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行为:仪式中音声的研究》第七讲实录

    时间:2006111   830—11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教学楼805#

    内容:青海黄南藏、土族《六月会》

    本次田野调查是由曹本冶、薛艺兵、张振涛三人于2000年农历六月在青海省黄南藏族州所作。录像:曹本冶,张振涛,照相:薛艺兵。田野调查范围包括十个村庄(四合吉,吾屯上庄,苏和日,铁吾,加查玛,霍日加,浪加,年都乎,沙日,麻日),今天的讲座和录像是以四合吉为个案对象。内容分七个部分:包括背景介绍,仪式程序,音分析等。

    一、        背景介绍

    黄南藏族自治州位于青海省东南部,地处九曲黄河第一弯。它与果洛州、海南州、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相邻,有藏、蒙、汉、回、土、撒拉、保安等15个民族。黄南州虽然是藏族自治州,但除藏族(69.59%)之外,还包括汉族(13.42%),土族(11.24%)。黄南州的同仁县共有十二个大部落,史称“热贡十二族”,统一属于隆昂索(藏语,意为行政长官,亦即地方土司)。同仁隆寺是区域性的政教合一政权,寺主夏日仓活佛统管寺内外政教大事,下设襄佐(助理)和隆务昂索(地方执政官)。

    寺位于同仁县城西南角,是当地最重要的藏传佛教寺院,全称“隆大乐法轮洲”。1607年,夏日仓葛丹嘉措诞生于隆家族,被认定为活佛,从此形成了夏日仓活佛系统。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一世夏日仓被乾隆皇帝封为“隆务呼吐克图宏修妙悟国师”,并正式成为隆寺寺主。隆寺在黄南州同仁县地区,现仍辖有十几座属寺,多为一世夏日仓及其弟子所建。

    二、        地域信仰体系的历史沿革

    黄南地域在历史上曾有苯教、佛教、伊斯兰教、道教、基督教等的传播。其中,传自西藏的苯教、佛教和传自汉地的道教,和六月会有不同程度的关联。

    1.苯教。 亦称“苯波教”,发祥于西藏雄。唐景龙三年(709年)吐番军队进入青海黄河南部后,苯教传入黄南地区。苯教信奉天地、山林、水泽的神鬼和自然物,其仪式以祈福灾、祭祀、驱鬼避邪,占卜吉凶为主。

    2.藏传佛教。亦称喇嘛教,(“喇嘛”即藏语,意为至高无上),藏传佛教传入黄南地区可追溯至吐番王朝赤松德赞(755-797)时期。黄南地区藏传佛教 派系:宁玛派,萨迦派,格鲁派。藏传佛教因其僧侣统称喇嘛。

    3.道教。黄南州境内道教传入的时间无考,大概在明万历以后。当地道教信奉二郎神,除在保安等地汉族繁居区供奉外,在藏族、土族繁居的年教乎、四合吉等村庄也供奉二郎神。

    三、        法师

    法师,藏语称“拉瓦”,被神附体后为神的代言人,一般需经寺院内的活佛考核、认可。

    村民心目中对“佛”,“僧”,“神”的地位有如此说法:“佛是保佑永远的。神比出家人(僧)小,只能保佑今生,修行好的人就能变成神,是皈依护法的。村里为神念的经是寺里僧人写的,是活佛认可的。”当地人又说,村里净宅可以请法师,他有赶鬼的法事,也可以请僧人念经。村民有病、有难事,也问法师,法师一敲锣鼓,神就上神,然后指点迷津。法师做法事不收费,但可以自愿给他钱。佛爷要给法师一个护身符(藏语“上估”),里面装佛经、咒语、符、用黄布或红布包着,平时正常生活时带在身上神就不附身了。想要神上身时,拿走护身符,打鼓(自己与他人都可以)就能上身。

    、信仰体系之外展行为:仪式的展现及仪式中的音声

    四合吉供奉的“阿尼夏琼”主神是同仁地区民间信奉的最高神,所以,整个隆河流域两岸的六月会首先从四合吉开始。四合吉村隶属隆镇,位镇西南角贡库沟西山坡,村界与隆寺为邻。“四合吉”是解放后定的地名,是藏语的音译,意为“地之中心”,因地处热贡(同仁、泽库)地区中心而得名。全村由上庄、中庄、下庄和嚓庄四个庄子组成。

    同仁地区各村六月会的内容和时间虽不尽相同,但一般都包括沐浴、请神、法师被神附体、供献食品、煨祭煨桑、血祭献祭拉木泽、放风马、插铁签、开红山、舞蹈娱神、滑稽表演、情歌演唱、诵经、送神等系列仪式内容。

     

    四合吉神庙平面示意图

     

    、仪式筹备

    四合吉的祭神仪式从农历六月十七日至十九日,共三天。但在正式开始之前,还有筹备活动(包括遴选总管,预备供品),沐浴净身,各户请神,修改文告等活动(神灵附身状态之下的法师用手势示意总管们修改往年的仪式节目单和仪式规则告示)。

    修改后的规则告示和节目顺序如下:

     

     

    六、仪式程序

    718

    800

    供献

    法师与助手监督指挥村民

    锣声、海锣声、铃铛声、法师嘴唇的吹颤声

    女人殿外献祭,法师进入附体状态

    830

    拉木泽“

    寺喇嘛、法师监督指挥村民

    锣声、海锣声、敲锣,击神鼓声和,人呼唤声,法师嘴唇的吹颤声,风吹旗声

    全村男性村民,法师不时进入附体状态

    935

    诵经

    村民

    法器声

    会念经的村民

    950

    仪式歌舞

    法师监督指挥村民

    诵经声,歌声,法师嘴唇的吹颤声,锣声,笛声,神鼓声,海锣声

    法师不时进入附体状态

    1300

     

     

     

     

    719

    内容同18

    720上午

    内容同18日上午

    1520

    求雨

    法师,

    法师嘴唇的吹颤声,旗声,海锣声

     

    1746

    送神

    法师,村民

    念经颂赞,民众高呼声,法师嘴唇的吹颤声,锣声,海锣声

    法师进入附体状态

    1811

    颁奖

    法师

    法师嘴唇的吹颤声,锣声

    法师进入附体状态

    1822

    分羊肉

    把总

     

     

    七、对音声的综观与分析

    先生在本个案音声的解读基本是“先识其大”之法,即先“综观”六月会前、中、后三个阶段的音声现象(可参课堂幻灯)。后运用其架构的语言性-音乐性“音声声谱”进一步分析,得出诵经声、人呼唤和法师吹气声为“近”语言、“远”音乐之人声;法器属“远”音乐器声,笛属“近”音乐器声。继之,面对这一仪式中呈现的近十种不同舞蹈形式和丰富的锣鼓节奏,用近乎“编词典”的办法对节奏归类、抽象,提炼出“四合吉六月会祭神仪式节奏型之律动单元”的三种组合。详加幻灯图片:

     

    最后,曹先生用一个高度抽象的模型图对六月会仪式作了一个全面的理论总结。在六月会仪式过程中,凡人、神、凡人正处在“隔离阶段(separationà中间阶段或转换阶段(liminal transition)à重整阶段(reintegration)”的过程之中。法师被神附体、离去的多次转换也是通过家、神庙祭场、家,凡世世界/神圣世界、神圣与凡俗的融汇、凡世世界/神圣世界的转换。神圣与凡世需在神殿祭场这个特殊的空间达到同一。

      

    提问甲1:当一个群体从凡世世界/神圣世界经过神圣与凡俗融会,再回到凡世世界/神圣世界,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群体的凝聚?

    答:回答是肯定的。在仪式学界有一个普遍的认同,那就是要必须通过仪式的不断重演,来达到一种凝聚社团的力量。或者说,是需要把一个社会不断地分开,然后重构,以达到新的凝聚。就像借书到期是需要续借一样,仪式也需要不断的“续借”,以不断地凝聚社团。简言之,我们是一个群体,我们要不断地重整(甚至通过强制方式迫使村民全部参加),以期持续凝聚。

    提问甲2:音声是行为的外在表现,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它功能?

    答:是,在仪式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转换功能。法师从人到神,村民从没有仪式到有仪式,大家所共享的一个东西正是音声。音声、仪式、信仰应做为一个整体来看,而不是单纯去看某一项。

    提问乙:通过四次讲座的几个个案,我感觉音声所起的作用都是隔离、转换和重整,那再做多少个案都是这个结果,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答:可以这么说,它其实就是在第一讲中所提及的固定与非固定的问题。音声的模式与功能在总体上是一种固定,而相对不同地理文化环境、民风习俗的不同又有非固定的表现。我们的研究正是用一种固定的模式去解析极富个性的多元文化,可谓万变不离其宗。

     

     

    (有关本次系列讲座的背景、理论范式表述等问题,在前几讲的综述中皆已述及。在网文时效性优先的规则下,加之本文作者才思迟愚,在有限时间内无力做出既综又述之文,故只能实录上传了。)

     

     

    另附一组照片,以增强感性认识:

     

                 2006年11月1日子时

     

    分享到:


  • 文章录入:思之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