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本冶“思想~行为”:仪式中音声的研究综述3
                                    

                                      第三讲  西双版纳傣族“泼水节”
          

         曹本冶教授11月27日讲座中的第二个音声研究个案是西双版纳傣族“泼水节”。这个信仰音声个案的研究以及之前讲到的白族“端午节祭本主仪式”都是“中国传统仪式音乐研究计划”的组成部分。该计划是曹教授于1993年在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设建的。这是一个由中国本土学者执行的长远性、系统性的研究工程,课题对象是中国汉族以及少数民族信仰体系中的仪式音乐传统,以务实、按部就班的研究态度,全方位地分析研究仪式音乐与其所处生态环境(仪式、信仰体系及其文化环境的互动关系,从而达到对中国传统仪式音乐的结构规法及其在中国信仰体系中一一和内涵的宏观认知。(曹本冶2006:83)白族“端午节祭本主仪式”项目是曹教授和他的学生周凯模一起合作完成的,西双版纳傣族“泼水节”项目由他和他的博士研究生杨民康一起合作完成。
                 

         在这一部分中,曹教授首先介绍了西双版纳傣族“泼水节”的地域人文生态环境及信仰体系。傣族人口约102万,主要聚居在云南省西南部的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和德宏景颇族傣族自治州,另外一部分散居在景谷、孟莲、耿马、元江、金平等县。此外,在泰国、缅甸、老挝等等东南亚国家也有傣族分布。傣族主要信仰南传佛教。南传佛教又称南传上座部佛教,俗称小乘佛教,主要分布在亚洲南部,包括斯里兰卡、缅甸、傣国、柬埔寨、老挝、和中国的傣、布朗、德昂及阿昌、佤等民族居住的地区。

        傣族信奉巴利语系佛教,也称作南传上座部佛教,其佛事(佛教中的仪式)法会(佛教仪式中的佛教聚会)活动由对内的封闭性的和对外的开放性的两种类型组成。前一类有僧侣的日常功课、受戒等仪式,后者如傣历年、安居节、堆沙节、烧白柴等。在泼水节和安居节等较为重要的岁时节日里,两类活动均包括在仪式节庆之内。
    泼水节具有傣历新年的意义,在学界诸说中并无异议,但也有一种观点认为,泼水节除了上述意义之外,还有纪念佛陀出生、得道和涅槃之日的另一重意思,在云南信仰南传佛教的民族地区,把佛陀出生、得道、涅槃的日子并入泼水节期间,此期内将要举行隆重的
    浴佛仪式,并将此日也视为佛诞节。
        传统泼水节的时间在傣历六月六日至七月六日之间(公历4月中旬),具体日期不固定。泼水节期一般为3至4天,第一天傣语称为“宛多尚寒”,意思是除夕,最后一天叫“宛八宛玛”意思是“日子之王”到来之日,也就是代理元旦。中间一天或者两天称为“宛脑”意思是空白。在西双版纳州现在泼水节为政府法定的“民族节日”。在城市节期定为公历4月13日到15日三天,乡镇地区的节期则稍根据地区情况灵活一些。
        泼水节的前一天一般以城市为中心由政府出面组织,第二天开始,则在各村镇以佛寺为中心展开民间性的仪式活动,或者由州、县各级政府的统一安排,在各乡镇或村落举行节庆活动。当地政府组织安排的泼水节为“国摆”或“公摆”,较为民间性的为“私摆”。

        随后曹教授又介绍了信仰体系之外展行为:泼水节仪式展现及仪式的音声——“国摆”和“私摆”。
     (一)“国摆”
    1、国摆是政府主导的庆典活动,由政府在景洪市安排的活动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预备。4月6日始开设年货街,以本州岛居民为主要服务对象进行商贸活动。4月8日境内及周边国家斗鸡邀请赛。其后几天,书法展览和迎宾文艺晚会。
     (2)泼水节(4月13日至15日)。
      第一天下午在澜沧江边举行盛大的州级开幕典礼,名为“中国昆明国际旅游节版纳分会场开幕式。”第二天的活动在各公园内举行,有放高升和文艺表演。第三天为泼水节联欢,是整个节日的高潮。
     (3)结尾。4月16日,活动分散转移至各乡镇。
     2、“国摆”泼水节场景之中的“近”信仰寺院仪式活动——洼跋届总佛寺内举行的泼水节浴佛法会:
        先是巡行。14日清晨,年轻的僧侣们把坐佛从祭坛上搬上汽车,作为巡游队伍的先导向市区进发,然后是大卡车,上边有十来个年轻的俗民坐在大鼓“光拢”周围,手持钹、芒锣等乐器,一个老年佛教徒在一侧,用槌击奏。车尾还有三个手持乐器的年轻僧侣。乐车后面是中老年居士,再后边是身穿艳丽服装的傣族姑娘,边走边舞蹈。

           
        大约在9点45分回到总佛寺。巡游队伍回到总佛寺。“赕”(供)击鼓跳舞。
        浴佛法会约中午11点开始浴佛。包括诵经祈祷祝福,州长致辞,浴佛等环节。

           
        
     (二)“私摆”指的是村寨范围内的泼水节仪式和庆典活动
        大孟笼镇曼飞龙村的“近信仰”仪式和“近民俗”庆典
         “近信仰”仪式
         仪式准备。妇女包裹“毫诺素”(粽子),男人捆绑竹子“磨南磨赛”;做“登  戛(音jiá)腊奔”(赕佛树),做高升。傍晚妇女前往村外江边挑沙,为次日的堆沙塔仪式环节做准备。
         
        赕“比迈”也就是佛寺献祭。此仪式既是一个追荐父母亡灵的祭奠祭式,同时也因为含有为本村社成员来年的生计和收成祈祷、祝福。首先是祭奠父母和祖先的亡灵,然后由中年男人(一般是家长)贡献祭品,大家把“磨南磨赛”竖立堆放在的主殿的中央。
        然后是诵经净坛。
        接着是堆沙塔。大约8至10名男性中老年信徒来到佛寺的前庭,先用头天妇女们挑来的泥沙堆成约一人高的沙塔,再用笋叶裹成喇叭状,制成128个小塔,分布在沙塔之上,据说以此意喻佛主的128代转世。又在沙塔上插许多蜡条和带竹叶的竹枝,上裹白、红、黄纸做的人形,似招魂的旗幡,傣语称“董”。此外,前日妇女们从河边拿来的小石也被嵌入塔面。傣族人认为堆沙塔可以赎清自己每年犯下的罪孽。
        还有就是拴线。每一位前来参加仪式的妇女,几乎都要带一团白色绵线,到了男人们堆好的沙塔前面,先用白线在立于沙塔四周的竹枝上缠绕几圈,然后通过主殿的大门,在堆放于主殿中央的“磨难磨赛”上面打个结。接下来就是诵唱经文。然后拜佛;祈福;请神度亡;忏悔。
        仪式结束。为佛寺僧侣送年饭,青年妇女将“磨南磨赛”拿到寺外,把“磨南磨赛”插入沙塔,“麦干”放到大青树下,光竹放到路上,回家吃年饭。

    “近”民俗庆典
        放高升和歌舞:所谓“放高升”就是用整棵的大竹子,在竹节里装上火药,点燃以后可以把整个大竹子崩上天空百十丈,成为名副其实的“高升”。

        赶摆、泼水:各傣族村寨陆续进入泼水节的高潮.“摆”是傣语,广义地说,可以用来指称所有傣族和周围少数民族的节日庆典活动。而狭义的“赶摆”,却主要是指在各种传统节日期间的特定时日举行,集传统宗教仪式、民间歌舞和游艺表演、农村集市贸易为一体的庆典活动。

             

        最后,曹教授对接和形象的图表,泼水节中近信仰~远信仰行为及其音声进行了总结。
              
    图表一:

            

         图表二:

           

     


     
        曹教授结合图表进一步不解释说,傣族泼水节的仪式和音声行为所显示的是一个佛教为核心,渗入祖先崇拜的信仰体系。近年来官方的参与,并没完全掩盖这一仪式信仰的属性。从佛教为泼水节的核心动力这一思路出发,泼水节期间在当地佛教寺院内进行的仪式行为及其所运用的音声,是“近信仰”的核心部分。“国摆”和“私摆”中的各种庆典活动,如爬龙舟,器乐、民歌、流行歌、赶摆、泼水等,为“远信仰”的行为;而“国摆”性质寺院内举行的器乐、歌舞,和“私摆”中的赕“比迈”准备、以及赕“比迈”之后对僧侣的供养和家吃年饭诵《拜年祝词》等, 可以视为具信仰意向的民间习俗。泼水节中的音声紧连着身体动作(舞蹈)。离开舞蹈,有时音声(音乐)便无从谈起。
        曹教授指出,学术界对泼水节与佛诞节之间关系的不同看法, 就“国摆”泼水节有浴佛,但在村寨之中的“私摆”泼水节无此环节,却以祭祖为其重要组成,这一现象是否能给学术界有所启示?

        在讲完课之后,曹教授又耐心地解答了同学们所提出的问题。曹教授在回答同学们的问题的时候,表达了他的学术思想和对同学们的期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对于同学们今后的学习和研究工作有着很重要的启示意义。笔者根据上课录音,尽量忠实于曹教授的原话,并适当加工整理如下:
        首先,曹教授认为,“信仰——音声——仪式”的三分模式,是一个“model of ” 式的统一的整体。
        在回答同学提出的舞蹈的研究,是否可以看作是行为的研究的时候,曹教授说“信仰——音声——仪式”的三分模式,是一个“model of ”是非操作性的,不是具体操作性层面的 “model for”。这一模式是对于音声、仪式、信仰的一个认知。不要老想着这三个东西我怎么去用它。可以用的是昨天所讲的三个思维的方式。(笔者注:即上一次课中曹教授所讲的“近~远”两极变量思维方法、“内~外”两极变量思维方法和“定~活”两极变量思维方法。)要把这个model of 作为一个整体,从任何一个角度切入,都涉及到另外两个方面。一般社会科学研究信仰的时候,往往从仪式切入,他们缺少对于音声的关注。我们可以根据研究对象的不同,选择不同的切入点。
        曹教授接着讲了一个佛教故事,一个老尼古给她的徒弟——一小尼姑做了一个枕头,里面装的是死去的羊。第一天她告诉徒弟说枕头里边装的是死去的人,小尼姑一夜未睡。第二天,告诉她徒弟枕头里装的是羊,小尼姑睡着了。曹教授用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会有不同的结果。他还说,这样的话,好像有人会说,就没有正确和错误的分别了。曹教授的看法时,或许真的没有什么对与错,只有什么是更合理的。实际上我们记谱和分析,都是在讲自己的看法。不是说只有这一条路子可以走。做学生要做牧羊犬,不要做羊。别认为别人说的都是正确的。老师说什么,你就说什么。接着,他又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一个擅长讲故事的老人在很老的时候,把三个儿子叫到身边,要把自己看家的本领(他擅长讲的一个别人喜欢听的故事)传授给他们。大儿子一句话也不差得把故事全部背诵了下来。二儿子只记住了很少的一部分,大多都忘记了。三儿子忘记了一点,但他在父亲的基础上做了发挥。曹教授说做学生应该做第三个儿子那样的学生。这样才能有传承,又有发展,有传统又有流变。
        在回答有的同学提出的有关双修的问题时,曹教授说,中国宗教的传播是以散播的形式来传播的。当然,这里面有一个核心,是什么宗教,有什么传播途径,是很清楚的。但当它们到了边缘的时候,就不是那么清楚了。因为只有局内的局内人(当地的懂得宗教的人)在心目中一个主客的排列。而一般的民众,就不是那么“局内”了,他们往往是见到神就拜,不分主次,这是散播现象。这不能看成是双修,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信仰现象。但是,并不是双修,不是我们讲得有追求目的的,尤其是上升到宇宙观的高度的信仰。
        就音乐而言,从他们唱的曲子里边,可以看到,有很多融合的地方。比如今天的例子里面,那些念佛经的老太太,她们所唱的里边有很多佛教的事情。说到旋律一样经文不一样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学术问题。《孟姜女》给叫花子唱就是乞食歌,给茶楼卖艺人唱,就是民歌手的歌曲,流行歌星唱,就是通俗化的民歌,而《孟姜女》到了道教里边,又成为了道腔。可以说,场合就奠定了音乐的属性。一般人们经常会寻找一些音腔(笔者注,在这里指的是曲调),看看有没有民间的。但我找的不是这个调子究竟是佛教、是道教、还是民间的。我认为这是一个明显的文化现象,地域文化有它的固定性的东西,这个固定性的东西影响到地域文化中的所有东西。这样看就不是一个很狭窄的方法。音乐的identity是有场合来定,所以我们才讲音乐文化,否则就不讲文化了。
     有的同学又提出关于integrity的问题,曹教授说,integrity有保持尊严,有人为的因素在里面。保持尊严有2个途径:一个是的是局内人,传统。官方有自己的目的民族团结的前提,为保持尊严不让你磨灭掉,这是通过政治途径来保证。
        其次,曹教授也探讨了音乐形态、音声的问题。
        有的同学问,当分析时候不可以把音乐本体分开来讲吗?
     曹教授认为,作为分析方法来讲,就是“结构——反结构—结构的重建”的方法。你先是看到整体。然后再把整体拆开来理解,理解后再放到一起来看,这时看到的和以前看到的整体就不一样了。
     音乐形态同行为紧密相连三维当中有两个行为一个是产物可以研究音乐也可能是舞蹈绘图。
        有的同学问到了在民族音乐学中音乐形态的确切概念。曹教授说,这个问题又可分为:表层中层和核心三个层次。表层是指一般意义上的音乐形态指:音高、音程、调性等。深一点的是音乐的结构他是怎么用的尤其是在仪式中它是在什么场合用?怎么用的?用的时候有没有重复变化的地方?形态也可以说是更广一点的东西.就像我说的音声声谱这样的一个广度去看待形态.Merriam写的比较简单,不过就是music sound .sound就是声,music问题就大了,一般性属于表层的东西,我在作仪式过程中感受到更多的东西但还是不能用一两句话的定义去说清楚。尤其是在文化中,有些东西会在不同时空会有变化。
        最后,曹教授也谈到了如何民族音乐学科学的看待民族音乐学和其他学科。欧洲古典音乐体系很清楚,与世界音乐相比很狭窄。但是它很清楚,有一脉相传的历史、美学。有庞大的体系他们作为局内人研究自己的音乐已有文化的熏陶在里面。民族音乐学以往批评音乐学的时候没考虑这个问题。就像在中国有很多的演奏家他们生活在这个环境里,如果你和他说文化环境那不是他关注的。那么,在他那里文化环境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没有必要再提,民族音乐学者在昨天也工作的时侯会提一些问题。局内人觉得本来就是这样的事情不值得谈。但是我们作为研究者应该说出自己个感觉。我想是一个要想办法得到平衡的问题。我不否决中国传统音乐学对于音乐本体的研究。如果站在局内的感觉来讲,完全不需要谈文化。印度、韩国等国家都有自己的音乐学。印度的音乐学究和民族音乐学不一样。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乐理基础,因而有很多自己的书写。研究的就像中国的乐理一样的东西。
           但另一方面中国的音乐很丰富。有很多不同的民族。我们去研究时都是门外汉。我们想知道大门里面的东西,就要知道这家人到底怎么样。我们要看自己是否有过分颂扬的成分。另外还要看国内学者是站在什么样的角度来看待音乐。我们要看从民族音乐学的角度能够补充一些什么样的东西。这样的工作,需要很长的时间,其实,不同的学派之间也有很多的争论。比如在学院里边,都是在研究中国传统的音乐,就把民族音乐学和中国传统音乐理论给分开了。其实这里便是一个互补的问题。音乐学研究音乐文化,所定的是一个中期的目标,停留在音乐本体上,比如音乐的风格、曲目等等。其实,这是很务实的东西。民族音乐学的目标是:解答人是怎么样来制造音乐的问题。最后要了解人。拉的面非常广,非常大。这样就有利也有弊。好处是眼光宽,想法多。不好的地方时,当你把音乐放宽了,作为文化来研究,那么你最终想要解决的问题,其实是很难达到的目标。比如音乐的行为、观念和思想,我们总是试图找到思想,可是这个思想是很难解答的东西。所以民族音乐学里有这么多的方法学,也从很多学科中借鉴东西。努力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
        我们应该客观地看待学科,以民族音乐学的哲理看待学科。尊重各个学科的具体的历史文化环境。以民族音乐学的观念来审视学科,并不意味着我觉得音乐学或者中国传统音乐的方法是不对的,也不意味着我比你更好。我只是了解你怎么回事,我有我自己的观点,自己的做法。

     
     
     
    参考文献:
        [1]曹本冶:《“思想~行为”:仪式中音声的研究》,载《音乐艺术——上海音乐学院学报》,2006年第3期,第83至102页。
        [2]曹本冶主编:《中国传统民间仪式音乐研究西南卷》,云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12月第1版。


    后记:本文完成于2006年10月30日星期一凌晨3点27分。是前天讲座内容的第二部分,曹老师讲座标题是第三讲,那一天他实际上是讲了第二讲和第三讲的内容。在下本来想前天就把这部分同前一部分一起写出来发到网站上,但由于时间紧迫,就只发了前边第二讲的内容。趁着周末,把后一部分好好地写一写。这部分写的比上一部分更让在下满意。尤其是曹教授回答同学提问,如果不记录下来与诸位分享,在下以为实在是可惜之至。只是希望我的解读,能够真实地体现曹教授的思想。由于笔者对于民族音乐学知之甚少,为了迁就网络的实效性,在下必须在明天那一讲上网之前赶制出来,再加之录音效果不是太清楚等原因,该综述中肯定会有许多谬误,万望各位看官多加谅解。
         
      

    分享到:


  • 文章录入:齐江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