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30周年系庆活动系列讲座之一  

       

       

    演讲人:洛 秦 教授  

    时间: 2012117 1330  

    地点:上音中607教室  

       

      

     

    一、前言  

           中文版《艺术中的音乐》文集即将付梓出版,它的问世是一种学科发展、学术追求、学人合作与机缘的结果。(书封面图)

     

     

     

        中文版《艺术中的音乐》文集选辑于英文期刊Music in Art——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Music IconographyMusic in Art是目前国际上最重要的音乐图像学期刊,它由美国纽约城市大学音乐图像研究中心主办。(期刊图)

       

     

        对于中文版《艺术中的音乐》文集的出版,我作为中文版的主编和出版人,首先要感谢美国城市大学教授、国际传统音乐学会音乐图像学分会负责人、国际音乐图像学期刊Music in Art的主编布拉热科维奇(Zdravko Blažekovic)先生,没有他的支持、推动和提供无偿的翻译版权,我们不可能有今天的中文版《艺术中的音乐》。

    早在2007年,经 李玫 教授的引荐,我与布拉热科维奇先生在上海曾经数次商谈关于中文版《艺术中的音乐》的出版,以及通过多次电子邮件讨论相关事宜。由于寻觅和组织合适的翻译团队及经费等问题的困难,该项目几年来一直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开展。

           这一项目的真正实施要特别感谢李玫教授。2010年末当中国音乐学院确定要在2012年秋将举办“音乐图像与东西文化交流国际会议”,李玫教授立即告诉了我这一令人激动的学术信息,希望我能将中文版《艺术中的音乐》项目重新开启。由此,我们组织了一支非常优秀的翻译团队。同时,分别担任译稿的审校。非常感谢李枚教授的敬业精神和严谨的学术风格,没有她的支持与合作,这项繁重的翻译工作不可能完成。

           另一个需要感谢的是刘勇教授。不仅因为他具体操办本次会议,而且他在中文版《艺术中的音乐》的翻译中同样起到了重要作用。他也参与审校了数篇文章。在我收到的校译文稿中,留下了李玫和刘勇教授的大量心血和智慧。当然,更应该感谢参与这本文集翻译的所有成员,从他(她)们的翻译中,我也学到了很多,这是我们团队共同的成果。

           在这里,特别要感谢的是本次会议的主办者、东道主中国音乐学院,感谢赵塔里木院长、姚艺君主任的高瞻远瞩的学术眼光,没有这次会议的推动,中文版《艺术中的音乐》可能将永远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愿望。

       

    二、选目与安排  

    1998Music in Art定期出版以来,经过十余年的积累,它产出了大量的音乐图像学成果。在20余期百余篇的论文中,如何选择适合于中国音乐学术语境的内容,能够在有限的资源和篇幅中,有效地促进音乐图像学在中国的建设与发展,这是具有很大挑战性的工作。

    选目工作是2008年进行的。经过阅读和思考,我决定从2002年至当时刚出版的2007Music in Art所刊载的文章进行选择,不仅因为这6年间的文章内容丰富多样,而且这些成果逐渐展示了音乐图像学作为一个专门的研究领域已经趋于成熟。同时,也由于其中有不少涉及中国音乐的研究成果。  

    我将所选的26篇文章分为三个部分:上篇-图像中的乐器叙事,这部分是文集主要内容,都是围绕乐器为内容所展开及以图像学资料为依据的研究;中编-视觉艺术中的音乐表述,包含的是多种视觉艺术形态中所涉及的音乐内容;下编-音乐形象中的文化维度与意义,涉及了音乐的方方面面,特别是下篇中的成果论及文学、收藏、货币等各领域。(目录)  

       

    三、问题与思考  

    除了翻译、审校、编辑等技术问题之外,我遇到的最大“问题”,事实上也是需要进行探索的学术研究的论题,即《艺术中的音乐》所反映的“音乐图像学”所涉及的最基本的范围与概念问题。  

    《艺术中的音乐》有两个关键词:艺术、音乐。也就是说,当阅读该文集时,我们必须面对与思考它的这些成果所反映的艺术和“音乐”是什么?

    文集中的“艺术”的类型与范畴基本是美术范畴,其类型有绘画、设计、雕塑、建筑。研究者们关心和思考的是这些类型资料中反映的音乐事像。那么,他们所讨论的“音乐”的性质与内容又是什么呢?与音乐直接相关的是11篇乐器研究,占了文集约43%篇幅的研究探讨了以下的这些内容,即乐器起源及传播、文化信仰与交流、消费与社会生活、乐器图像志分类、复制技术与装饰、娱乐与性文化、社会阶层与殖民文化遗迹,以及哲学意义与文化象征;其他15篇文章研究涉及了这些问题:民居建筑图像中的音乐主题、地域风格的表现方式与象征意义、音乐和谐数学比例的关系、音乐图像及其历史文化语境、崖石刻画与史前人类宗教艺术活动、草图肖像所反映的音乐家性格、圣诗文本和书页图案与音乐表演货币装帧与音乐政治、收藏爱好与作曲家生活情趣、器皿装饰与音乐神话寓意,以及弦乐四重奏的视觉意识形态  

    从上所述可见,《艺术中的音乐》所探讨的问题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音乐内容。它既没有研究音乐表演(演奏或歌唱),也没有分析具体作品的音乐风格。《艺术中的音乐》被称之为最为权威的音乐图像学研究成果却不涉及“音乐”,那么,没有“音乐”内容的音乐图像学研究的范畴、价值及意义何在?  

       

       

    四、可视性声音文化维度及其意义  

    ——音乐图像学的独特性与不可替代性  

    我认为,音乐图像学具有音乐学领域中的独特性与不可替代性,其体现为“可视性声音文化维度及其意义”。  

    音乐图像学为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是图像研究与音乐研究的交叉结合。鉴于其图像资料的“非音乐”特性,它无疑并非主要关注音乐声音、音乐表演及音乐风格的探讨,而是人们通过图像资料去探讨那些传统研究领域(例如乐谱、文字记载、乐器实物、音响音像材料,以及音乐表演研究等)无法涉及的内容,来发现、理解和解读特定的音乐现象。对于视觉艺术中的文化维度及其意义研究具有音乐学中不可或缺和不可替代的特性及其价值。

    我们从以下的研究中可以充分地了解和认识上述音乐图像学的特性和价值。例如:  

    由于犹太视觉艺术的变化甚至是误读,管风琴改变了其在犹太音乐思想和音乐现实中的职能、含义和象征意义;(图略)  

    铜管乐器销售的广告卡通画反映了由于铜管乐器市场起伏的巨大变化,音乐家与听众之间没法对于“铜管乐器的标准音乐语言风格”达到普遍共识;(图略)  

    建筑上雕刻的乐器更多是基于神学文本或其他文献中的描述,或者雕塑家所具的乐器知识,而且也仍然只是在作坊中凭记忆进行作业的产品;(图略)  

    绘有美貌丽装女性演奏乐器的中国出口水彩画极为鲜明地显示出音乐与娱乐、胡琴与性之间的联系;(图略)  

    楼宇墙面的雕刻乐像传达了当时法国北部游吟诗人曾炫耀一时的音乐活动的寓言及其场景;(图略)  

    帕台农神殿被看作是雅典娜女神在建筑和雕塑方面的遗嘱,体现了希腊人在当时所具有的数学、音乐及哲学上的精湛造诣;(图)  

    如果没有这些寺庙壁画的视觉形象存在,早年移民在泰国经商华人所从事的音乐生活就不可能被今人所了解;(图略)  

    一张纸币上的音乐家肖像成为国家合法性和文化表征,它挖掘并抓住了音乐学传统研究领域所不关注的材料——如货币上的音乐信息,为读者展示了一个独特而不可替代的学术视角。(图略)  

    我本人田野考察的例子也是如此。美国西雅图“公众集市中心”这幅画记录在此广场上街头音乐家表演的情形,“农民集市”(Farmers Market)的标题是美国文化中坦荡、朴实精神的体现,它就像是这里街头音乐活动的“宣言”:这里是我们的起源,这里是我们的土壤,这里是我们的生活,这里有我们的精神,这里更是我们的文化。

       

     

        至此,我们已经充分感受到了视觉艺术中所蕴含的声音文化的维度及其意义,也从而体现了音乐图像学的特殊性和不可替代的价值.  

    萨迪亚(Stanley Sadie)认为音乐图像研究是指对音乐的视觉化表现形式(音乐图像)及其意蕴的诠释。那么音乐的视觉化表现形式的意蕴是什么呢?本人以为,其“意蕴”既不只是前文所引 韩国璜 教授曾所述的音乐图像学的贡献是“补足文字之不足”或“乐器的象征性研究”,也不仅仅是如塞巴斯(Tilman Seebass)论述的三个层面——1对音乐图像材料进行描述和解释,2)将相关的音乐图像安置于社会文化语境中进行图像志方式的叙事,3)对音乐图像材料所存在的特定文化中的寓意、象征进行解释。

    从以上大量例证可见,这些视觉化表现形式中的音乐内容是文字通常不涉及的。换言之,这些音乐图像的研究并不是去印证或补充文字资料对同一论题的阐述之不足而进行的。而且,许多音乐图像所保存和体现的情形和寓意也不是文字可以替代的。音乐图像学的独特性在于其提供了音乐学研究中一种“可视性声音文化维度及其意义”。

    音乐的声音文化不只是体现在录音、唱片、记谱、演奏、歌唱、作曲、乐器或相关文字记载等传统学术研究对象的形式中,而且它也表现在记录、描绘音乐场景的视觉表现形式里。视觉形式的音乐内容提供了宽广的想象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我们的视觉感官与听觉感官同时发挥着作用。视觉艺术所提供的音乐事项的直观和具象型态——人物肖像、乐器画像、表演场所描绘,特别是对于音乐活动的生动活态行为方式的记录,以不同于音乐文字、音符符号、乐谱分析,或甚至音乐声音的方式来认识、理解或解释那些已经消逝的音乐文化的现场。而且,通过这些图像也反映了绘制者及其所处社会传统对于所描绘的音乐对象的文化态度和立场。它提供了一个更为广泛、丰富的音乐历史文化的聆想场域。

    虽然音乐图像的真实性、可靠性是需要谨慎对待的问题,如米勒(Terry Miller)在其《泰国寺庙壁画中有待确认的音乐遗迹》一文中所提及的“让人怯步的问题”——寺庙壁画绘制年代、音乐内容修改、复制与重绘的问题,以及音乐内容所存的想象性描绘等。然而,当以图像的音乐内容可被证实为前提,研究者也具备了音乐图像学者基本素质——较强的历史学功底、基本的视觉艺术的能力、宽泛的人文知识、敏锐的问题意识,以及客观的批判精神,那么音乐图像学所提供的 “可视性声音文化维度及其意义”体现了其在音乐学研究中的独特性与不可替代性。 

    分享到:


  • 文章录入:jasonleozhou责任编辑:巴黎风