,究竟有没有“美国音乐”这回事?Stillman教授给予的答案是“没有”。(笔者认为Stillman教授所指没有“美国音乐”这回事,是强调没有一种音乐能够概括、涵盖美国音乐的范畴。)继而,Stillman教授从美国的地域文化、民族、宗教、政治以及生活方式等方面阐述了为什么没有“美国音乐”的原因。她指出不存在所有美国共有的、主张的音乐:任何特定的音乐都会被一些群体作为他们的音乐而接受,但是会被另外一些群体排斥。Stillman教授向我们介绍了发行于2000年的《美国根源音乐》(American Roots Music)系列唱片,收录了乡村音乐、非洲裔美国人音乐、路易斯安那州音乐、墨西哥传统音乐、美国本土居民音乐表演等,由此阐发其对于美国人文化身份与美国音乐生活的剖析,她认为,在美国这个所谓的“大熔炉”与“色拉碗”中,美国身份的形成基础是一个复合体,新的文化身份并非自然而生,而是生发于“民主”这一观念,然而对抗也来源于此;当美国社会中各种身份的边界相互摩擦而遭遇挑战时,声音/音乐就变成了其争论和奋斗的阵地;在美国音乐生活中,当身在其中的人们保持自我身份的同时,每个人却也带有了美国身份的特质。  

    通过Stillman教授第一部分的讲述,使我们从历史文化背景、社会文化身份等角度了解了美国音乐的多样性与复杂性,及其形成的原因,也关注到传统“美国音乐”研究中所忽略/流失的组成部分,Stillman教授对于传统“美国音乐”架构的质疑,并非是单一的否定“美国音乐”的存在,而是强调美国音乐的多样性与不可替代性,以期更为全面、公正的对待美国音乐中不同的音乐声音。恰如Gilbert Chase在为美国音乐定义时所说,“美国音乐是指由美国人创造并不断使用的音乐,在追求人类的尊严、自由、公正的理念指引下,来自全球不同地区的人们建立起一个新的文明并且在新的世界创造一个新社会。”笔者认为,对于“美国音乐”这一概念的反思,也正是对于存在于美国音乐生活中各种不同音乐文化/行为的尊重与表达。  

    在第二部分讲座内容中,Stillman教授主要阐述了她在研究“美国音乐的声音境界——作为历史基石的音乐体验”中所建构的新的理论框架。在这一框架中,Stillman教授运用了声音境界(soundscape)、媒体境界(mediascape)、声音乌托邦/理想国(audiotopia)等理论进行阐释与建构。其理论结构如下:

       

     

    Stillman教授逐一介绍了这些理论概念。声音境界(soundscape)一词是由加拿大作曲家R. Murray Shafer所创,最初是由于环保人士对噪音污染的关注,引发了对于音响生态学的思考,后逐渐运用于音乐研究中。Stillman教授在向我们介绍声音境界这一概念时,指出声音境界是声音轨迹(soundtrack)发生的场所,包括自然的声音、人造的声音、电子模拟的声音等,并且由此进一步聚焦于音乐的声音境界(musical soundscape)概念,即由音乐/音乐的声音所创造的环境/氛围。在对概念进行讲解的同时,Stillman教授据此提出了几个相关的开放性的命题:是什么样的音乐围绕着我们?我们认为什么样的音乐是个性化的?什么样的音乐是共同化的?在音乐市场上我们支持/购买什么样的音乐?什么样的音乐是听不到的?是什么样的因素造成某些音乐听不到?  

    声音乌托邦(audiotopia)是由美国研究中发展而来的理论概念,Stillman教授对其进行阐释,声音乌托邦是一种思考声音、空间和身份如何汇聚的概念工具。对于听众来说,音乐就像一个充满着可能性的乌托邦,音乐不只是作为一种进入我们的耳朵,通过耳骨震动而产生的声音,音乐更是是一种我们可以进入、邂逅、来回挪步、栖息、安居并由此收获的空间,这个空间能够为听众或音乐家提供重新想象当前社会世界的地图。Stillman教授引述J.Kun在“美国声音—种族想象”中对此概念的运用,指出“美国的种族、种族身份以及种族化的意义与概念的范围,已经在声音与音乐层面得到产生、发展和体验”。  

    媒体境界(mediascape)是1990年由人类学家所创的概念,用来形容复杂的全球文化流,以及它们与政治经济的互动。媒体包括平面媒体(视觉的)、录音与模拟(听觉的)、广播(多媒体——声音和动态图像的传播)以及娱乐行业等等。  

    通过对于以上几个较为前沿的理论概念的阐释,Stillman教授强调将这些理论运用于其研究中的几个重要的观念,1)文化是政治的,因此音乐也是政治的,我们通过研究音乐冲突来获得对文化政治的洞见;2)音乐是声音的信息,它可以证明音乐是如何不仅反映并塑造了文化环境,而且还传递任何其他形式都不可能做到的信息;3)声音的乌托邦在哪里建构?谁在听什么音乐?音乐向谁述说,如何述说?4)文化公民该何去何从?流行于公众领域的音乐告知了我们什么样的公共身份?我们在美国音乐中所讲述的故事又表达了我们怎样的公共身份?哪种故事我们需要在公共领域的声音的乌托邦中进行展开?  

    在强调这些观念的基础上,Stillman教授继而开放性的提出了有关其理论框架的十个命题:  

    1、  音乐的声音境界是由群体传统所创造的  

    2、  音乐的声音境界也是由媒体与市场创造的  

    3、  个体的听众与特殊音乐/歌曲之间所构建的关系,即是声音的乌托邦  

    4、  媒体境界创造了超越以群体为基础的传统  

    5、  互联网为走进音乐提供了前所未有的途径,个人的声音乌托邦音乐由此可能不会与个人的种族或文化产生直接的关联。  

    6、  群体形成了声音乌托邦以及种族群体的音乐传统  

    7、  通过对声音录音文档的收集,让我们前所未有地进入到媒体境界之外的音乐声音境界之中  

    8、  通过对声音录音以及大量媒体境界的音乐文档的收集,使得任何一个听众个体都能超越地理空间和历史时期的局限而进入到音乐之中。听众并不需要为了听音乐或形成与音乐之间的声音乌托邦关联,而必须处于录音的地点或历史时间之中。  

    9、  声音录音文档的收集为我们带来了在媒体境界之外兴盛的历史与现实存在的声音境界的丰富内容。  

    10、              媒体境界的音乐内容、群体的音乐声音境界、个体的声音乌托邦与声音录音的文档收集之间的分裂,清晰地阐明了大量在共同的公众文化中传播的音乐传统的缺失与失语。  

    10个命题既是Stillman教授对于其理论框架的进一步阐释,亦为我们提供了理解美国音乐的全新视角。Stillman教授的本次讲座是对于“美国音乐”的深度探讨,从历史文化背景、社会群体等角度剖析美国音乐独特的多样性与复杂性局面形成的缘由,对传统的“美国音乐”的架构提出质疑,并引入声音境界、媒体境界、声音乌托邦等理论概念构建出一个新的阐释与理解美国音乐的理论框架,这一理论框架以及Stillman教授贯穿讲座始末的主线,即是对于存在于美国音乐生活中各种音乐形式/行为/群体的尊重与责任,在Stillman教授的结语中,依然在反思,究竟什么样的音乐生活是大众喜爱并得以共享的?什么样的音乐生活对美国文化遗产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的公众音乐文化如何看待作为文化国家的美国?等等,充分的表达出作为一个有着社会责任感的音乐人类学家/音乐学家的人文关怀。讲座后引起了同学们热烈的讨论。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asonleozhou责任编辑:娜初
    关于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