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秘广州“巧克力城”的非洲黑人音乐

    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中美富布赖特教育交流项目合作项目

    时间:201331410:30-11:30  

    地点:上海音乐学院新教学楼中603  

    主办单位: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  

    演讲人:郑 苏(美国富布赖特高级研究学者、美国威斯理安大学终身教授、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特聘研究院)  

            李音蓓(上海音乐学院2012级中国近现代音乐史方向博士研究生)  

            马成城(上海音乐学院2011级音乐人类学方向硕士研究生)  

              焱(上海音乐学院2012级音乐人类学方向博士研究生)  

    主持人:洛秦教授

    文字综述:孙焱、李音蓓、马成城  

    图像提供:周乐  

       

    主持人洛秦教授对讲座议题做了简要介绍,他指出,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活动,因为这次项目是一个中美合作项目,即上海高校音乐人类学E-研究院和美国富布赖特的合作项目,研究团队由美国学者郑苏教授和上海音乐学院的三位研究生组成。她们去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在中国的广州居住了一大群黑人,“有中国人的地方一定有中国餐馆,有黑人的地方一定有音乐舞蹈,”这几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今年1月初郑苏老师带领三位同学前往广州,进行了一次家门口的田野工作,虽然去之前进行了大量的筹备工作,可是四个人心里无底,去了之后她们遇到了很多曲折而精彩的事情,在这里把她们特殊的经历和大家分享。

     

    首先由郑苏教授开始了精彩的讲演,她先用两段视频带领听众穿越到了广州的非洲人社会中,并指出了今天讲座的结构:

         前言——郑苏  

    《背景、对象、内容——广州巧克力城非洲黑人音乐寻秘指南》——李音蓓

    《走进虔诚信仰下的‘巧克力城’和非洲人的教堂音乐生活》——马成城

    《穿越界限——家门口跨国田野调查反思》——孙焱

    结束语——郑苏

    接着,郑苏教授阐述了本项目所围绕的中心问题:1.什么是研究/理解广州非洲黑人及他们的音乐的独特社会文化意义?2.音乐在广州非洲黑人的中国生活体验中有着什么样的作用?3.什么研究角度和方法能帮助我们在田野调查中获得更多的学习机会并履行一个学者的专业道德和社会责任?这三个问题正是三位同学分别要探讨的核心问题。  

    然后,郑苏教授解释了为什么在题目中使用“巧克力城”这个词汇?“巧克力”形容黑人是一个侮辱性的,带有种族歧视意味的词汇,而“以毒攻毒”是一种常用的后现代批判的手法。题目中的“巧克力城”带有引号,在这里表示否定和讽刺。  

    接下来,郑苏教授强调了本项目的意义:1.第一次以跨国研究团队的形式在中国国内做音乐研究;2.第一次关于中国的非洲跨国离散族群的音乐研究;3.第一次直面中国国内音乐生活中的种族问题;4.第一次在研究过程和成果呈示中鲜明地运用“反思性音乐人类学”(reflexive ethnomusicology)的方法。同时,郑苏教授阐述了本项目的国际学术背景,“音乐、文化和人的移动性”近年来已成为国际学术界关注的焦点,比如近年11月份将在巴尔蒂摩召开的第56界非洲研究学会年会所选定的主题就是“移动性、移民和流动”。  

     

          最后,郑苏教授解释了为什么需要反思性音乐人类学?反思性音乐人类学的方法来源于人类学,起始于上世纪80年代的批判性人类学(critical anthropology)。其特点有:1.把研究者的主观思想和学术思想背景、研究者与被研究者之间的关系的性质及研究者在研究中起到的各种作用推到反思和分析的前台;2.强调所有人类学的知识都坐落于(situated)其特定的社会文化政治地理情景之中,不再接受“客观的知识”这一概念,也不再认为人类学者呈示的研究结果就是事实或真理;3.强调阐释者(学者)的各种身份(国籍、社会性别、种族、阶级等),阐释者的政治理念和阐释者与被研究者之间的关系等,都对知识的阐释有决定性的影响;4.要求阐释者不但呈现他/她的阐释,还必须解释他所采用的方法,并反思他的阐释选择。

     

    在郑苏教授的精彩前言之后,李音蓓进行了题为《背景、对象、内容——广州巧克力城非洲黑人音乐寻秘指南》的报告,她旨在宏观上对本课题研究的学术背景、研究对象及其特点、研究内容以及研究意义进行阐述。

    第一部分,从音乐学以及其他学术领域对“非洲人在广州”的学术研究状况进行了概述,认为学界对于这样一个外籍跨境群体在中国城市中的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音乐方面的资料为空白。

    第二部分,对此次课题“中国当下非洲离散群体的音乐探索”所涉及研究对象的特点进行了阐述,通过同以往的研究个案进行比较,李音蓓认为研究对象的共同点主要为研究在中国的外侨/离散群体和研究外侨/离散群体的音乐两个方面;而不同点则体现在地域、种族、文化以及音乐家的双重身份这四个方面。

    第三部分,详细阐述了课题的研究内容,主要包括三个部分,广州的地缘政治、非洲人在广州的生存状态以及非洲人在广州的音乐生活。李音蓓认为在此次考察的田野中存在着广州人的广州以及非洲人的广州两个城市地理空间;非洲人为了淘金来到中国,特别是尼日利亚人已经在广州创造了一个自己的社会,当然在生存中他们也面临着签证、语言以及食物等方面的困难;作为最主要的研究内容,对于非洲人音乐的探索主要包括教会音乐生活、娱乐音乐生活以及音乐家与音乐制作三个方面,汇报通过视频以及音乐家的采访录音向大家介绍了非洲人在广州的音乐活动。        
        最后,李音蓓认为此次课题从学科的角度,对离散音乐、城市音乐人类学、边缘族群以及田野考察方法都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对加强中非人民以及文化之间的交流和沟通也有着现实意义。

     

    第三位汇报的是马成城同学,题目为《走进虔诚信仰下的“巧克力城”和非洲人的教堂音乐生活》,她主要从微观视角来阐述非洲人在广州的宗教音乐生活。她指出,此研究团队对本议题的田野考察主要集中在非洲人在广州基督教信仰的三种形式:一种是地下教堂的Pentecostal,一种是半公开的Pentecostal,另一种是完全公开的传统弥撒。

    此研究团队所考察的地下教堂的名字叫做Jesus Palace Church,属于新教的Pentecostal。中文翻译为五旬节教派,也有人翻译成灵恩派。该派强调圣灵、说方言、医病等,他们在聚会中表现得非常狂热,能够很快进入状态,集体尖叫、抽搐,用这样的方式进行祷告。半公开的Catholic Charismatic Renewal China于每周日下午五点钟在石室圣心教堂慕道堂举行,基本都是非洲人参加。他们的礼拜有两个主题:一是赞美天主,名字叫做“Life in the spirit”;另一个是敬拜天主,叫做“Charismatic”。他们通过唱歌、拍掌、跳舞的方式去赞美天主。完全公开的天主教弥撒仪式是礼拜天下午三点半的石室圣心教堂英文弥撒,大多都是非洲人参加,也有一些韩国人、印尼人和菲律宾人。

    马成城同学的汇报分别从三场礼拜的礼拜程序、乐队及诗班组成、多样的记谱形式等几个方面进行了具体的论述,并通过“弥漫在‘巧克力城’各个角落的教堂音乐、与活息息相关的讲道内容、信仰让他们对生活充满热忱、圣灵庇佑下隔膜的暂时消失与信任的建立”四     个方面阐释了信仰在广州非洲人生活中的重要意义和影响。

     

    第四位演讲的是孙焱同学,题目为《穿越界限:家门口跨国田野调查反思》,她首先阐述了本选题的意义:1.田野调查反思是深刻理解和阐释本课题音乐及文化意义的必要步骤;2.对普及国内的田调反思起到推动作用;3.对国内音乐人类学田调方法的教学提供一个有特点的案例。她的发言内容主要包括三个部分:一、田野调查体验的多重模糊性;二、信任—田野调查的核心问题;三、田野调查中的伦理问题。

    第一部分“田野调查体验的多重模糊性”主要针对四个方面进行反思:1.研究对象称谓的模糊性;2.(研究团队)社会性别的模糊性;3.(研究团队)国籍身份的模糊性; 4.地域界限的模糊性。通过对以上四点进行反思,孙焱指出,研究者的各种身份,比如教育程度、婚否、家庭、社会地位、民族、故乡等都会影响到田野调查的过程和结果,此团队希望邀请大家来思考所有这些可能的身份对田野的影响。  

    第二部分“信任——田野调查的核心问题”探讨了此研究团队与被研究者建立“信任”的具体方法,包括1.尊重坦诚;2.频繁接触;3.先信任 后采访;4.入乡随俗;5.帮他所需;6.甘于作学生;7.耐心等待。  

    第三部分“田野调查中的伦理问题”包括“猎奇”和“音乐人类学学者的社会责任感”两个方面。关于“猎奇”,孙焱和大家分享了此研究团队在田野中的三种“猎奇”行为:1.猎奇成功且可以使用;2.猎奇成功但不能使用;3.性质模糊的猎奇。而有关“音乐人类学学者的社会责任感”问题,则通过叙述此团队的真实经历,希望引发大家的相关思考。  

    三位同学汇报完成后,郑苏教授对广州非洲黑人音乐研究项目进行了总结,她首先指出了此项目的三个特点:1.题材创新;2.研究方式创新;3.研究方法创新。其次,她总结了此项目的学术意义:1.对在中国建立一个具有全球视野和胸怀的公民社会作出学术贡献;2.探索开辟音乐人类学在21世纪的新的知识前沿;3.拓展国际学术界对非洲离散族群African diaspora的认识;4.通过实例,展示在中国研究边缘音乐文化的重要性和必要性;5.通过实例,推进21世纪中国国内的音乐研究方法与国际上的音乐研究方法的接轨交流;6.通过实例,探讨国内音乐学界在学术上如何更积极地参与和介入当代中国各式各样的音乐和音乐生活,或运用当代的学术方法来阐释历史的题目,因而能更准确地在学术中直面一个正处于急剧变化中的真实的中国。  

    最后,郑苏教授提出了一个出格的问题:中国的非洲黑人族群音乐会否成为、能否成为中国音乐的一部分?郑苏教授认为做学问的乐趣就在于对新知识的发现和对现有理论与观念所设界限的反诘。

     

    作为本次讲座的支持人,洛秦教授总结道:通过她们的展示和讲演充分体现了此次活动的特别之处,这不仅是教学过程中的一个项目,也不仅是探讨学术的理论问题,而且更多的涉及到身边的社会问题,作为一个学者,我们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来思考我们的知识和我们应有的责任?整个讲座从开头到结尾都极其戏剧化,都是从讲故事的过程中来阐述她们的思考,非常精彩。三位同学在整个田野过程中既辛苦又很快乐,对她们来说,不仅是一个知识的积累,更多的是人生道路上的一个升华!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asonleozhou责任编辑:元_丝路羽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